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508613/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親歷921大地震(上)

一九九九年九月,我恰巧因公從外派的蘇州工廠返回台灣,暫住桃園總公司的單人招待所中。當時心中正醞釀著過完農曆新年之後,嘗試能否有轉換工作的機會。有別於在蘇州工時每日超過十二小時,這下子可利用返台出差稍事放鬆,在下班小憩片刻後,即開始專心研讀總公司桃園總廠才有的一些技術資料手冊,好讓自己再次充電。那段時間在深夜廣播節目主持人倪蓓蓓、李季準、楚雲等感性的聲音和輕音樂的伴隨下,一般都是到了夜闌人靜的凌晨才就寢。

九月二十一日的清晨一點四十多分,在書桌前埋頭苦讀將告一段落的我,猛然間驚覺電力瞬間中斷,大約五秒後,天搖地動並伴隨著大地的轟鳴之聲降臨,如此異象持續約莫一分多鐘,待我回過神後,趕忙撥了一通電話給在台灣南部屏東的雙親,所幸電話線當時還暢通方能互報平安,他們也正因地震之故才從睡夢中驚醒,我心裡有數這是全台灣南北均受到影響的有感地震。由於當時室內一片漆黑,我只能逕自摸黑上床入睡。

我於當日清晨七點起床後,查覺到電力尚未恢復。稍微梳洗完畢,還來不及吃早餐,即耳聞五個多小時前的晃動已經造成了一些災情了,我先到隔壁大樓的工廠內,在沒有電力供給的條件下,僅靠著已啟動的緊急照明燈和由玻璃窗邊滲入的微弱日光的指引,小心翼翼地前行,只見生產流水線上的半成品甩了一地,有些已損壞變形,而成品倉庫內堆疊在棧板上待運的機器成品,也跟隨著所包裝的紙箱散落滿地,各處均呈現一片狼藉慘狀。

後來,工廠當局編組人員動員處理善後。我因不屬於總廠編制,所以並沒有分派到勤務,工業安全部門也不要我們這些未納編人員在照明條件不夠的情況下滯留生產部門現場,要求我們盡速離開。我還記得我跟一位住在公司宿舍的同事,這才信步出去買早餐,開始感受沒有「電」的現代生活。

首先放眼所及的是馬路上交通號誌全數停擺,因為停電造成的停課、停班、停工,也使得當天路上通勤的車輛並不多,大多數店鋪也未營業。桃園地區地處台灣北部,距離這一次在中部南投的震央所在還很遠,相較於台灣全島的其他地區而言,本身並沒有太大的災情,只是沒有電讓大家生活節奏丕變。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