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550843/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記憶深處(中)

孩子們手裡拿著一個柿餅或者其他什麼的,用牙齒在它的邊緣仔細地、輕輕地咬下那麼一小點一小點,引得鄰家的小孩像小狗似地仰著頭,眼睛滴溜溜地盯著那塊柿餅舔舌頭,涎水從嘴角掛下老長。被看的人那種滿足和得意啊!終於吃完了,那黏著白色粉末和細小糖粒的手還可以舔上老半天。

提著「草紙包」跟著大人走親戚的往事,仍歷歷在目。在去親戚家的路上,母親就再一次叮嚀我要有禮貌,不好自己拿東西吃,一定要人家給,母親同意了才能吃。千萬不要弄髒了大年初一才穿上的新衣服。不是母親逼著我去,我是無論如何也不去的。到了親戚家,我只能像木頭人似地老老實實地待著。好不容易等到吃飯,又得遵守飯桌上的規矩。我至今仍清楚記得,我看到飯桌上久違的紅燒肉就連吃了二塊,當我用筷夾起第三塊的時候,被母親發現了,我趕忙說這一塊是帶給奶奶的。但用什麼東西來包這塊肉呢?當時既沒有保鮮袋,連普通的塑料袋也沒有,就用「草紙包」的紙來包好這一塊肉。

在我的記憶中,消失不了的還有「賴債廟」。

我母親已經九十高齡,陪母親聊天乃人生一大樂事。她從小生活在蘇州很多年,現在老了回憶往事是她談話的主題。有一次,談到了虎丘,她考考我,問我虎丘的「賴債廟」去過沒有?我不要說去過,就是連聽也沒有聽說過。

我找來了《自助旅遊手冊》、《遙望姑蘇台──蘇州》等等介紹蘇州的書。根本找不到什麼「賴債廟」。

這次,我又回到了闊別多年的故鄉蘇州,映入我眼簾的「天堂」美景難以用筆墨來描繪。我心裡想,非要把「賴債廟」找到。我先從住的旅館著手,問服務台,打聽「賴債廟」,一問三不知!我想,他們太年輕,不知道是可以理解的。我就到馬路上向老蘇州打聽,一連問了好幾個好婆、阿爹,也都說不知道。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