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508943/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親歷921大地震(下)

還記得那兩、三天和在宿舍的同事忙裡偷閒,一道奉行日出而做,日落而息的健康生活步調。不過僅靠著收音機廣播新聞的發送,我們也逐漸刻畫出這個已經造成台灣地區嚴重財物損失、眾多同胞傷亡之超級大地震的輪廓。

數日後,桃園部分地區逐步恢復供電,透過電視新聞畫面的傳輸,我們終於目睹接近台灣中部地區震央和鄰近斷層帶重災區的慘狀。只見橫七豎八東倒西歪的建築,令人怵目驚心,突破四位數的罹難和失蹤人數讓人咋舌。數個因崩落山石堵塞溪谷而橫空出世的堰塞湖,造成下游河川兩岸居民的恐慌更是不言而喻,這個七級以上的超級地震帶來的災情前所未有。

在我十月一日結束在台行程,上飛機返回蘇州工廠之前,工廠一帶的桃園地區已完全恢復供電,公司也回復正常上班了。有一位老家在重災區台中大里地區的同事陳兄,後來與我分享他在地震當天馬上趕回老家,並生動描述他在老家一周來無水無電,又謠言充斥的經歷。

原來他們家是一幢三層的公寓房,很幸運地,房屋挺過九月二十一日凌晨主震的衝擊,但是部分房屋結構已經變形,有些房門卡住打不開了,陳兄和家人協力把所有房門打開後就不敢再闔上了,好保持安全出口的通暢。

每天日落後,一家三代老小在一樓客廳地板上打地鋪,和衣而眠,每個人將重要文件、證件、現金裝入輕便旅行袋中,並分配任務,一有緊急狀況,每位成員攜帶所分配的提包立即依順序衝出大門。在後來幾次較強的餘震中,這份全家人「保命」的應急程序真的派上用場。

樂觀且富組織能力的陳兄還一派輕鬆地打趣說,在寂靜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夜裡,房門洞開,棍棒等基本護身武器隨侍在側,時時待命出逃「枕戈待旦」的感覺,彷彿又回到當年服兵役時參加軍事演習的肅殺氛圍,不過這次是把家中三代一道納編組訓,心頭壓力自不待言。

一晃眼的工夫,九二一大地震已過去二十個年頭了,台灣地區除了在中部震央處保留了一些受災原貌作為地震教學與紀念外,各處早就修復整建,已不見當年滿目瘡痍的慘狀了。

縱然天災難測,我們應以更謙卑的態度與天地共存,並以高科技降低損害的衝擊,方為上策呀。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