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512232/article-link/

首頁 要聞

美獲襲沙飛彈電路板 反追蹤路徑 龐培歐抵沙商對策

伊朗最高領導人哈米尼拒絕與美國談判。(Getty Images) 伊朗最高領導人哈米尼拒絕與美國談判。(Getty Images)
美國國務卿龐培歐(左)飛往沙烏地阿拉伯,討論可能採取反擊伊朗的措施。圖為龐培歐今年6月訪問沙國與王儲會談。(Getty Images)
美國國務卿龐培歐(左)飛往沙烏地阿拉伯,討論可能採取反擊伊朗的措施。圖為龐培歐今年6月訪問沙國與王儲會談。(Getty Images)

美國情報分析師與軍方人員正調查於沙烏地阿拉伯遭攻擊產油設施取得的飛彈導引裝置,這可能為飛彈來源和飛行路徑提供線索,並確認是否為伊朗發射的巡弋飛彈。國務卿龐培歐已至沙國會商,可能公布美方報告。副總統潘斯透露,川普政府已在研擬是否報復伊朗及採何種行動。

「紐約時報」報導,分析師判讀沙烏地受損地區的衛星影像,評估至少為低空飛行巡弋飛彈的雷達追蹤軌跡,另有攻擊前後,可能來自伊朗官員的攔截通訊內容。

聽取情資簡報的官員說,飛彈與無人機碎片分析也在進行中,沙烏地已從受災現場取回其中一個未擊中目標的巡弋飛彈原始電路板,可能提供飛彈來源追蹤路徑和精確的地理座標。

在川普政府中,是否報復伊朗的討論甚囂塵上;川普在攻擊後率先推文寫道「槍已上膛」,但他隨後緩和態度,改口稱美國有很多選項。

這場攻擊被視為沙烏地四年多前攻擊葉門以來,毀滅性最強的空襲。

美國防長艾思博(Mark Esper)和參謀首長聯席會主席鄧福德(Joseph Dunford)已提供川普多個軍事行動方案,包括空襲飛彈發射場、貯藏區,以及可能干擾或使伊朗石油基礎建設失能的秘密網路行動。

紐時指出,華府最大考量是確保任何反擊行動都符合比率原則,以免加劇衝突,尤其各國領袖即將齊聚紐約參加聯合國大會。

官員同時憂慮無作為的影響,尤其此攻擊造成華府在中東的主要盟友之一的石油產量減半。

美國官員說,這場攻擊中使用的飛彈和無人機無疑為伊朗科技和零件,但他們尚未公布伊朗如何計畫和下令空襲,以及是否確實從伊朗境內發射等。

情報官員排除飛彈來自葉門的可能性,也不相信無人機從伊拉克起飛,這讓飛彈來源剩下伊朗或波斯灣北部地區的發射場。

多名美國軍事和情報官員表示,攻擊始於伊朗,考量空襲的範圍、規模和精準度,伊朗肯定是幕後黑手。

龐培歐18日抵吉達後,將與沙烏地王儲穆罕默德(Mohammed bin Salman)研商對策,並可能公布美方調查報告。

沙烏地領袖似乎不急著揪出兇手或採取回應,僅表示武器是伊朗製且非從葉門發射,遇襲迄今未公開抨擊伊朗。

伊朗試射巡弋飛彈。(美聯社) 伊朗試射巡弋飛彈。(美聯社)
美國副總統潘斯稱,美國正與盟國評估反擊伊朗。(歐新社)
美國副總統潘斯稱,美國正與盟國評估反擊伊朗。(歐新社)
伊朗國防部展示自製的精明炸彈。(美聯社) 伊朗國防部展示自製的精明炸彈。(美聯社)
美國國務卿龐培歐(右)飛往沙烏地阿拉伯,討論可能採取反擊伊朗的措施。圖為龐培歐今年6月訪問沙國與國王沙爾曼會談。(Getty Images) 美國國務卿龐培歐(右)飛往沙烏地阿拉伯,討論可能採取反擊伊朗的措施。圖為龐培歐今年6月訪問沙國與國王沙爾曼會談。(Getty Images)
伊朗國防部展示自製的精明炸彈。(美聯社) 伊朗國防部展示自製的精明炸彈。(美聯社)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