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526054/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旅遊 | 宜蘭頭城 舊城愜意遊

南門福德祠正面的百年街屋,赤磚洋宅,苔草斑駁,方柱拱廊,雕聯木門,淳樸古雅。 南門福德祠正面的百年街屋,赤磚洋宅,苔草斑駁,方柱拱廊,雕聯木門,淳樸古雅。
三開門,赤柱金聯,彩繪掛吊,廡殿頂上一座小塔,兩旁飛龍舞鳳的剪黏,整座牌樓威嚴堂皇,繽紛瑰麗 三開門,赤柱金聯,彩繪掛吊,廡殿頂上一座小塔,兩旁飛龍舞鳳的剪黏,整座牌樓威嚴堂皇,繽紛瑰麗

第一次帶家人到台灣旅遊,去宜蘭礁溪泡溫泉。回台北路程,順經頭城逗留一天。頭城是座美麗的沿海小鎮。西北部有綿延的綠山翠峰,東邊一線白浪碧水,天氣宜人。

8月正值颱風季節,火車站天橋上橫風斜雨。月台簡陋寬廣,像舊電影中男女主角辭別的場景。站房內空曠清爽,候車廳乘客無幾,售票處只有一個窗口啟用,車程時間表均貼在牆壁上。車站正門橫伏一道紅磚走廊,赤白相間方柱,明朗寬敞。廣場前一塊大礁石,刻寫紅色草字,「開蘭第一城」。1787年,漢人吳沙率領千餘流民進墾蘭陽平原,第一個據點就在這裡。頭城,是台灣移民史上一個重要的里程碑。

1787年,漢人吳沙率領千餘流民進墾蘭陽平原,第一個據點就在這裡。 1787年,漢人吳沙率領千餘流民進墾蘭陽平原,第一個據點就在這裡。

廣場左邊一排老榕樹,右邊計程車站,泊了一部黃色計程車。我們拖著沉重的行李過去,那唯一的計程車竟被人接走。心裡暗想,全城就只有一部計程車嗎,還是因為颱風之故,眾人為了安全而不出門?

偶遇李榮春

我們下榻的民宿離市區不遠,步行只須十分鐘。上午剛陣陣豪雨,中午竟炎陽炙人,緩步到市區,大汗涔涔,頭有點暈。本想找些道地的宜蘭小食,卻遇上一間麵店,招牌寫著「舞涼麵」。

看到「涼」字便迫不及待闖進去了。牆壁上排著一列綜合國際菜單的涼麵:泰國打拋豬、韓國燒肉、日本稻荷、義大利鮮蔬、四川香麻等。當然,我還是點了一款道地的宜蘭菜,鴨賞涼麵。精緻的義大利麵條、偏甜微酸的醬汁、青嫩的蔬瓜,最具特色還是切片的鴨賞,甘蔗味的薰郁,鴨肉鮮香肥滑,細嫩柔韌。宜蘭名產有三寶,鴨賞為首,其餘是蜜餞、牛舌餅。

「舞 涼麵」,台灣近代小說家李榮春的故居。(圖皆由作者提供) 「舞 涼麵」,台灣近代小說家李榮春的故居。(圖皆由作者提供)

飯畢,參觀店內布置,木樓梯的牆壁上掛著幾幅相框,是台灣近代小說家李榮春的照片、生平、手稿文件,原來這家麵店是李榮春的故居!我從未聽過這個名字,自覺慚愧,故此決心按圖索驥,尋找「李榮春文學館」。

李榮春生於頭城,默默耕耘,忘情創作,一輩子沒有結婚。著名小說有《祖國與同胞》、《海角歸入》、《洋樓芳夢》、《懷母》等。李榮春終生不倦寫作,生前發表作品不多,離世後姪子在衣櫃裡才發現大量稿件,300萬餘字。在世時未被賞識,畢生只寫頭城,被譽為台灣文學的殉道者。

步出文學館,頓然發現這座老鎮,彷彿像位溫文儒雅,端正莊重的書生。文學館的盡頭是和平街,是頭城的老街。老街是台灣文化特色,全島共100多條老街,各具當地獨特的文化藝術、傳統風情。熱鬧的老街紅燈彩帶,喧囂熱鬧;攤檔禮店,琳瑯滿目;手工藝品、各式各樣,美食小吃,古早新意。

頭城最老街

頭城老街另有風味,雖位於鎮區中央,卻靜悄悄藏在一道僻徑間,沒有食攤,也無禮品店,只有老百姓人家。老街有200餘年歷史,狹窄直長,居民百餘家,新樓舊宅間雜。老街為封閉式布局,南北兩端分別有兩座土地公廟,南門福德祠、北門福德祠,遙遙相對呼應,護村佑民、守財鎮氣。北門福德祠,簡樸的馬背屋頂,紅磚赤瓦,肅清幽靜,是宜蘭首座土地公廟。

北門福德祠面對街心,左側一排街屋,是清代碼頭商號。原有13連舍,今只存兩戶保留原貌,其他均殘缺破舊。其中一戶「十三行康家古宅」,昔年興隆昌盛的貿易行郊,閩南式的紅瓦斜頂、土砌厚牆、木柱巨窗,秀雅依舊。

過了「十三行」,左側有個池塘,池塘旁一棵老榕樹。據記錄,池塘原為清代時期「頭圍港」的內河,一度檣帆熙攘,是老街貿易水路貨運的內港碼頭。1924年,一場山洪爆發,滾滾黃泥把河道堵塞,淹沒港區。適時同年宜蘭鐵路線通車,取代船運,頭圍港從此沒落。

過了池塘來到民峰路,老街向東折,然後再接平安路往南延伸。右側兩間毗鄰古厝,「新長興樹記」、「老紅長興」。紅磚灰石的方柱,騎樓下樸素的古韻木門,精緻的浮雕門聯,窗沿下彩繪瓷磚。日治期曾為全城最大的雜貨批發商,門庭若市,人流不息。

古廟舊商行

續行數步,來到頭城最古老的建設,慶元宮。慶元宮建於嘉慶元年(1797),故名慶元。宮廟主祀海神媽祖,亦稱天上聖母、是台灣重要的民間信仰。在頭城港區未淹沒之前,慶元宮面海,大牌樓臨河,看護頭城朝出晚歸的漁舟,飄洋過海的商船。慨嘆美景不復,大牌樓下的碑石,陰刻一首思古懷情的七言律詩《帆影》,念昔日頭城港的繁華,船舶往來的盛況。

過了慶元宮,老街中段有一條文學巷勾摹頭城舊日逸事,是宜蘭文化的展室,也是台灣文學的走廊。

201909251537377217 50178

老街盡頭是南門福德祠。祠前銅鼎香爐,屋脊上雙龍搶珠,燕尾龍首飛簷,脊堵為八仙賀壽交趾像,鮮豔奪目。南門近年經多次重修,雖比北門絢麗多姿,卻失去原貌。

祠堂前一排百年街屋,赤磚洋宅,苔草斑駁,方柱拱廊,雕聯木門,淳樸古雅。街屋原為雜貨店的「源合成商號」、「陳春記商號」,今則頭城老街的地標。

老街保留著舊日原貌的風味,木門前的老黃狗,花盤邊的小白貓,屋簷下的舊自行車,令人思古幽情。清代的十三行古宅,見證行郊川流的繁昌時光。日治的商號老厝,記錄商旅雲集的貿易鼎盛。慶元宮、南北門福德祠,伴隨著頭城繁華昌盛,蕭條沒落的日子。時代變遷,老街風華漸退,古廟老祠,陳樓舊房,閒靜寂寥,往事如煙。

「十三行康家古宅」,昔年興隆昌盛的貿易行郊,閩南式的紅瓦斜頂、土砌厚牆、木柱巨窗,秀雅依舊。 「十三行康家古宅」,昔年興隆昌盛的貿易行郊,閩南式的紅瓦斜頂、土砌厚牆、木柱巨窗,秀雅依舊。

清代碼頭商號,原有十三連戶平屋,今只存兩戶保留原貌,其他均殘缺破舊。 清代碼頭商號,原有十三連戶平屋,今只存兩戶保留原貌,其他均殘缺破舊。

烏石黑沙灘

逛完老街,下午回民宿休息,途中品嚐「品誼」三代祖傳的招牌炸春捲,脆薄麵皮、鮮嫩肉餡、滿滿的韭菜,是老闆自豪推薦的小食。還有「阿宗」的芋冰城,像冰沙的冰淇淋,滑順口感,芋香綿密,甜而不膩,果然名不虛傳。

因颱風影響,傍晚五點後,窗外疾風陣雨,烏雲密布。我跟太太和大姨子不甘困在民宿,趁雨勢減弱時,三人決心冒險,撐著雨傘往海灘走。在陌生的城市漫步,微風細雨會增添浪漫的色彩;滂沱大雨,濺水翻傘、卻帶來另一種的感覺,興奮刺激。攀上坡道,穿過草叢,映入眼簾一幅迷漫昏沉的海色,淡淡水際,遠處龜山島深深印在雲邊。黑油的沙灘,炭灰的岩石,白浪猛擊消波堤,捲捲翻騰。

風雨漸歇,厚厚的灰雲透著微光。一隻雞泡魚,圓鼓鼓的被海沫推來衝去,像個球左滾右翻,蠻可憐的!除了遠方一位衝浪客,整個海岸只有我們三人,頓然心中寬暢舒爽,思緒自空,留連不捨。

彩霞灆咖啡

奈何天色漸暗,我們走到近處一家海濱咖啡館。二層落地玻璃的樓房,內外餐區。白牆上印有「灆咖啡」,裡面布置精緻清雅,呈現「灆」,水清而靜的意境,怡情悅性。雨水順著玻璃窗緩緩往下流,捧著杯熱騰騰的咖啡,俯視浪花拍岸,眺望遠方模糊的龜山島,仰看絢麗的金黃晚霞。偶爾,幾聲情侶的嬉笑,令室內氣氛顯得更幽靜。

感慨時過境遷,高檣彩帆的繁港已沒,蓬窗畫欄的鬧街不再。讚嘆天地不老,龜山烏石,晚霞潮湧,雨點聲依舊。

俯視浪花拍岸,眺望遠方模糊的龜山島,仰看絢麗的金黃晚霞。偶爾,幾聲情侶的嬉笑。 俯視浪花拍岸,眺望遠方模糊的龜山島,仰看絢麗的金黃晚霞。偶爾,幾聲情侶的嬉笑。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