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533399/article-link/

首頁 要聞

香港抗爭轉向 矛頭指向中共和習近平

這個周末,香港有三場集會遊行,矛頭都指向中共,包括28日「反威權」集會、29日「全球抗共」連線集會、以及10月1日「沒有國慶只有國殤」遊行。其中28日反威權集會已舉行,主辦者「民陣」說,有20萬至30萬人參加;29日全球抗共集會,將有29個國家的50個城市同時舉行,包括美、加、澳、紐、西歐、北歐、日本和台灣等地。10月1日的遊行估計難有100萬或50萬人的盛況,因為警察不批准遊行,中產階層就不會上街;但只要有10萬、20萬人上街,已足以成為西方新聞焦點,使大肆慶祝十一國慶的中共和習近平主席丟失面子。情境發展,這三項集會和遊行顯示,抗爭運動明顯轉向,直接挑戰中共,走向更危險。

➤➤➤雨傘運動5周年 香港警民又衝突 水砲催淚彈vs.汽油彈 十一醞釀大規模抗議

一,已超過100天的抗爭運動,從最初的「反送中」變為「反警暴」,再到現在的「反極權」。6月和7月是反對「送中條例」;8月起,警察開始濫權,過度使用武力,特別是對示威者暴打,不但在逮捕行動中使用殘忍手段,逮捕後還動用私刑,「紐約時報」、人權觀察和國際特赦組織都有調查和報告,三個月來媒體在現場拍攝的視頻也可作證;香港人目擊警方執法粗暴,大感憤怒,不少人當街大罵「黑警」,警察已成為人人咒罵的「過街老鼠」。

但這個周末的三項遊行和集會明顯轉向,把矛頭轉向中共;對抗爭運動來說,這個轉向的最大危險是,香港人最憤恨的是警察暴力,反共並不是最關注所在,所以轉向反共,是否仍會得到大多數港人支持?

這次抗爭運動的「五大訴求」中,最後一項是爭取普選(普選特首和立法會議員),這應該是抗爭運的最終目標。部分示威者認為,特首林鄭月娥和警方都聽命於北京,因此一切禍源都來自習近平和中共,所以必須「反中共」和「反極權」;但反共和爭取普選之間有很大分別,抗爭運動把焦點放在香港範圍內的普選,可能是當前較適合的目標,也避免給北京鎮壓的口實。

二,北京在香港問題上顯然存在兩派意見的鬥爭,強硬派一直希望將香港示威升級為「顏色革命」,可將大陸的維穩手段用於香港,進行更強硬鎮壓,包括出動解放軍;香港抗爭運動轉向反共,正好讓強硬派有藉口,用更強硬的手段鎮壓。

北京的兩派鬥爭結果值得注意,因為這種鬥爭左右香港局勢發展。不出動解放軍和9月3日港府宣布撤回送中條例,明顯是溫和派的主張,但更值得注意的是,警方和示威者的衝突不斷升級,背後應該都與強硬派有關。例如6月9日100萬人上街遊行後,特首林鄭月娥如果宣布撤回條例,以後三個月的抗爭可能不會發生,但強硬派當時催促林鄭繼續強推修例,結果闖下彌天大禍。

又如,721警察和黑道勾結在元朗地鐵站無差別毆打民眾、811警方開槍打暴女救護員的眼球、以及831警察在太子地鐵站無差別打人(一直傳言打死了三人),每次警方都可選擇暴力不升級,但偏偏每次暴力手段都升高。

主要原因在北京和香港的強硬派越將暴力升級,民眾也反彈、情勢越混亂,他們越能抓權;反而不亂了,他們的主張就失去依據,沒機會抓權和上位。所以警察天天發射催淚彈,弄得街頭煙霧瀰漫,每個周末防暴隊都全副武裝到處出現,這是主因。北京和林鄭政府天天罵示威者是暴徒,破壞經濟,外來遊客看到街頭混亂,旺市到處都是防暴警察,可能10年、20年都不想再造訪香港。強硬派只顧自身權力,不惜攬炒香港,玉石俱焚,才是香港的不幸。

三,抗爭運最後將如何收場?中美對抗之勢已成,貿易戰未解,現在又增加美國國會「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立法,香港陷入兩國對抗中。習近平當局應不致貿然出兵鎮壓,仍採拖延政策,繼續用警察「止暴制亂」,逮捕示威者,希望將前線示威者一網打盡(至今已捕1600人,估計前線示威者占1000人)。

另一方面,抗爭者的初心未改,絕望攬炒的精神繼續燃燒,不會畏懼警暴,繼續抗爭。三個月來,已有多名示威者失去生命,不少人被捕入獄,被警察打至斷手斷腳或頭破血流,示威者不會忘記這種仇恨。發起「全球抗共」的「我要攬炒」團隊25日發表「敬告全球人民書」說,抱著寫遺書心態,只有眼前路,沒有身後身,不會停止抗爭,直至爭取到民主自由為止。

➤➤➤從雨傘運動到反送中…5年蛻變 港人爭自由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