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550845/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老照片說故事》父親的筆跡

作者父親留在辭源上的筆跡。 作者父親留在辭源上的筆跡。

父親自小喜讀書,卻因家裡太窮,買不起書。只要在他視力範圍內出現的報紙、雜誌或書籍,都會被他悉數拿來,如飢似渴地閱讀。

父親只讀過五年書,認得的字有限。為了能繼續學習,在窮得連買米的錢都沒有的年代,他毅然決然攢夠了錢,買了一本辭源。估計買這本辭源的錢,足夠我們一家當時好幾個月的花銷了。

這本辭源有它珍貴之處,因為上面有葉聖陶先生題的「辭源」二字。貌似父親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才買了這本書的。因為他老人家當年把書買回家後,認認真真地在上面寫上「忠瑞藏書」幾個大字,還一本正經蓋上了自己的私章。

父親寫在辭源上這幾個字,基本代表了他年輕時候書法的功底。那時候,村裡每家每戶大門小門上貼的所有對聯,都是父親做的、寫的。

每到年三十,鄉親們一大早就懷揣著紅紙到我家排隊,等父親給他們寫對聯。我怎麼都弄不明白,聰明的父親怎麼會攬下這事來做?

第一,要花錢。為了給大家寫對聯,父親必須提前好幾天,買來足夠的墨水。誰也不知道為了攢這份錢,我們家省錢省得有多艱難。除了買墨水外,還得買紅紙,預防有時候寫錯了或不小心弄壞了別人的紅紙,父親得用自己買來的補上。

第二,鄉親們的要求老高了。他們不喜歡從書本上抄下來的對聯,只要父親親自做的。每人都把自己的要求告訴父親,父親即刻就能做出相應的對聯來。如果滿意,父親就寫到他們帶來的紙上。如若不喜歡,父親就得動腦筋,卯足勁兒想。

我好喜歡父親坐在書桌前,閉目凝神想對聯的樣子,覺得他特別有文化,特別帥氣。

後來,我也學著根據鄉親們的要求,幫著做對聯。父親居然說,我做的對聯一點都不比他的差,而且還非常合鄉親們的口味。於是,就出現了我做對聯,父親寫的盛況。

長大後,我到外地讀書工作,尤其成家以後,就很少回老家過年了。

每年回國,我都會到老家去。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在父親的書櫃裡翻來翻去,尋找以往的記憶。

當我發現這本辭源,見到父親留在上面的筆跡(見圖)時,如獲至寶。當即帶回美國來,把它擺在書桌上,時常翻閱。

當生活中遇到不如意時,我會把腦袋伏貼於書上,靜靜地想,假如父親還健在,他會給我怎麼樣的忠告?每一次,我都似乎感覺到父親就在身邊,慈祥地笑著,給我力量,給我智慧。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