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507753/article-link/

首頁 要聞

與院線為敵、串流搶市…MoviePass燒錢無止境

MoviePass推出時,曾被指為將顛覆電影票房,然而幾年之後,電影院還在,MoviePass卻走不下去了。(Pexel) MoviePass推出時,曾被指為將顛覆電影票房,然而幾年之後,電影院還在,MoviePass卻走不下去了。(Pexel)

曾在一年內從10萬名會員猛增到300多萬名會員的MoviePass,終究抵擋不住無止境的燒錢、電影業界的敵意、投資者的拋棄,經過了短短數年的風光後,就墜入深淵,不得不以結業收場。

MoviePass是一家提供包月看電影服務的公司,用戶只需支付9.95元的月費,就可以每天免費看一場院線電影,這種訂閱模式被稱為「影院版Netflix」;實際上它的執行長Mitch Lowe,就是Netflix的創始人之一。

不過,在誕生之初,MoviePass基本的套餐計畫是每月50元,一個用戶每個月要看好幾場場電影才能回本;後來選擇降價,是希望能吸引那些一年看三至六部電影的用戶,這類低頻次觀影用戶可以拉低MoviePass的平均觀影次數,從而創造更多的盈利空間。

於是,在MoviePass推出的9.95元包月計畫後,影迷沸騰了;雖然這項服務不包括IMAX等部分影院,但依然有超過90%的美國影院被涵蓋,於是用戶迅速增多。

然而,對於MoviePass而言,無論用戶一個月看一部電影還10部電影,MoviePass都需要向影院支付全價電影票,即使MoviePass的用戶平均每月只看1.5部電影,仍讓MoviePass持續失血,而不斷擴大的用戶規模,也加劇了虧損。

2017年,MoviePass的母公司Helios & Matheson虧損了1億5000萬元,平均每月燒2170萬元,只有找到大額投資人,它才能生存下去,而投資人之所以願意投資業績虧損的公司,是寄希望於它未來能夠盈利;但MoviePass的收入始終無法覆蓋成本。

除了收取會員訂閱費,MoviePass也試圖尋找其他的盈利點,比如通過App記錄用戶的觀影習慣,將數據賣給電影公司和電影院附近的飯店。MoviePass認為,從長遠來看,只要占據市場份額夠大,獲取了足夠多的影迷用戶,就能和影院及商家叫板,獲取票房分成、甚至獲得部分電影院食品和飲料銷售收入;但這一想法遭到了來自影院的阻力。

2018年初,MoviePass憑借著數百萬的用戶群體,開始與各大電影院線談判。明確要求:每張通過MoviePass購買的電影票,MoviePass要從中抽取三元;影院零食飲料銷售額的20%分成給MoviePass。如此強勢的要求一提出,以AMC為代表的各大院線就立刻表示抵觸,甚至將MoviePass視為生存威脅。

有傳統院線業者認為,以MoviePass燒錢的速度,根本撐不到盈利的那一天,而當它破產之後,將後患無窮,因為MoviePass的用戶的胃口愈來愈大,終極目標是「幾乎不用花錢就能看一場電影」。

與此同時,Netflix、Amazon Prime的出現改變了電影業,許多年輕人不再買電影票,選擇在家看Netflix,於是影院的生意愈來愈難做,也讓MoviePass舉步維艱。

MoviePass就這樣與時間賽跑,但終究沒能在把錢燒光之前達到足夠的規模,最後倒下的是自己。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