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540929/article-link/

首頁 紐約

離世8周年 放下仇恨歧視 華社悼念陳宇暉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參與者合唱紀念歌曲。(記者張晨/攝影) 參與者合唱紀念歌曲。(記者張晨/攝影)
陳宇暉離世八周年,華社悼念。(記者張晨╱攝影) 陳宇暉離世八周年,華社悼念。(記者張晨╱攝影)

影音來源:記者張晨(訂閱世報YouTube看更多新聞影音)

紀念華裔士兵陳宇暉離世八周年活動,2日在華埠「陳宇暉路」(Private Danny Chen Way)舉行,40多名華埠公立第130小學五年級學生與紀念隊伍從學校走到「陳宇暉路」,唱響紀念歌曲,呼籲拋下仇恨和歧視,珍愛和平。

作為家中獨子的華裔青年陳宇暉出於愛國心,不顧母親反對於2011年參軍,並自願請調至阿富汗,成為單位中唯一的亞裔,但也因此遭到種族歧視的言語及肢體霸凌。

同年10月3日,入伍九個月的陳宇暉在阿富汗軍營自殺身亡,年僅19歲,最初軍方試圖以自殺結案,但家人堅持追查真相;社區人士歐陽蕭安、國會眾議員維樂貴絲(Nydia Velazquez)等組成維權團體,到華府與軍方交涉,經過數月抗爭,終於讓涉案的八名軍人被軍法審判,分別被以過失殺人罪等定罪,前總統歐巴馬更簽署反欺凌法(Anti-hazing legislation)。

美華協會紐約分會民權及顧問委員會主席歐陽蕭安2日發起八周年紀念活動,市議員陳倩雯到場時一度落淚,她表示,作為民選官員,有責任保護那些願意為國家奮戰、犧牲的軍隊子女,今後還會做得更多,以保證每名軍人都獲得公正對待。

華埠啟蒙學校校長黎淑玲說,陳宇暉五歲從該校畢業,他的母親也是家長會會長,陳宇暉一心想加入軍隊,但第一次申請時因是獨子而未被錄取,之後他鍥而不捨三次申請,才終於入伍,並打算從軍回來後就加入紐約市警保護社區。

華埠共同發展機構行政總監陳作舟當年也同赴北卡與軍方交涉,他表示,希望年輕一代從陳宇暉身上學到兩點,第一是他堅定為社區、為國家服務的精神;第二是陳宇暉面對軍中同僚的欺凌,沒有選擇報復,就算受到霸凌,也以善心回饋周圍的人。

華埠退伍軍人會主席朱超然也強調,仇恨不是解決方法,用心愛每一個人、原諒別人的過錯,是最重要的。

陳宇暉的表妹陳穎珊在活動中擊鼓27響悼念陳宇暉,因為他如果在世,已是一名27歲青年;她說,表哥小時候住在伊利沙白街(Elizabeth St.),他們會一起到哥倫布公園玩耍,「每天我們都在想念Danny,街上的每個人都可能是Danny,請大家不要忘記他。」

此外由東尼獎劇作家黃哲倫(David Henry Hwang) 、作曲家黃若(Huang Ruo)合作推出的歌劇「一個美國士兵」(An American Soldier)也成功在密蘇里州聖路易歌劇院(Opera Theatre of Saint Louis)上演。

黃哲倫表示,陳宇暉的故事提出了一個問題:「成為美國人究竟意味著什麼?」在種族主義於當前政治氣氛中日益顯著的今天,移民孩子的身分認同再次凸顯在觀眾眼前,但這個國家的偉大正奠基於它的多元,移民在底層行業做出的貢獻,推動著這個國家前進。

陳宇暉的表妹為表哥哀悼。(記者張晨/攝影) 陳宇暉的表妹為表哥哀悼。(記者張晨/攝影)
八周年紀念的花籃懸掛在「陳宇暉路」路標下。(記者張晨╱攝影) 八周年紀念的花籃懸掛在「陳宇暉路」路標下。(記者張晨╱攝影)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