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541313/article-link/

首頁 洛杉磯

聲援狀告哈佛歧視案 SFFA捐款網站一度當機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李喬治(左一)等在波士頓聯邦地區法庭外聲援哈佛訴訟。(受訪者提供) 李喬治(左一)等在波士頓聯邦地區法庭外聲援哈佛訴訟。(受訪者提供)
南北加州TOC及SVCA義工在波士頓聲援哈佛訴訟。(受訪者提供) 南北加州TOC及SVCA義工在波士頓聲援哈佛訴訟。(受訪者提供)

學生平權組織SFFA狀告哈佛大學錄取歧視亞裔學生一案,華府聯邦法官伯勞斯(Allison D Burroughs)日昨裁定,哈佛大學的招生錄取政策沒有歧視亞裔申請學生,支持哈佛大學的「族裔考量」招生政策。

社區教育維權組織「亞裔教育聯盟」(AACE)對此判決結果第一時間表達強烈譴責。SFFA負責人布盧姆(Ed Blum)也即刻致函會員,表示將上訴至最高法院。

華裔社區獲悉哈佛大學勝訴的消息,不少人表示不感到意外,稱祇有最高法院才能最後了結此案。華人並自發為SFFA捐款,表達華裔社區的支持。裁決出爐當天,由於捐款人數激增,SFFA捐款網站一度當機。

南加州金橙俱樂部(The Orange Club)資深義工李喬治表示,華裔需要團結一致做點什麼,不能再保持沉默了。作為哈佛案親歷者,他不太能夠理解法官的判決。他憶述去年10月15日隨南北加州的華裔義工飛往波士頓親歷哈佛案庭審,還原庭審的部分關鍵信息。

庭審當地時間上午10時開始,女法官伯勞斯(Allison Burroughs) 主審。SFFA 律師指對哈佛大學的訴訟不是去評判AA(Not trial of Affirmtive Action),而是控告哈佛大學系統性的歧視亞裔學生。並以兩種方式分析哈佛的錄取數據:哈佛錄取數據的直接歸納結果,以及引用數理統計模型結果。直接歸納結果顯示,有五大因素決定錄取,包括學業成績,課外活動,體育專長,個性以及綜合考察。從哈佛錄取文件看,其它四因素均有詳細的描述定義,唯獨個性(personal)因素只是幾行模糊的表述,模糊定義給了主觀判斷以很大的空間。也正是這個關鍵錄取因素,亞裔低於所有其他族裔。

SFFA 律師還引用哈佛大學自己的統計模型。這種模型採用計算機邏輯回歸(logistic regression)的算法,將多達六年的歷史數據中數十個與申請者有關的變量放入算法中,找出最具統計意義的變量。模型最終結果顯示「族裔」是一個顯著變量,這個變量中,白人,黑人,西裔的係數是正號,唯獨亞裔是負號,意味著如果申請人是白人,黑人,西裔,錄取機會(odds)加分,如果是亞裔,錄取機會減分。他解釋,他本人是統計分析師,在銀行,保險行業從事統計建模多年,邏輯回歸模型是一種普遍採用和接受的數據分析方法。

SFFA 律師也指出特招(LRCD: Legacy, Recruited Athlete, Children of Faculty, Dean's List)占哈佛錄取近三成。這部分人群應該從分析樣本中剝離開,因為分析揭露的是普通招生中歧視亞裔的現象。哈佛方面對這種採樣有異議。

招生決定是哈佛40人委員會投票決定的。 哈佛展示的數據圖表很少,其中一圖顯示錄取亞裔的人數在過去十多年中是穩步增長的,以此說明他們沒有歧視亞裔。但這張圖的一個巨大繆誤在於,它沒有考慮亞裔申請人在過去十幾年的增長。完全忽略要點,因為歧視是族裔間的,不是本族在時間軸的比較。 哈佛方的另外一個辯解,是哈佛在考慮是否錄取申請人時,除了考慮資質也考慮申請人是否能為自己的社區服務。言下之意,非裔的學生今後會為黑人社區服務,華人會為華裔社區服務。

對於華府聯邦法庭裁定哈佛勝訴,洛杉磯張軍律師認為,聯邦地方法官的判決比較難跨出已有的高院判例, 其決定需要依據最高法院的判例。因此,毫不意外,哈佛訴訟案不太會作出重大政策改變的判決,甚至區級地方法庭修正政策的判例可能性也不大。哈佛訴訟仍然需要上訴到最高法院。

南加義工在波士頓聲援哈佛訴訟。(受訪者提供) 南加義工在波士頓聲援哈佛訴訟。(受訪者提供)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