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539658/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旅遊 | 白朗峰 環道健行

白朗峰的山形穩重卻黑白分明,數條冰河從天而降。 白朗峰的山形穩重卻黑白分明,數條冰河從天而降。
每天的路程有長有短平均20公里左右。 每天的路程有長有短平均20公里左右。

白朗峰山高4808公尺,是歐洲阿爾卑斯山脈最高的山峰,終年白雪覆頂,法語原名Mont Blanc,義語Monte Bianco,就是白山的意思。搭纜車近距離觀賞這座山及四周群峰,以法國夏慕尼(Chamonix)為最佳選擇;喜歡爬山健行的人則多一個選擇,以走路的方式從不同的角度欣賞這座晶瑩剔透的山。

TMB (Tour du Mont Blanc) 白朗峰環道健行路線全長170公里,繞著白朗峰經法、義及瑞士三國走一圈,走完全程上上下下有一萬公尺的升降,是愛好健行者的熱門路線,每年夏天都吸引成千上萬的人來朝聖。

白朗峰環道健行也是我們列為最優先的行程之一,在仔細研究後,我與登山同伴老林、小廖及金龍選定了一家專精多日健行旅程的旅遊公司,訂了機票、買了旅行保險後,幾個月來持續在家附近爬山鍛鍊體力。

這八天七夜的團以逆時針的方向從夏慕尼出發,在夏慕尼結束。我們實際走了130公里的精華路段,其他的40公里以纜車、小巴及公車代行。每天的路程有長有短平均20公里左右,先走三天休息一天然後再走四天,事後覺得這樣的行程安排非常妥當,是業者累積多年經驗後精心設計出來的。

吃住方便 不必背重

幾個月的等待後,我們四人分別從洛杉磯及舊金山出發,8月7日抵達瑞士日內瓦再搭火車或公車抵達夏慕尼,住進離火車站只要步行三分鐘的旅館。當天下午5時就在旅館裡跟英國籍的嚮導羅伯特及其他隊員開了行前會。全隊除了我們四人從美國來的,其他八人分別從加拿大、英國、愛爾蘭、阿根廷、丹麥及澳洲前來,全隊七男五女加嚮導一共13人來自七個不同的國家,是一個確確實實的國際隊伍。

嚮導羅伯特也是40多歲,從英國搬來夏慕尼已18年,冬天當滑雪教練,夏天則帶團爬山健行,中間有空檔還跟運動品牌大廠合作帶人在山裡跑步。後來羅伯特透露他已換腎兩次,多年來就靠一個腎撐著,我們聽了更是由衷的感佩他活得精彩。

8月8日是健行的第一天,在旅館裡吃了豐盛的早餐後7點就出發了。以後幾天的行程大致相同,6點起床,7點或7點半上路。中午大多會經過一個只有兩三戶人家的村莊,村裡如果有餐廳,就吃頓健康美味的起司燻肉沙拉佐以冰涼的啤酒,或是吃前日就訂好讓山屋準備的餐盒。

位於冰河旁的山屋。 位於冰河旁的山屋。

我們大多在下午5點以前就抵達過夜的山屋或旅社,卸下背包後都是先去洗澡然後吃晚餐,飯後整理裝備弄弄也就該上床了。

對我們而言,像白朗峰環道這樣的健行最大的方便是在吃住上,我們不需背帳篷睡袋,也不必背食物及烹飪器材,一路上相隔不遠就可以取得甘甜冰涼的泉水,大大減輕了背包的重量,晚上還有熱水澡可以洗。

行前我們照業者網站上的建議清單,準備大概三套衣物換穿,本來以為每天洗一套換著穿就可度過八天。沒想到住在空間有限的山屋通鋪裡,加上兩天陰雨根本無法洗衣曬衣。好在第四天是休息日,所以在同一個旅館住了兩晚。旅館提供洗衣服務,一個塑膠袋子跟美國旅館常見的洗衣袋大小相似,只要裝得下不限衣物數量一律10歐元。

整修完善 標示清楚

一路上步道整修完善,標示清楚。我們注意到的第一個特點是步道路標是以時間來顯示兩點的距離,不同於美國多以里程數來呈現。

步道路標是以時間來顯示兩點的距離。(圖皆為作者提供) 步道路標是以時間來顯示兩點的距離。(圖皆為作者提供)

我們12人走路能力有高有低,負重不同快慢不一,但是互相體諒盡力保持隊形完整,多日走下來都在標示的時間內完成每一段路程,每天也都比預計時間更早就抵達山屋,不但可以從容洗澡,還可以在晚餐前喝杯啤酒犒賞自己,也有更多的時間跟隊友們交流增廣見識。

嚮導羅伯特也稱讚我們的團隊精神,他說他帶過一團有一半能力較高的人不願等慢的一半,一團拉成相差一小時的兩團,讓他多費了些心思。我們也很慶幸遇到一群心胸廣大,友善耐心的隊友。

不同於美國的壯觀野性,白朗峰環道雖有雪山冰河,但感覺上風景比較細緻,連草原森林都很秀氣。可能也是因為登山步道離文明不遠,感覺相對安全。

路上遇到兩位本來不相識後來結伴同行的20出頭年輕華人女性,一位在加拿大唸書、一位在義大利管理房產,她們分別透過網站自己安排行程後就一個人上路了。

偶遇的同胞千里來相會,跟我們一起走了兩天才分道揚鑣,真是羨慕她們的勇氣,更欣賞她們在年輕時就能追求自己想要的風景與視野。我們四人除了小廖外都已退休,多年來積極地在美國爬山野營,近幾年更把活動擴展到外國希望能多圓幾個夢。

八天的旅程不算太難,每天卻也得揮汗步行六、七小時。路上美景天成,住宿的山屋都建在溪旁或森林裡,有的還有冰河相伴。經過的小鎮都是乾乾淨淨,一路上遇到很多在地國的民眾老老少少都在登山,最小的三、四歲,七八十的肩負背包手拄登山杖也所在多有,真是個幸福有朝氣的國度。

八天裡碰到幾天多雲偶陣雨的天氣。 八天裡碰到幾天多雲偶陣雨的天氣。

神山現蹤 行者澎湃

8月15日回到夏慕尼,望著白朗峰的方向坐在戶外餐廳慶祝時,回想這幾天的經歷竟有不可思議的感覺。

8月照理應是氣候穩定的時節,但是我們還是碰到幾天多雲偶陣雨的天氣,有兩天還風強霧濃,在雨中走了兩三個小時,幸好沒有耽誤行程。不過白朗峰不是角度不對,就是阻隔雲後怎麼都看不到,每天我們都問羅伯特是不是可以看到白朗峰,從他保守的語氣中我們心裡有數,這次白朗峰露臉的可能性不大。

最後一天行程是從瑞士翻過山頭回到法國,藍天白雲風景很亮麗,快到法瑞邊境時本來押隊的羅伯特突然超過我,指著天邊說「白朗峰」。順著他的手我看到夢寐以求的神山亮亮堂堂露了一個頭在稜線上,顧不得氣喘吁吁的我快馬衝上山頭,深怕慢一步神山就此消失。

站在山頭上遠眺,白朗峰的山形穩重卻黑白分明,數條冰河從天而降,一條最長的冰河直奔至谷底的夏慕尼,夏天就已如此懾人,到了冬天一片白雪肯定更可觀。冷風咧咧,同伴都已躲進山屋喝熱飲了,我卻流連室外,一看再看那座在雲裡忽隱忽現的神山,任憑內心澎拜翻騰。

甘甜冰涼可以直接飲用的泉水。 甘甜冰涼可以直接飲用的泉水。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