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509309/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不可理喻的家長

這次我是真的生氣了。

拿著電話筒的手微微發抖,一邊聽著電話裡男人喋喋不休的聲音,一邊懷疑是否自已反應過度。

不,真的不是。對方真的太過分了!我強求著自己保持專業的態度,但是怒火中燒,眼看著火山就要爆發了。

對方是病人的爸爸,一個南美的中年男人,身材微胖禿頭。他和前妻離婚後,各自保持一半孩子的監護權 。

病人是十四歲的男孩,有明顯的焦慮症,長期暴飲暴食讓他患有肥胖症,年紀輕輕便惹上糖尿病和高血壓。定期來體檢時,他總是緊張地滿頭大汗,說話結結巴巴。他其實是個討人喜歡的小孩,輕微的學習障礙讓他感覺比實際年紀幼小,有種純樸的天真。

剛認識時,男孩的爸爸頗有禮貌,看完診後會謝謝醫護人員。後來,熟了一些,他的言語漸漸不合宜,說了一些踰矩的話。

一次,他和孩子看完診離開後,又單獨回來。我當時一個人在電腦前寫著病歷,看到他並不感到奇怪,畢竟很多病人離開後,又想起其他問題而折返。

「醫師,可以問妳一個問題嗎?」這位爸爸笑容可掬地關上身後的門。

「請問有什麼事?」

「是這樣。我非常感謝妳多年來照顧我的孩子。」他堆著滿臉的笑容說道:「或許醫院的規矩不允許,但我想請妳一起吃晚飯。」

「謝謝你的邀請,這或許比較困難。」我微笑地回答他。不管是張三李四,被人看重總是讓人感激的一件事。

「我想也是。祝妳日安。」他禮貌地關上門,走了。

很不尋常的家長,我想著,或許這只是客套話吧。

那天之後,每次看完病時,這位爸爸都會說一些曖昧的話。雖然心裡不舒服,但我努力假裝不動聲色,盡到職業上的本分,避免節外生枝。

但麻煩還是來了。

一個早上,我在門診忙得焦頭爛額之際,護士告訴我男孩的爸爸來了電話,有緊急的事,一定要我接聽。我擔心孩子真的出事了,便接了電話。

「醫師,有件事想麻煩妳幫忙。我的孩子在學校爬樓梯很費力,時常上課時趕不到教室。麻煩妳寫個單子,讓他搭電梯。」爸爸煞有其事地說。

我快要崩潰了。這就是緊急的事?

「孩子需要運動,爬樓梯對身體有益。若真的有需要,請你和他的家庭醫師聯絡。」我耐心地告訴他。

「他的家庭醫師也是這樣說,不肯開單子給我。」

英雄所見略同,我心想。

「你們這些做醫師的,一點同情心都沒有。我這樣拜託妳,妳好像無所謂,沒有把孩子的問題放在心上。」他憤怒地說,又嘰哩呱啦抱怨了一大堆。

我聽得啼笑皆非,有點不知所措。

「請妳把我的孩子轉到別的醫師的門診,我們不需要妳這種沒有慈悲心的醫師。」他最後冷冷撇下命令。

「樂意之至!」我拿著話筒,恨不得趕快結束這通奇怪的電話。這時,他說出了一句讓人意想不到的話。

「所以,妳確定不跟我一起共進晚餐?」

憋了滿肚子的氣,我用力甩上電話,卻又忍俊不住,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這也太荒謬了吧!(寄自加州)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