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521381/article-link/

首頁 台灣要聞

上雙鎖的潘多拉盒子/蔡英文論文讀後感 II (下)

蔡英文總統的學歷問題引發廣泛討論,目前旅居英國牛津的徐永泰博士(D Phil. Oxon.)特別親往英國倫敦大學政經學院,閱覽蔡英文總統的博士論文,寫下讀後感,由世界日報獨家刊登。
蔡英文總統的學歷問題引發廣泛討論,目前旅居英國牛津的徐永泰博士(D Phil. Oxon.)特別親往英國倫敦大學政經學院,閱覽蔡英文總統的博士論文,寫下讀後感,由世界日報獨家刊登。

重點還是論文內容:

論文的品質與拿不拿到學位真的沒有直接的關係,按英國制度兩位主考官要通過一篇論文,設下的條件也不相同,有什麼特別狀況都不知道。很多對這論文有興趣的人,一直環繞在鑑別這本論文真偽的環節上,譬如長得什麼樣、為什麼35年後才updated、審查如外殼裝訂形式、內頁章節編排等。

現在看來,我們查證的恐怕只是蔡英文總統存放在LSE的一份私人物件:它可以是一幅畫,可以是日記,可以是論文草稿,也可能是35年前上交同一本論文的拷貝(因為紙殼不一樣,而內容相同)。但不會是LSE圖書館根據博士學位通過的鑑定正式程序而收錄的。如果是,那它就早已經成為倫敦大學的公共財產,所有版權就屬於倫敦大學,早就建檔入案,人人可看了。

蔡總統對我們這些學究作了隔行如隔山的評論,想來真是自慚,我們的確對蔡總統的論文奧妙無法窺視。根據目前婦女圖書館典藏室的規定,即使我閱讀後理解了全文,也無法引述評論;如果胡亂評論,受到譴責或面對法律責任。任何本來要認真學習的學者也知難而退吧?因為這一本論文是蔡英文的私人拷貝,所有版權是她的,給不給你看、怎麼使用論文的資料,必須由作者決定。

我也希望蔡英文總統她有優質的論文,與大家分享。但這個版本的論文內容無法引用轉述,我們就無法源支撐探索,無法「隔山看行」。

我們只能視這本2019年的6月論文版本為LSE的私藏檔案。它與學位的頒授、學歷的認證應當是沒有關係的。儘管左看右看前看後看,看了個夠卻不能引用,就沒有學術意義。

經認證收錄的版本 才能釋疑

大家要看的是1983年被學校收藏,作為公共財產的版本,只有那個經過認證和經過收錄的版本才能夠將一切疑問澄清。如果現在存放的新版本與1983年版本內容一樣,我們就可以正式向擁有所有版權的倫敦大學收藏正式論文的圖書館填單借閱,不受任何限制。而不是看一個版權只屬於私人,不與倫敦大學校共同擁有,閱讀必須受制於私人設定條件的這個版本。

簡言之,只有那本1983的版本才有經過考官認證的程序,有正式的登錄,和主考官口試過,做過考評的,才是倫敦大學擁有版權的正本。我們已經理出了邏輯:如果LSE圖書館有蔡總統1983年繳納的論文版,那就是公共財產,版權屬於倫敦大學,是可以借閱、可以引述的、沒有閱讀限制的。

蔡英文與同期同學Dr. N Rossi的博士論文外觀比較。(取自林環牆教授報告) 蔡英文與同期同學Dr. N Rossi的博士論文外觀比較。(取自林環牆教授報告)

下面是我的看法:

論文的「內容」放在保險箱裡,只有作者有鑰匙:

用大白話說吧,有沒有論文的實體?有,在LSE圖書館的特殊檔案室,看起來它像關在籠子裡,想看的人必須在LSE婦女圖書館檔案室,在限制條件下閱讀。論文的內容也可以看得到,但不可以刊載其內容之引述或其內容衍生的信息。什麼意思呢?你可以慢慢地讀三天,細細地抄三天,但不可以將內容轉說出去。你想這麼做,就必須經過作者本人的書面同意。作者不同意,雖然你千里迢迢來到這裡,你還是只能遙望著這個上了雙鎖的潘多拉盒子,不知何去何從。所謂內行看門道,外行看熱鬧。你即使是內行,你也沒轍。

打個比方吧,我開了個很火的餐廳,從廚房裡冒出香味,隔壁的小彭想要一探究竟,問我到底香味是怎麼產生的,想來學學。我要小彭簽一個具結書,他可以進我廚房來看,但不可以轉告別人我用什麼怎麼做出這麼香的味道和使用的材料,也不可以寫小抄或照相錄影錄音。進到廚房後發現我的香料中竟然有一種很臭的魚露作為調料,小彭發現了這個秘密出去後告訴了賀大姐,我立馬就提告,你自己衡量一下輕重,以後小彭你還要來聞嗎?有幾個勇敢的小彭呢?

試想,如果你是研究的學者教授,冒著失信去職的風險,看完蔡總統這本私藏論文後轉述內容?你敢嗎?

上了雙鎖的潘多拉盒子:

蔡英文總統這一本論文是2019年6月登錄的版本,存放在不需要認證學位的LSE婦女圖書館的檔案室。它與1983年那本必須經過驗證後登錄的論文是沒有直接關係的。前面提過,蔡總統這本新論文的借閱雖然不難,但閱讀的條件不是針對學者。有一點點收穫的是我已經看了,我不能引述,但我可以肯定地告訴你裡面沒有涉及兩岸的敏感政治問題。我也可以告訴你即使看了十遍,如果不能轉述或引用,再多的追風人去倫敦政經學院圖書館借閱,只是證明她有一本版權只屬於她個人的論文拷貝躺在LSE的儲藏室。越多的人去,只是越多的人告訴你,那裡有本私人論文典藏。「不是有論文嗎?」我想大家可能更有興趣的是那一本與她學位息息相關的1983年論文版本和版本的內容,是不是?

可以這麼說,這本新登錄版本私人論文的內容,好像藏在LSE婦女圖書館檔案室一個抽象的保險箱裡,但公開論文內容的鑰匙不在讀者的手上。到底在誰那裡?

誰可以把這麼一個簡單的認證問題包裝成這麼複雜的硬殼,放進上了雙鎖的潘多拉盒子裡?

作為一個中華民國的國民,我多麼希望看到自己總統的論文能夠給學術界帶來正面的學術能量,提升台灣學術地位,在世界發光。

但是我寫到這裡很累。此刻,我想回歸到平靜的日子,立馬回到美國去看家人孩子,再帶著愛犬Royal遛彎,至少牠單純多了。(全文完)

➤ 上雙鎖的潘多拉盒子/蔡英文論文讀後感 II (上)
上雙鎖的潘多拉盒子/蔡英文論文讀後感 II (中)
上雙鎖的潘多拉盒子/蔡英文論文讀後感 II (下)

∎作者徐永泰為牛津大學近代史碩士、經濟史博士,牛津聖約翰學院開發局董事,現任美西華人學會理事長,洛杉磯公開賽創會會長和財務長。 (編者註:主標題與插題皆由編者所作)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