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521373/article-link/

首頁 台灣要聞

上雙鎖的潘多拉盒子/蔡英文論文讀後感 II (上)

蔡英文總統的學歷問題引發廣泛討論,目前旅居英國牛津的徐永泰博士(D Phil. Oxon.)特別親往英國倫敦大學政經學院,閱覽蔡英文總統的博士論文,寫下讀後感,由世界日報獨家刊登。
蔡英文總統的學歷問題引發廣泛討論,目前旅居英國牛津的徐永泰博士(D Phil. Oxon.)特別親往英國倫敦大學政經學院,閱覽蔡英文總統的博士論文,寫下讀後感,由世界日報獨家刊登。

我上一篇文章登出後,引起很多回響,每天朋友來訊詢問關心。蔡總統也關照我,希望我評論時謹慎一點,真是謝謝她的指教。我惶恐深怕如果有什麼錯誤,會誤導社會大眾。文字陳述論文要負責任的,做為一個歷史學者,我必須審視自己的文章。上周9月13日和16日的倫敦政經學院(LSE)之行,覺得我僅能在論文形式上做描述和推論,就論文的本身來說,因為受限於在LSE閱讀論文的規定,我也無法做任何的衍生性理論,發表自己的意見。但是此刻因蔡總統的提醒,讓我覺得我有必要把自己想到的疑點做作更深入的了解。

一翻兩瞪眼的事 何須反覆討論

檢驗蔡英文總統論文的動機:

首先我要說的是,本來這是一件一翻兩瞪眼的事,哪有這麼多的盲點?讓社會大眾浪費這麼多資源每天反覆在談,還有三位教授捲入法律訴訟,費時耗力真的不值。

可是多少教授學者,為了寫論文和著作,絞盡腦汁,挑燈夜讀,有的寫了幾年也沒有畢業。有的即使順利畢業,也沒找到有保障的工作。

就我個人經驗而言,1971-1974年三年半辛苦拿到第一個牛津大學近代史碩士,此時經濟上已經窘促,無法續攻博士。畢業後前往紐約找事,碰到1974石油禁運和經濟蕭條,幾乎整整兩個月求職碰壁,最後落腳在一家公司做簿記糊口。

2006年我事業已經穩定,32年後重回牛津再攻讀經濟史博士,此時經濟條件比32年前好多了,這個博士也還是念了三年半,於2010年取得牛津大學經濟史博士學位,前後七年,論文也登錄在牛津大學和英國圖書館,並在同年在德國論文出版社出書。

看到今天總統對質疑她論文學位的三位教授提告,我感同身受,心有不平。學術界的待遇好不好大家心中有數,但學術地位是他/她們唯一的驕傲和尊嚴,學生的尊重是他/她們唯一的安慰。而今老師被告,在學生的眼中,他們信譽被質疑,好像斯文掃地。多少的老師歎息,多少的家長對學校存疑。

在LSE婦女圖書館中的折磨:

我今年6月暑假赴英國牛津大學母校,撰寫我的第六本書,閒空休息時從YouTube看台灣的節目和新聞,第一次從電視上了解了這個論文門事件。對三位被提告的教授,我一個都不認識,也不知誰有什麼政治立場,但對他們雖千萬人吾往矣的求真精神敬佩。知道他們在求真相,為學術圈爭取一塊乾淨空間。

看了「童溫層」直播節目,我想在這裡特別向兩位主持人童小姐和楊先生致敬(我也不認識他們),他們抽絲剝繭、公平公正地耐心分析,讓我學到很多貿易法的知識,對照我在LSE抄的筆記,慢慢看懂了蔡總統最近送進LSE圖書館的這本嶄新外殼的論文本。我滿同意童小姐說的,法律是道德的最底線這一句話。

9月13號中秋節那一天星期五,我一個人在英國,無心賞月,就去了倫敦政經學院,閱讀這一本篇充滿爭議性的,世界上唯一的蔡英文總統的論文拷貝,一本畢業35年後出現的「私人」論文拷貝。

我今年71歲,剛動完手術,經常要上廁所,身體狀況大不如前。從牛津去倫敦搭公車、走路、坐火車、轉地鐵兩次,吸地鐵的髒空氣,來回一趟要五個小時。週末LSE圖書館檔案室休息,我星期一再去,一共看了兩次。

我的借書單。(徐永泰拍攝,13 September 2019) 我的借書單。(徐永泰拍攝,13 September 2019)

在倫敦政經學院看這篇論文時,被要求不准拍照不准影印不准帶鋼筆手機等限制我已說過。但不能帶水進去喝,這就難過了。上廁所必須將拿到手中的論文重新放還玻璃櫃,上完廁所再回來看,重新取出,坐在被指定的位子,旁邊的圖書管理員不時用懷疑的眼光監視,偶爾假裝經過我位子旁邊,看看我的筆尖是不是帶有攝像頭?這與我在牛津聖約翰學院的圖書館,望著窗外美麗的花園,自己有一個大桌子,安安靜靜的讀書,是一天壤之別的對比。LSE這樣對待一位年過70的學究,為什麼?不過,這到底是不是LSE的問題呢?

我第一天看到論文的時間已經剩下不多,沒有上廁所,也沒有喝水。週一再去了上下午,為了加緊抄寫,也忍了沒有去廁所,當然閱讀期間,也沒有喝水。結果星期一晚回到牛津後就咳嗽感冒。

我寫的讀後感報告很長,報社要登必須要有足夠的版面,光排版就占掉整頁,其他廣告都排不進,報社一定損失不少收入吧?但我堅持,報社如果要登,不可刪改或刪減文字,必須接受我的條件:照單全收,一字不改,完全登出。

感謝報社維持中立持平立場和尊重我的要求。紙本版面可以做到,電子報則分成三個部分由報社數位平台發出。我過去出了五本書,卻很少在報章雜誌發表短的文章,尤其在政治方面。我沒有任何動機,只想替幾位被提告的教授和關心政治人物誠信的大眾提供一些我個人看到的資料,這是我寫第一篇讀後感的原始動機。感冒一直沒好,我更沒有準備要寫Part II。

但是看到蔡總統的回應媒體時說「論文不是在那裡嗎?」又引起我的好奇心,把想到的幾個重要問題一併提出:

誰在設限?為什麼要設限?

誰在設限?為什麼要設限?在LSE婦女圖書館那裡的論文拷貝是什麼年代的版本?是論文嗎?還是私人文件?誰擁有這本新論文的版權(copyright)?

到底是誰在設限?為什麼要設限?在LSE圖書館看一本受限制的書,飽受煎熬,不能引用,就沒有正面的學術貢獻。向誰投訴?管控設限來自何方?如果你花了一個月慢慢手抄全本論文,你還是不能引述論文延伸的信息,又達成什麼學術目標呢?這有沒有符合英國自由法案(The 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 2000)的原則?我問了圖書管理員,到底這個限制是誰的決定,有沒有時間長短?難道是永遠的嗎?圖書館員都無法回答,要我email給Clive Wilson,Library Enquiry Manager。目前也還沒有回應。

有時最困難的問題,答案就在最容易看到的地方。

LSE官網站登錄的這本論文是2019年6月28日登錄,論文著作版權是屬於蔡英文的私人拷貝:首先在閱讀它前,圖書管理員提醒我要看這本論文封面上的白色封套「讀前聲明」,上面是這樣寫的:

我知道這本論文的所有權屬於作者,如果沒有得到作者本人(蔡英文)的書寫同意書不准翻印、引用,和引述衍生出來的訊息。本圖書館一般允許大家閱讀,但基於目前大家對這本論文的興趣,除非得到作者的允許我們決定不讓任何人作拷貝或翻印

台灣在討論這件論文被限制的事情常會提出同一疑問,為什麼這樣一個高級學府會做出這樣近乎不合理又嚴格的要求?林教授和我先後提出的缺頁和質量問題,大家又問LSE怎麼可能接受這樣的論文?

論文形式已經檢驗過了,剩下的就是要檢視論文內容了,可是圖書館把不准的條件告訴你。

再來,為什麼LSE婦女讀書館檔案室可以接受一個35年前畢業生補交的博士論文拷貝?條件是什麼?

前思後想,再仔細研究我們的資料,終於我想到了答案,不敢藏私,拿出來與大家分享。

在LSE圖書館的記錄,這本新論文是2019年6月28日登錄。這是蔡英文她的私人拷貝(personal copy),這份拷貝的版權屬於蔡英文(文字裡沒有說是總統),不是屬於LSE圖書館。請看下列LSE放在這本新論文封面上的備註文字:

The Copyright Declaration on all our theses states:

"I recognise that the copyright of this thesis rests with the author and that no quotation from it or information derived from it may be published without the prior written consent of the author."

Therefore, although fair use copying is normally permitted, given the current interest in this thesis, we have therefore taken the decision to restrict copying of any part of this thesis unless the researcher already has the author's permission.

注意到“..the copyright of this thesis rests with the author.”這一句話嗎?這本論文的版權屬於作者。

閱讀論文之前的「所有權聲明」,版權屬於作者。(徐永泰拍攝,13 September 2019) 閱讀論文之前的「所有權聲明」,版權屬於作者。(徐永泰拍攝,13 September 2019)

是A就不是B,除非是數學概念A=B。換言之,這就不可能是35年前學校要求繳納的論文,如果真是A=B,那麼這份拷貝就屬於倫敦政經學院(Property of University of London),而不是2019年才送進來的。

屬公共財產的論文沒有閱讀限制。比較一下蔡英文的同期同學論文Dr.N Rossi的博士論文就能了解。姑且不談他的論文與蔡英文論文的外形差異 (藍色vs.黑色),不是燙金的,一本是1984年的,一本是2019年的。我們先來看這本論文上面備註,它的所有權屬於倫敦大學(property of London University),存放在一般性的圖書館。除了不可以把它帶出圖書館(It may not be removed from the library),你隨時可以借閱,轉述內容,沒有限制,毫無禁忌。為什麼?因為它是屬於LSE圖書館的。

換言之,如果它是學校和作者的公共財產(public property),就必須依據學術傳承倫理,有讓學者參考引用的義務,因此誰都可以借,或引用或拷貝,即使有拷貝限制,但拍照錄音,只要合乎讀書館規定,都可以。(文未完)

➤ 上雙鎖的潘多拉盒子/蔡英文論文讀後感 II (上)
上雙鎖的潘多拉盒子/蔡英文論文讀後感 II (中)
上雙鎖的潘多拉盒子/蔡英文論文讀後感 II (下)

∎作者徐永泰為牛津大學近代史碩士、經濟史博士,牛津聖約翰學院開發局董事,現任美西華人學會理事長,洛杉磯公開賽創會會長和財務長。 (編者註:主標題與插題皆由編者所作)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