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516100/article-link/

首頁 芝加哥

霍猛「過昭關」 特寫殘酷人生中的樸質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霍猛18日隨「過昭關」電影到訪芝城。(特派員黃惠玲/攝影) 霍猛18日隨「過昭關」電影到訪芝城。(特派員黃惠玲/攝影)
「過昭關」導演霍猛(左)與亞洲躍動影展主辦人王曉菲(右)。(特派員黃惠玲/攝影) 「過昭關」導演霍猛(左)與亞洲躍動影展主辦人王曉菲(右)。(特派員黃惠玲/攝影)

「那一年我的頭部影片開拍前,遇到投資方突然撤資,我一下子欠下天文數字的債務」,去年奪得第二屆平遙國際電影展費穆榮譽最佳導演的霍猛說,「幾乎天天打電話湊錢,卻看不到電影發行的可能,看不到回收的可能,看不到任何希望,心情與『伍子胥一夜急白了頭』一般的無助與焦慮」,這些經歷逐漸鋪陳了「過昭關」電影,就如影片主角77歲的老爺爺一樣,走過殘酷人生,卻能保有一份樸質與善良,才是真正可貴。

「過昭關」18日在芝加哥「亞洲躍動影展」播映,滿座的華洋觀眾與霍猛在影片放映後交換心得。霍猛稍早接受本報專訪時提到,「爺爺在我上大學的某個暑假,曾說他接到老朋友電話,很想去看看這位朋友,那時家人都沒想到要陪他去,後來爺爺過世了,爺爺這句話變成種子一樣長在我的腦海中」,霍猛說,影片中77歲爺爺與小孫子騎著三輪摩托車到遠方尋友的情節,就是源自於自己爺爺未完成的訪友夢想。

這部公路電影全部啟用素人演員,由楊太義飾演的男主角「李福長」,卻一舉獲得第二屆平遙國際電影展費穆榮譽最佳男主角,霍猛說,為了影片寫實與經費等考慮,一開始就鎖定啟用素人演員,尤其該部電影在發想期就設定所有演員不能化妝,必須以最真實的面貌呈現,「很幸運,在選角時很快找到爺爺李長福與孫子寧寧(李雲虎飾演)的合適人選」。

霍猛說,電影中的村子是他姥姥居住的地方,也是我兩歲前生活的環境,很多村子裡的親戚朋友也都在電影中幫忙演出,這也讓整部電影顯得格外「自然真實」。

電影中獨居的爺爺,帶著7歲的孫子走過高山溪水,只為探訪文革時期的患難兄弟,兩人人生中的「最後一面」時間緊湊,然而互握雙手的溫暖,彌補了彼此人生中的某個遺憾,霍猛說,爺爺在路程中,和路人提起因時代遭遇過的生命苦難,也 多少流露出其中的辛酸,說明著其實現代人與幾千年前的「伍子胥過昭關」相差無幾,人生總是過了一關還有一關。

霍猛表示,在中國拍電影受政策影響比較大,有時候籌畫故事同時,必須考慮到審查問題,不過,對所有創作者來說,不論資金、政策、明星等,都屬於外圍原因,最重要的還是電影工作者自己內心想要表達的東西,對電影的理解與創作能力。

霍猛說,他是家中第三個孩子,但當時國內施行計畫生育,為了躲避檢查,他一出生就被送到姥姥家撫養,直到兩歲才送回父母處,「當時農村如何與計畫生育工作隊鬥智鬥勇的過程,十分有意思」,這也是他下部電影的主要故事。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