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506475/article-link/

首頁 中國

22天4000公里 不老騎士追風去

「筆墨紙硯」是趙錦達和李智平的共同愛好。(取材自廣州日報) 「筆墨紙硯」是趙錦達和李智平的共同愛好。(取材自廣州日報)
李智平是此次旅行的騎手。(取材自南方都市報) 李智平是此次旅行的騎手。(取材自南方都市報)

趙錦達,瀋陽人;李智平,廣州人。曾是上下級關係的兩人在今年5月,騎著摩托車從韶關經過江西,然後到福建、浙江、安徽、湖南,耗時22天,走了6個省,行程共4000公里。驅使他們上路的是對傳統文化「筆墨紙硯」的共同愛好。

「5月20日,上饒至宜春溫湯鎮……今天行程440公里,今天老趙表現挺好!住下便洗個溫泉澡。計畫住兩天。」李智平的QQ空間裡,幾乎全是他關於旅行的日記和照片。老趙——趙錦達,是他這次行程的旅伴,是他摩托車後座上的「老大哥」。

相識40年 無話不談

兩人相識40餘年,曾是上下級關係,因共同的愛好而成為無話不談的忘年交。從工作期間開始,兩人就是最好的工友。即使在別人看來,如今兩人都已是上了年紀的老頭子,但依然玩心未泯。

今年4月底,李智平到趙錦達家裡做客,兩人總有聊不盡的話題,從分享遊歷到筆墨紙硯的研究。「那不如來次中華文化之旅?」兩人一拍即合。

但用何種方式去旅行?趙錦達有些猶豫,李智平自告奮勇地說「我有車啊,也可以走啊,你行不行啊?你敢走我就敢帶。」老趙立刻不服輸地說:「你敢帶我就敢走」 。兩人於是決定往人文薈萃的江浙一帶走,要去久負盛名的筆墨紙硯原產地考察一下。這次他們要用「年輕」的方式來出行——67歲的李智平騎摩托車載著82歲的趙錦達開啟「摩旅」之行。

騎車耗神 屁股坐痛

5月3日8點,兩人從村外谷田村大門出發,第一天就翻越了南嶺第一峰群山,經過乳源大峽谷,當天到達江西大餘。第四天,兩位騎士就來到了旅途中最難忘的景點之一——仙霞關。「這可是我們特意策畫的行程,很多人都不知道這個地方,曾是重要的國內四大古關口之一,一關通三省。」一說起旅途,李智平的話匣子就合不起來。

一路下來,平均每天200公里的行程,雖然李智平說騎車耗神,趙錦達說坐車坐得屁股有點難受,但兩人卻樂在其中。

但最讓他們期待的,莫過於一早規畫好的文房四寶探秘之旅:赴書法聖地蘭亭想像當年「群賢畢至,少長咸集」的場景;到杭州的西冷印社去欣賞篆刻印術;去宣城看原汁原味的宣紙製作手藝:到徽州老街上買一條胡開文墨廠的墨條。

「曾經有日本人開價20萬元想進墨條工廠錄像,被當地人拒絕了,但這次我們進去就可以看到製作過程的錄像,原來一個墨條裡面有很多配料秘方。」小小墨條中蘊含的工藝智慧很是讓他們著迷。

筆墨紙硯 豐富行囊

在涇縣一個紙廠,廠長面對兩老頭不厭其煩地介紹工廠工藝流程,「買不買沒關係,你們能來便是我們的上帝。」一句暖心話,使兩人對安徽人充滿敬意,也許這就是厚重文化的作用吧,兩人一路將見聞化為收藏品,慢慢裝滿了摩托車後座的行囊,也用手機留下不少珍貴的片段。

1978年,李智平參加鐵路機保段工作,工作性質就是全國跑。李智平介紹,當時他和領導趙錦達「沒退休前已經走遍中國了,甚至還去過蘇聯。」兩個人一年中的大半時間都在外面。

特殊的工作使兩人走遍大江南北,能聊到一塊的話題也特別多。不同於其他人的是,兩人並不排斥這份常年離家、四處行走的工作,反而是非常熱愛和享受。也正是這種喜愛新事物、勇於挑戰的性格,讓兩人開始接觸戶外活動。

在趙錦達保留的一堆堆老照片中,有一張就記錄了他們的第一次戶外活動。那是1998年去龍洞搭帳篷,「當時在廣州,還很少人玩戶外。」作為活動組織者,兩人聯繫了當地一個魚塘的老闆,拉上幾位同事,帶著帳篷和鍋碗瓢盆就去野餐露營,在戶外度過了兩天一夜。

也許是第一次的記憶太過強烈,兩位老人至今還記得當時一整晚都沒睡覺,夜裡風颳得帳篷呼呼響,李智平手裡抓著鐮刀,老趙拿著斧頭,因為總感覺外面有腳步聲,擔心會是野獸。

後來,一起玩的人多了,就為團隊取了個名字「廣州野馬」,並常組織鐵路圈子愛好戶外活動的朋友一起騎行、爬山、搭帳篷。十幾年前,他們就已經憑著一張廣東地圖,把廣州周邊海拔1000米以上的高山全爬過了。

但兩人一直有個遺憾,就是沒有機會一起好好領略大好山河。雖然以前跟著火車跑遍了中國,但那都是走馬觀花。後來趙錦達退休了,李智平還在工作崗位,受時間限制,兩人只能在節假日去廣州周邊逛逛。再後來老李也退休了,趙錦達卻因老伴生病被拖住了。直到今年,兩人才有了22天的摩托車之旅。

這段旅程結束後,李智平又收拾行囊去了青海騎行,而趙錦達則跟著朋友去了西南一帶自駕遊。

領略山河 子女支持

其實兩位老人身體多少有些病痛,像趙錦達患有高血壓等慢性病,出門在外也得服藥。「我年紀比較大,出門都會跟他們說,旅遊是我自願參加,出了問題和其他人沒關係。我對兒子也是這樣說的。」趙錦達笑稱有了這個「免責」聲明,大家才玩得安心。

子女們也十分支持老人的愛好,趙錦達曾獨自背包旅行到新疆,到了當地才與同樣在外旅行的女兒會合。「我們每年都會在外面行走50天左右,後來媽媽身體不好,才沒繼續。去年我媽去世後,爸爸又開始行走。」趙錦達的女兒提到,老父親去年到現在已經出遊了六次,每次一去就是20多天。父女倆只能通過手機聯繫。

「但也要對我們的身體有自信嘛」,李智平笑著說,自己駕車也會特別注意安全,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停下來休息,絕不疲勞駕駛。李智平1984年就考到了摩托車駕駛證,退休後先是騎自行車旅遊,曾三次從不同的路線騎行入藏。

近幾年,李智平又開始了摩托車騎行。「現在的車子花了8000多塊錢買的,油費路費都挺便宜。」李智平說,更重要的是,摩托車比起自行車和汽車方便,只是路上要注意繞過禁摩的城市。例如這次文化之旅,他們就把摩托車存放在離杭州西湖15公里的城外,再選擇地鐵出遊。

一路上,許多人會對兩位老人獨特的出行方式表示驚訝和好奇,但兩人說,人老了就更要抓緊時間去做想做的事情,「時間對每個人都是公平的,你不抓緊,一輩子就過去了。不要老在想今後我要怎麼樣,而是要抓住現在、抓住今天。想做就立刻去做。」這是他們的追夢宣言。

當問及下一步計畫是什麼時,兩位老人說還沒有明確的打算,但可以確定的是外出旅遊這件事是不會斷的。

李智平(中)騎行到青海,在馬路上跳躍拍照留念。(取材自廣州日報) 李智平(中)騎行到青海,在馬路上跳躍拍照留念。(取材自廣州日報)
坐在後座的趙錦達說「我相信老李這個人,對他的駕駛技術我是充滿信心的。」(視頻截圖) 坐在後座的趙錦達說「我相信老李這個人,對他的駕駛技術我是充滿信心的。」(視頻截圖)
趙錦達(左)和李智平是無話不談的忘年交。(取材自南方都市報) 趙錦達(左)和李智平是無話不談的忘年交。(取材自南方都市報)
趙錦達(右)和李智平是無話不談的忘年交。(取材自南方都市報) 趙錦達(右)和李智平是無話不談的忘年交。(取材自南方都市報)
他們靠著一張地圖就出發騎行。(取材自南方都市報) 他們靠著一張地圖就出發騎行。(取材自南方都市報)
李智平常常騎機車出遊。(取材自廣州日報) 李智平常常騎機車出遊。(取材自廣州日報)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