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549471/article-link/

首頁 財經大仁說財經

大仁說財經 | 全球經濟脆弱 五大風險可能會更加劇頹勢

美國以及歐洲和亞洲最大的經濟體明顯放緩。(美聯社) 美國以及歐洲和亞洲最大的經濟體明顯放緩。(美聯社)

自從美國次貸危機迫使全球各地銀行停止彼此放貸以來,已經過去10多年,但人們對資產負債表的未知質量越來越擔心。

在近幾個月內,工廠的產出和貿易崩潰,迫使失業率迅速上升。

儘管中央銀行和立法者採取行動提振金融,但復甦卻脆弱而昂貴。在美國以及歐洲和亞洲最大的經濟體明顯放緩的情況下,非常有可能再次出現全球衰退。

以下是全球最可能帶來更大的政治和財務壓力的狀況:

●美國經濟放緩

俗話說:「美國打噴嚏,全球重感冒」。隨著川普總統1.5兆元的稅改影響開始逐漸減弱,美國經濟正要顯示打噴嚏的跡象。

從今年4月到6月,商業投資與2018年同期相比下降1%。此外,9月消費者信心下降幅度9個月來最大。同月,消費者對短期前景的預期也急劇下降。

美國打噴嚏,全球重感冒。(Getty Images) 美國打噴嚏,全球重感冒。(Getty Images)

然後,製造業降至128個月來的最低水平。這個數字似乎引發了道瓊工業平均指數在兩天內下跌逾800點。企業獲利也成絆腳石。史坦普500指數2019年第一季和第二季獲利均下降。

聯準會(Fed)現在預計,以美國國內生產總值(GDP)計算,今年成長率將達2.2%,遠低於川普政府長期以來所持的3%的目標。

反面理論認為,美國強勁的零售銷售繼續超過預期,而且就業和可支配收入仍居歷史高位。

●龐大的中國債務

中國透過舉債來推動經濟增長,而這個數字驚人地大。總部位於華盛頓的國際金融研究所(IIF)估計,2019年第一季中國企業、家庭和政府債務總額達到占GDP驚人的303%。

報告指出,北京控制非金融企業債務的努力已被其他部門的借貸所挫敗,使中國的債務總額超過40兆元。

中國一再表示,其借貸是可以控制的,但政策槓桿因抑制進一步債務可能會加速經濟成長速度而受到阻礙。

穆迪評級機構在7月確認了中國的A1債務評級,但警告:「部分地方銀行或國有企業面臨的財務壓力,可能會繼續考驗中央和地方政府防止危機蔓延的能力。」

2019年第一季中國企業、家庭和政府債務總額達到占GDP驚人的303%。(Getty Images) 2019年第一季中國企業、家庭和政府債務總額達到占GDP驚人的303%。(Getty Images)

在過去10年,中國每年約占全球成長的三分之一。任何經濟的硬著陸都會立即在世界其他地區敲響警鐘,而投資人會急於保護資產。

Matthews Asia投資策略師羅斯曼(Andy Rothman)3月表示,中國債務是「嚴重問題」,但不太可能面臨硬著陸或銀行危機的風險。

羅斯曼說,儘管中國的主要問題是企業債務,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以來,企業債務一直在穩步上升,但大部分借款是由國有企業從國有銀行中借出的。

●香港抗議

香港的公眾動盪已經持續了四個多月。它的最初目的是反對被香港當局將逃犯引渡到中國大陸的法令,但現在變成那些想要進行財產改革並擔心北京的實力加強的公民提出的更廣泛的要求。

暴力和大聲抗議使旁觀者驚恐不已,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無法平息憤怒的聲音。

香港是金融活動和貿易的重要樞紐。根據國際清算銀行的計算,2016年該市外匯交易總額為4370億元。它也是個巨大的出口來源,由其港口向全球各地運送商品。

金融中心還充當著進出中國經濟的門戶,當地銀行向國際投資人匯入資金。因此,隨著貿易中斷和投資緊縮,持續的內亂可能影響全球經濟。

暴力和大聲抗議使旁觀者驚恐不已。(Getty Images) 暴力和大聲抗議使旁觀者驚恐不已。(Getty Images)

西方企業也可能會再次考慮在香港設立員工或部署資金,尤其是在國泰航空活生生的例子之後。因發現該公司包括機師在內的員工活躍在抗議活動現場。在北京的壓力下,該航空公司CEO被迫辭職。

如果中國決定必須進一步加強控制,那麼自1997年以來實行的「一國兩制」安排前景將受到質疑。這可能會拖累美國,因為它已合法地承諾將在貿易和經濟政策問題上與中國大陸分開對待香港。

●阿根廷危機蔓延

2019年初,著名的新興市場之父莫比爾斯(Mark Mobius)宣布他的公司避開阿根廷,「生活質量下降;教育水平下降,我們對宏觀經濟形勢還不滿意。經歷太多痛苦,人們只能繼續承受。」

莫比爾斯說,只有總統馬克里(Mauricio Macri)在即將舉行的選舉中獲得強有力的授權,他才會再次檢視。結果8月的初選投票馬克里慘敗,市場跟著莫比爾斯出走。

在發生這個令人震驚的結果的幾天裡,阿根廷股市暴跌超過30%。根據統計,這是1950年以來所有國家中最大的股市指數跌幅。在出人意料之外的初選後幾小時,比索對美元的匯率貶值15%。

阿根廷在2019年和2020年到期的債務總額為800億元。(Getty Images) 阿根廷在2019年和2020年到期的債務總額為800億元。(Getty Images)

這將使以美元計價的貸款更加昂貴。該國在2019年和2020年到期的債務總額為800億元,這增加了該國可能在不到20年的時間內第三次出現投資人債務違約的可能。

該國將實施貨幣管制直至2019年底,以抑制損失,並希望國際貨幣基金(IMF)放寬債務支付。

富達國際(Fidelity International)投資總監伊安內利(Andrea Iannelli)8月表示,他預期「某種形式的外溢或蔓延」進入其他國家。

Aberdeen Standard Investments也看跌阿根廷,並降低了曝險度。

該公司全球新興市場債務負責人迪門特(Brett Diment)表示:「我們認為,阿根廷仍然面臨著巨大的挑戰,而且無可避免地要擴大債務。」

●川普「最喜好獨裁者」的垮台

上月,全球各地多家媒體報導了在亞歷山大市和首都開羅等多個城市針對埃及政府的示威遊行。

自2013年總統西西(Abdel Fattah el-Sisi)領導針對穆斯林兄弟會的莫西(Mohamed Morsi)進行軍事政變以來,未經政府批准的示威活動一直是非法的。莫西在今年6月受審期間去世。

抗議活動對埃及的EGX 30股市產生直接影響,導致11%的暴跌,抵消了投資人2019年來的所有收益,投資人似乎開始獲利了結並出走。

埃及總統西西(Abdel Fattah el-Sisi)是川普最喜歡的獨裁者。(美聯社) 埃及總統西西(Abdel Fattah el-Sisi)是川普最喜歡的獨裁者。(美聯社)

高盛分析師蘇薩(Farouk Soussa)在9月報告中指出,如果政治動盪繼續,對埃及風險資產的負面影響可能會更加持久。

美國國務院數據顯示,美國在埃及的直接投資為218億元,從表面上看,兩國間的關係最近有所改善。據報導,川普總統在8月的七國集團首腦會議上與西西見面時曾問過「我最喜歡的獨裁者在哪裡?」

西西還一直在加強與鄰國沙烏地阿拉伯的聯繫。任何試圖將他驅逐出境的嘗試都可能至少在短期內導致利雅德和開羅之間的緊張局勢加劇。石油交易員將對此保持高度警覺。

➤➤➤點我看更多 大仁說財經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