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513021/article-link/

首頁 美國財經

欲知Fed政策走向 務必關注這3大風險

美國聯準會主席鮑爾。路透 美國聯準會主席鮑爾。路透

欲知美國聯準會(Fed)政策走向,須關注三大風險:全球成長、貿易戰,以及通貨膨脹。

MarketWatch專欄作家鮑姆(Caroline Baum)撰文指出,這是因為Fed主席鮑爾已表明必須控管這些風險。由此看來,如何管控這些風險,可作為Fed未來貨幣政策行動的前瞻指引。

前Fed主席葛林斯班2004年表示,Fed在他任內之所以能成功引領經濟安度一連串危機,是因採取「風險管理」策略。簡單說,這種策略避開貨幣政策規定和經濟模型,偏重判斷和審慎行事。

葛林斯班當年說:「採用風險管理策略,有時可能引導政策執行者採取預防行動,意在防範特別不利的結果發生。」

近幾個月來,現任Fed主席鮑爾強調有三大風險可能導致這種「不利的結果」:全球成長減緩、貿易政策不確定性、通膨率持續低迷。這些風險正是Fed在7月31日調降利率0.25個百分點的驅動因素,也很可能導致Fed貨幣政策會議在18日(台北時間19日凌晨)結束時再度宣布降息。

以下是鮑姆對這三大風險的評估:

1. 全球經濟成長減緩

全球成長減速風險方興未艾。歐元區第2季經濟成長率已趨緩至0.2%(年化成長率為0.8%),該區最大經濟體德國第2季經濟更下滑0.1%,且第3季展望仍糟,因工業生產滑落正拖累製造業;英國第2季經濟萎縮0.2%,脫歐不確定性可能進一步壓抑成長;日本似已陷入長期遲緩泥淖;中國第2季國內生產毛額(GDP)成長率僅6.2%,是近30年來最低。

2. 貿易政策不確定性

美中關稅戰看似暫緩,但基於美國總統川普本性善變,並偏好以關稅作為解決國際糾紛時用的棍棒,美中短暫休兵絲毫未能減輕「貿易政策不確定性」風險。

美國在9月1日對價值約1,120億美元的中國製消費品加徵15%關稅,但川普後來決定把對2,500億美元陸貨提高關稅(從25%提高到30%)的行動暫緩兩周,延到10月1日。相對地,中國讓部分美國產品豁免於報復性關稅,據說也將大舉收購美國黃豆與豬肉。

最後一輪關稅,亦即對1,600億美元陸貨加徵15%關稅,訂於12月15日生效,以免消費者在耶誕購物季期間蒙受物價上漲之苦。

川普另已揚言對汽車、葡萄酒、奢侈品等歐洲進口產品祭出關稅。而他不滿歐洲央行(ECB)藉降息削弱歐元、給予歐洲出口競爭優勢,也可能運用關稅作為報復手段。

美中預定10月初在華盛頓重啟高階貿易談判,但別屏息等待雙方會敲定重大協議,促使中國同意開放各種形式的外國投資、減少產業補貼,或停止不公平貿易行為。

3. 通膨低迷揮之不去

這個風險是否長期揮之不去,仍是個大問號。

就剔除食物與能源的核心消費者物價指數(CPI)來看,美國8月核心CPI年增幅達2.4%。儘管醫療照護費用增加是主因,可能誇大核心CPI相對於個人消費支出(PCE)物價指數的增幅,但仍值得關注。核心PCE物價指數是Fed偏好的通膨指標,在止於7月的一年攀升1.6%,仍未達Fed訂在2%的通膨目標。

Fed正評估一項容忍通膨率高於2%的新政策,以抵銷通膨率多年來低於2%的影響,但尚在研議階段。至於決策者一旦確認通膨迫近時,會在何時採取什麼行動,仍有待觀察。

另外,沙烏地阿拉伯石油田設施遇襲,導致沙國油產量腰斬、國際油價竄升,餘波效應可能持續數月,也可能推升通膨率。央行對這種供應震撼 — 產出降低和價格升高 —無能為力,因央行政策工具是用來影響總需求。

或許短期而言通膨持續低迷的風險不大,但若油價飆升打擊企業和消費者信心,甚至危及全球經濟成長,就另當別論。

綜合以上三點可知,全球成長減緩和貿易政策不確定風險仍高,而通膨低迷疑慮雖減輕但未消除。在這種情況下,只要美國經濟維持「良好狀態」,鮑爾領導的Fed將關注這些風險,據以決定政策做法。

但若撐起美國經濟的消費者支出惡化,那麼Fed可能從「風險管理」模式變成「不計代價」救經濟,那將如火如荼展開一波降息循環。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