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543574/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神州 | 跳傘最多次的女兵

年輕時的馬旭夫婦。(取材自南方都市報) 年輕時的馬旭夫婦。(取材自南方都市報)
馬旭年過八旬,退而不休。(取材自溫州晚報) 馬旭年過八旬,退而不休。(取材自溫州晚報)

「從小我就不愛紅裝愛武裝。」穿著部隊發放的軍綠色T卹、迷彩長褲和軍鞋,86歲的馬旭說。作為中國第一批女空降兵,馬旭從14歲入伍起,幾乎穿了一輩子軍裝。她退役時是大校軍銜,一生跳傘140多次,還與老伴顏學庸共同獲得四項中國國家專利。去年,馬旭夫婦捐款家鄉1000萬元人民幣(下同,約139萬美元)的消息轟動全中國,這對低調的夫妻才被公眾所知。

★創三項「中國之最」

馬旭出生在黑龍江省木蘭縣,1947年,馬旭14歲,解放軍在她的家鄉徵兵,她入伍成為一名軍醫。她先後參加了遼沈戰役和抗美援朝戰爭,多次立功受勳。後來,馬旭去第一軍醫大學深造,畢業後被分配到原武漢軍區總醫院。

1961年,中國人民解放軍空降兵部隊組建,馬旭作為軍醫擔任跳傘訓練的衛勤保障。她意識到,自己如果不能跟隨部隊跳傘,留在後方無法發揮自己身為軍醫的價值。面對嚴苛的身體素質要求和沒有女空降兵的先例,馬旭偷偷在家院子裡苦練半載,甚至寫血書請願,終於獲准跳傘,成為中國第一批女空降兵。

此後20多年間,她跳傘140多次。按照目前的要求,空降兵累計跳30多次就有機會成為跳傘教員。馬旭共創下了三項「中國之最」——中國第一個跳傘女兵、跳傘次數最多女兵、實施空降年齡最大女兵。

★當軍中「居里夫人」

顏學庸是馬旭在空降兵部隊的戰友,也是她的愛人。兩人原來都在空降兵部隊做軍醫,也曾一起跳過很多次傘。

從兩人相識到現在,顏學庸一直陪伴和照顧著馬旭。跳傘有一定危險性,他全力支持;馬旭清晨騎車鍛煉,他尾隨其後;馬旭出席活動,他寸步不離。在他心裡,馬旭是「小個子,大英雄」。

為了馬旭的空降兵事業,夫婦倆沒有生育子女。馬旭第一次跳傘時已接近30歲,她怕懷孕會占用自己訓練的時間,而且夫妻倆還擔心,瘦小的馬旭生育可能比其他人風險更大,最後馬旭去做了絕育手術。談及沒有子女會不會遺憾時,兩人都毫不猶豫地說:「從沒覺得遺憾過。」

1980年代起,50多歲的馬旭夫婦開始了科研工作。他們把自己的醫學知識與跳傘經驗結合,發明了充氣護踝、高原供氧背心等空降兵裝備,有效降低空降兵在跳傘訓練中受傷的風險。

此外,他們還在報刊累積發表多篇學術論文和科研體會,撰寫的《空降兵生理病理學》、《空降兵體能心理訓練依據》,填補了中國相關領域的空白。

馬旭夫婦創造的發明共獲得四項中國國家專利,馬旭也被媒體稱作「軍中居里夫人」、「永不下戰場的老兵」。在顏學庸看來,馬旭有種不服輸的勁,任何工作都想幹得最好。

★省千萬捐助家鄉

2018年9月,馬旭和老伴在家鄉政府工作人員的陪同下,來到銀行轉帳一筆300萬元的捐贈款。由於兩人年事已高,轉帳金額太大,銀行工作人員擔心他們被騙,還一度報了警。今年4月,馬旭夫婦又將第二筆700萬元捐款匯往家鄉木蘭縣。他們先後捐出1000萬元,希望能夠支援家鄉的教育事業。

很多人好奇,能捐出這麼多錢的老人家,過著怎樣的生活?事實上,馬旭夫婦可能是最「窮」的千萬富翁。退伍後,馬旭和老伴就一直住在原部隊大院旁村子的一棟小房子裡,這裡距離武漢市中心有一個多小時車程。

推開馬旭家的鐵門,即可見院子裡堆放著的空瓶子、破木頭、舊雜物。屋子裡的家具也都是上個世紀風格,牆上甚至找不到幾塊完整的牆皮。馬旭和老伴幾乎不買衣服,常年穿著部隊發的軍裝:夏天穿短袖,冬天就在外面套迷彩外套。

過著如此簡樸生活的馬旭夫婦,將工資、退休金慢慢地攢下來,幾十年來積少成多,加上轉讓專利的收入,全數捐給了家鄉。

馬旭認為教育尤為重要,她也親身踐行了「活到老學到老」。為了讀懂外國醫學文獻,她目前還在學日語,家中掛滿了日文單詞的小卡片。下午陽光好的時候,風吹進來,白色的卡片像一頂頂小降落傘,飄動在半空中。

★男女傘兵「差別不大」

南都(以下簡稱為問):你在14歲就從軍入伍,當時「娃娃兵」多嗎?會遇到哪些困難?

馬旭(以下簡稱為答):部隊裡「娃娃兵」有不少,因為毛主席講過要打持久戰,後續兵源還是要靠我們這些「娃娃兵」,只要是生活能夠自理的都可以參軍。

年齡小進部隊肯定會遇到很多困難,但我覺得再困難也比在家餓肚子強。之前我經常吃不飽飯、餓得難受,看見樹想著這能不能吃?坐一張板凳也想著這能吃嗎?一天老想能不能吃。

問:從軍醫到中國第一批女空降兵,「轉型」遇到什麼困難?

答:空降兵對身體素質要求很高,我當時只有150幾公分,體重70斤,部隊還沒有女空降兵的先例。我多次跟上級申請,一直沒被批准。

問:為了加入空降兵,你做了哪些努力?

答:我跟上級不斷地求情,把人家都搞得不耐煩了。我還拿針把手指扎破,寫了血書,強烈要求跳傘,但即使這樣也不批准。

空降兵在操場上訓練時,我就在旁邊認真地聽老教員講理論。他們不讓跳,我就在家的院子裡挖個大坑,晚上偷偷地把訓練場的沙子運過來鋪在坑里,摞兩張桌子當平台,站在上面往下跳,怕被發現還把門鎖得緊緊的。剛開始跳得東倒西歪,把腳腿都跳腫了,走路一瘸一拐,別人問這是怎麼了,我就說長了個雞眼。

我給自己規定,每天要跳500次。經過半年訓練,覺得自己練得差不多了,落下來就像個釘子釘在木頭上似的。部隊又考核,我再次要求參加考試,他們同意讓我試一下,結果我跳得比很多男空降兵還好,最後就批准我的申請了。

問:你有哪些印象深刻的跳傘經歷?

答:第一次跳傘時,我感覺輕飄飄的,像坐轎子一樣心曠神怡。我沒有朝著陸場中心點的方向降落,一直往前飄,往前飄,地下的人就用喇叭喊:「快向著陸場靠攏!」我才180度轉過來,往回落到著陸場上。他們以為我體重輕飄走了,其實我是不想下來。

我在各種地形都跳過傘,比如在武漢長江跳過,直接降落在水裡,要遊回救生艇或岸邊。在青海格爾木跳過,那裡海拔接近5000米。還在湖北蟠桃山的森林裡跳過,森林跳傘難度大、危險係數高,我們戴著鋼盔面罩,全副武裝,但輕微擦傷仍總是在所難免。

問:跟你那個年代相比,現在空降兵有了哪些新的發展?

答:隨著技術的進步,現在空降兵的裝備保障、訓練方法、作戰能力等都有了很大的進步。舉個例子,跳傘乘坐的機型和使用的傘型都不一樣了。

過去我們的傘是棉布做的,特別沉,主傘有70多斤,備用傘有20斤,還要背上藥箱、夾板這些衛勤裝備,而我當時才70斤。現在的傘都是化纖做的,很輕便,主傘和備用傘加在一起才20多斤。

問:在你看來,女空降兵與男空降兵有哪些不同?

答:我覺得沒啥區別,男兵有膽子大的也有膽子小的,女兵有膽子大的也有膽子小的,差別不大。

(取材自南方都市報)

小學生送給馬旭的畫,畫著空降兵。(取材自南方都市報) 小學生送給馬旭的畫,畫著空降兵。(取材自南方都市報)
中國首位女空降兵馬旭(中)和老伴顏學庸(右)回到了闊別多年的故鄉哈爾濱市木蘭縣。(取材自央廣網) 中國首位女空降兵馬旭(中)和老伴顏學庸(右)回到了闊別多年的故鄉哈爾濱市木蘭縣。(取材自央廣網)
她是中國第一位女空降兵,她用自己的一生,詮釋了什麼叫做真正的偉大。(取材自百度百科) 她是中國第一位女空降兵,她用自己的一生,詮釋了什麼叫做真正的偉大。(取材自百度百科)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