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548898/article-link/

首頁 國際

諾貝爾生醫獎揭曉 三得主解開腫瘤缺氧新生之謎

諾貝爾醫學獎得主揭曉,美國哈佛醫學院教授凱林(William G. Kaelin Jr)、英國醫學家拉特克里夫(Sir Peter J. Ratcliffe)與美國醫學家塞門薩(Gregg L. Semenza)共三人,因「發現細胞如何感覺到氧氣供應量並調整適應」而獲獎。歐新社 諾貝爾醫學獎得主揭曉,美國哈佛醫學院教授凱林(William G. Kaelin Jr)、英國醫學家拉特克里夫(Sir Peter J. Ratcliffe)與美國醫學家塞門薩(Gregg L. Semenza)共三人,因「發現細胞如何感覺到氧氣供應量並調整適應」而獲獎。歐新社

諾貝爾生理醫學獎揭曉,由美國哈佛大學的William Kaelin,英國牛津大學的Peter Ratcliffe及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Gregg Semenza得獎,他們因為發現細胞感知與適應氧的利用,啟發了癌症等疾病治療新契機而獲得肯定。

細胞需要氧氣才能生存,但身體供氧量會因不同海拔高度以及身體運動而不同。陽明大學副校長、腫瘤惡化卓越研究中心主任楊慕華表示,生物體有維持氧氣濃度穩定的本能反應,住在高地上的人就需要比較多的紅血球生成數,才能平衡空氣中的氧氣稀薄狀態。

國家衛生研究院癌症研究所所長陳立宗表示,Ratcliffe在腎臟生理學研究中觀察到,缺氧會使紅血球生成素增加,Semenza發現了HIF-1這個缺氧誘導因子,Kaelin則發現了VHL蛋白質在氧氣充足時,會把HIF-1破壞,但缺氧會讓VHL功能不彰,導致HIF-1、紅血球生成素和血管生成因子都增加,促進血管新生,為缺氧環境帶來更多氧氣。這對於心臟和腦部等高耗氧器官,是非常重要的生理功能。

北醫醫學科學研究所特聘教授黃彥華表示,任何固態腫瘤的核心部位都是缺氧的,這使腫瘤很聰明地綁架身體因應缺氧的機制,血管新生越多,腫瘤就越惡性,腫瘤細胞也會更容易轉移出去。這三位學者解開了氧氣在正常生理和病理之間所扮演的角色,現在有很多奈米藥物,看準固態大型腫瘤的核心缺氧特徵,希望透過奈米藥物進到腫瘤裡面,破壞HIF-1的穩定性。

陳立宗表示,目前癌症用藥中抑制血管新生的藥物有三種,都是阻止血管內皮細胞生長因子(VEGF)作用。第一種是去把循環系統中的VEGF抓掉,讓它沒辦法去幫助腫瘤細胞得到血管增生,可治療大腸癌。第二種是透過抗體去阻斷VEFG的接受器,讓生長因子無法作用,有用於治療肝癌。第三種是將VEGF結合接受器之後的傳導路徑阻斷,這對於消化道的神經內分泌瘤特別有效。中研院生化所特聘研究員陳瑞華表示,目前也有發展HIF-1抑制劑,但臨床試驗效果還不是很好,需要進一步研究。

延伸閱讀:
諾貝爾醫學獎得主 研究細胞運用氧氣獲肯定
諾貝爾醫學獎3得主 接獲獎電話興奮無比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