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519374/article-link/

首頁 論壇

GDP僅及廣東 川普要拉俄國進G8

不久前出刊的《經濟學人》有個引人入勝的封面故事,報導中俄兩國抱團取暖現象;封面上,一頭富態的大熊貓,懷裡抱著一隻手裡拿著俄羅斯國旗的小小北極熊。標題叫「Brothers in Arms」(熊抱的兄弟)。兩隻熊體量不對稱,暗喻中俄雖有結盟之勢,但經濟體量甚小的俄羅斯,卻幾乎漸成了中國的附庸。

事實上,正如報導所說,去年俄羅斯的國內生產毛額(GDP)約為1.6兆美元;而中國廣東省去年的GDP為1.4兆美元,兩者相差不多,2019年廣東GDP就可能超過俄羅斯。《經濟學人》直言,由於中國購買力持續擴大,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俄羅斯則在不斷萎縮,中國的經濟總量是俄羅斯的六倍多,俄羅斯選擇與中國聯手和歐美對立,想擴張自身影響力,但看似平起平坐的中俄關係,中國才是俄羅斯的「老大哥」。

眾所周知,在前蘇聯時代,中共當局一直稱蘇聯是中國的「老大哥」。俄羅斯自認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對於現在有人要它稱中國為「老大哥」,當然不幹。據俄羅斯《消息報》報導,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日前說,稱中國為俄羅斯的「老大哥」是錯誤的,莫斯科是在互利和任何一方都不強迫的基礎上,與其他國家建立關係。

儘管如此,俄羅斯對中國這個強大鄰居愈來愈仰賴,卻是不爭的事實。中國是俄羅斯國營石油公司Rosneft的重要市場,這家公司非常依賴中國的融資,且俄羅斯為了降低美元影響力,讓人民幣成為外匯存底中的最大比例。此外,中國擁有俄羅斯先進武器的供應鏈,也是俄羅斯總統普亭以網路監控人民的重要幫手。俄羅斯6月更與中國簽署協定,由中國通訊科技巨擘華為為其建構5G網路。

然而,就是這樣一個經濟萎縮、完全算不上「經濟強國」,又因入侵克里米亞而被國際孤立的俄羅斯,卻在川普總統心中占有重要位置。他去年就一直倡導要讓在2014年被逐出八大工業國(G8)的俄羅斯,重回這一舞台;今年在法國舉行的七國集團(G7)峰會上,川普又舊事重提,力倡要把俄羅斯請回G7,擴大成G8。儘管未獲其他國家熱烈響應,川普誓言,明年峰會在美國舉辦,不管俄羅斯是否重回G8,他都會邀請俄總統普亭出席。

不過普亭倒是有自知之明,他5日在俄羅斯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嵾威)召開的東方經濟論壇回應,建議八國集團不妨繼續擴大規模,讓中國和印度一起加入,變成G10。他說,「我無法想像一個有效的國際組織,在沒有印度和中國參與的情況下運作。」他也婉拒川普的邀請,指明年美國正處於激烈的總統大選年,「去美國參加G8會議,似乎不太合適」。他歡迎G7領導人明年到俄羅斯舉行會議。

G7峰會一向是富裕西方盟國討論全球大事的俱樂部,川普為何連番呼籲要讓俄羅斯而非中國、印度加入G7運作?

首先,出於川普「去歐巴馬化」、「逢歐巴馬必反」的執政思路。俄羅斯在2014年不顧國際反對,入侵克里米亞後,歐巴馬總統倡議開除出G8,以示報復。川普要讓俄羅斯重回G8,和他的其他「親俄遠歐」政策一樣,是對歐巴馬政策的又一次清理。川普甚至說:「我猜前總統歐巴馬覺得,普亭比他還聰明,認為讓俄羅斯加入G7不是件好事,所以才將其排除」。

其次,由於川普推動「美國第一」、「美國優先」主張,美國在G7顯得非常孤立。去年魁北克G7峰會,幾乎開成G6+1峰會,川普甚至拒簽最後的共同聲明。若拉俄回G8,就可分散其他成員國抱團對美施壓,避免美國成眾矢之的。美國重啓與俄羅斯關係,也能成為川普手中的一張牌,迫使歐盟在貿易問題上做出讓步。

其三,目前一些世界的熱點問題,例如敘利亞、伊朗等問題、歐洲安全和軍控等,俄羅斯都是主要當事國,排除俄羅斯很難順利解決,繼續孤立俄羅斯對西方也沒有好處。只是川普的親俄路線能否在大選中受選民歡迎,也有不小風險。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