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506164/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神州|走不出悲傷 他垃圾為伴13載

康健路120弄院內。 (取材自北青深一度) 康健路120弄院內。 (取材自北青深一度)
沈童曾經就讀的求知小學。  (取材自北青深一度)
沈童曾經就讀的求知小學。 (取材自北青深一度)

除了外賣小哥,幾乎沒人能敲開沈童家的房門。一個記者在門外守了6個小時,只看見了老鼠躥過的身影,回去後做了噩夢。

在每平米均價接近8萬元(人民幣,下同,約1萬1287美元)的上海康健路120弄,老居民搬走、新居民入住,那段發生在十多年前的悲劇,少有人提及。

2006年,一個男人殺死了自己的妻子和岳母,隨後在家中放火,燒死了自己。男人的兒子也被燒傷,起初由爺爺照顧,老人生病臥床後,康健路120弄的院子裡再難看到男孩的影子。

這個足不出戶的男孩就是沈童,在他25歲這年,鄰居因為不堪忍受他家中垃圾的臭味,向媒體求助。在《滬上一25歲男子和垃圾糞便共處一室十幾年》這條新聞裡,沈童重新回到了人們的視野裡。

●家庭變故 封心房遠人群

心理專家分析,沈童抗拒與社會接觸,像是躲在了一個冰冷、糟糕的殼裡,他的內心一定很痛。

這並不是事情最開始的樣子。在被燒傷後,曾有居民見沈童在公園裡下棋、散步,他還曾向居委會的老主任做出過保證,會克服困難,繼續完成學業。只是到最後,他還是深深地躲進了那個「殼子」裡。

劉玲是裝修房子時,聽工人說起那股臭味的。工人說,「給你這裡搞裝修,味道太大了,蒼蠅、蚊子很多的,能不能給我們買點蚊香晚上用?」劉玲的婆婆也說,看到老鼠在房子外面躥。

為了買到康健路120弄小區的這套價值380多萬(約53.6萬美元)的二手房,劉玲和家人賣掉了原來的住處,又貸了60萬(約8.46萬美元)的款,「一頭栽了進來。」

小區建於上世紀80年代,每棟樓有六層,沒電梯,樓道狹窄。婆婆腿不好、眼睛近視,劉玲特意選中了這套位於二樓的房子。二樓有四戶。劉玲家買下了202,臭味來自隔壁203。

●惡臭四溢 不理鄰居敲門

2018年8月底,劉玲搬進新家後,味道愈加明顯。她形容那是種「比腐臭味還難聞,比垃圾還要臭」的味道。進家門時,需要捂著鼻子,憋著氣才能通過。

劉玲去隔壁敲門,想問問怎麼回事,沒人理睬。

但203裡的確有人住著。劉玲有次晚上在窗戶旁淘米洗菜,聽到隔壁門開了,裡面飄出的聲音軟軟的,像是個小女孩,跟外面送餐的外賣員說「謝謝」。

劉玲聽老公說,有次半夜裡碰到過203的住戶,披著長發,沒洗澡的樣子。後來整整一個星期,劉玲每晚蹲在三樓往下看,想看看隔壁鄰居的模樣,但一無所獲。

「你們不知道嗎?你們隔壁燒死過人。」鄰居跟劉玲婆婆講。

劉玲一家這才知道,203裡的住戶叫沈童,是個25歲的男生。2006年9月18日晚上,沈童的父親刺死了他的母親和外婆,隨後在家中點火,燒死了自己。大火中,沈童的胳膊和面部燒傷,從此一人生活。鄰居說,沈童已經很長時間沒出過門了,家裡垃圾堆成山,因此散發出了臭味。

今年4月,劉玲給上海電視台一檔民生節目《法制特勤組》打去了求助電話,她實在不能忍受從隔壁飄來的臭味了。

節目「特勤員」小俞來到沈童家樓下採訪時,附近的居民把她圍了一圈倒苦水:沈童從不清理垃圾,招來了蒼蠅、蚊子,甚至老鼠,居委會來噴殺蟲劑都無濟於事。社區工作人員也說,曾跟他溝通把垃圾放在樓道裡、會幫忙清理,同樣溝通無果。

然而,即使「特勤員」和沈童以介紹工作的名義通話,也沒能敲開他的房門。

●空調故障 那扇門終打開

直到7月,沈童家的空調被老鼠咬壞,主動向居委會提出更換空調的要求,他終於打開了家門。當天,從沈童家清運下來了九大袋垃圾。清潔師傅說,這還只是「冰山一角」。

惡臭撲鼻而來。「特勤員」記者感到一陣反胃,只得從203室走出來、扶牆站著。同行的攝影記者,在三次「快進快出」完成拍攝後,得知還需要進屋補拍,幾乎要哭了出來。

一名清潔員下來透氣,站在垃圾車旁,告訴「特勤員」:「沈童的外賣盒裡面有很多排泄物。」

7月23日那天,沈童把自己反鎖在臥室內,從始至終沒與外面的人接觸。但在《法制特勤組》的節目播出之後,這個被大火燒傷、幾乎足不出戶的男孩,還是回到了人們的視野當中。

河南人王海是康健路120弄的保安,清運垃圾那天,他跟著一起去了沈童家樓下,上樓時,沈童家的門已經關上了,樓道裡,劉玲家正用清水沖洗家門口的污漬。

心理諮詢師分析說,沈童具有「簡居族」的特徵,拒絕跟社會接觸,只跟家人聯繫,不上學,不工作,也不成家,「相當於躲進了一個非常冰冷、糟糕的殼裡面,他的內心一定是很痛的」。

電視節目也勾起了老住戶們的記憶,他們大多還記得2006年9月18日那天晚上的大火:沖天的火光裡夾雜著呼救的聲音,小區裡湧進了一輛輛警車、消防車和救護車。

●躲過死劫 臉胳膊遭火吻

根據當年上海《青年報》的報導,這起火災傷亡事故是因家庭矛盾引發的殺人、自殺案件。犯罪嫌疑人周男因懷疑沈姓妻子有外遇,自2006年2月起兩人頻繁爭吵。事發當晚雙方再次發生爭執後,周男持刀將妻子及岳母刺倒,並將事先準備的汽油澆在妻子身上後點燃,周男也在火災中自殺身亡。兒子沈童在這場火災中倖存下來。一個廣為流傳的說法是,周男在縱火前,將兒子關在了衛生間。

小區居民們的描述,為出事前沈童一家完成了一副粗糙的「畫像」:沈童的父親身材瘦小,曾在小區門口收廢品,後來把場地租給別人,自己整日喝老酒、搓麻將,遊手好閒,不過為人不錯,「夠朋友」。婚後,沈童父親住進妻子的家裡,兩人的結合,並未得到沈童外婆的認可,加上父親懷疑母親出軌小區保安隊長,兩人爭吵不斷,出事時正鬧離婚。

根據居民們的回憶,出事後,沈童一直在醫院接受治療,2007年才回到小區。兩名小區的樓組長記得,沈童胳膊和臉上有明顯的疤痕,他有時會到公園裡跟人下棋,或是穿著睡衣在小區裡散步。

薛家宅居委會當年的老主任看著沈童長大,「大眼睛、大腦袋,蠻可愛。成績也還可以,經常參加奧數比賽。」火災發生時,沈童剛剛上了半個月的初一預科,老主任去探望他,看見沈童的右手燒傷了,詢問這是否會影響學習。沈童告訴老主任:「可以的,我自己會克服的,用左手寫。」

後來,老主任從沈童的伯伯那兒聽說,沈童沒有繼續上學。她去街道辦打聽,原因大概是,沈童燒傷了、無法出汗,需要待在有空調的環境裡,伯伯向學校提出相關方面的要求,但沒有被接受。

●電腦手機 對外聯繫媒介

幾年前,老主任最後一次見到沈童,男孩下完棋從公園回來,老主任半開玩笑說:「你把自己整理乾淨點」,沈童回答「知道了」。

沈童的生活一度由爺爺照料,老人早上來、晚上走,給他做飯打掃。從2015年開始,沈童的爺爺不大出現在小區裡了。後來老主任聽說,爺爺年紀大了,臥病在床。

再往後,沈童很少再出現在康健路120弄的院子裡。漕河涇街道辦的工作人員說,幾年來,沈童僅靠一根網線、一台電腦、一部手機維持著跟外界的聯繫。同一棟樓的一位居民說,曾聽居委會老書記提起,沈童會打電腦遊戲,還會在遊戲裡賭博。

經歷過那場火災的老居民們陸續去世或搬走,很多新居民都不知道,小區住著一位幾乎從不出門、從不倒垃圾的大男孩。

為了解決沈童的情況,由精神衛生中心、心理諮詢醫生、社工和記者成立了「解決問題小組」。有人提出,給沈童找一份簡單的、能勝任的工作,但這或許需要他先走出家門,接受一份身體和心理的全面檢查評估。

但遭到了心理專家的反對,認為沈童雖然25歲了,但是他的心理年齡到底是幾歲,不得而知。長期沒有接觸社會後貿然出來工作,如果再次被傷害、縮回去了,那問題就更加難解決了。

有專家提出,幫助沈童,除了社會支持系統,來自家庭的關愛也很重要。或許可以再想想辦法,從沈童的家人那裡尋找突破口。

在2015年以後,爺爺不再能夠經常照顧沈童。親戚中,能聯繫上的還有他的伯父,他在經濟上對沈童有過資助。

街道辦也曾想過從「錢」上使勁兒。2009年7月,沈童被評為肢體三級殘疾,從2012年2月開始每月領取福利金1400元(約197美元)。2012年11月,他年滿18周歲,開始享受最低生活保障待遇。今年,每月低保金1160元(約163美元),殘疾人生活補貼300元(約42美元),交通補貼45元(約6美元)。每年主要節日,街道還會給予殘聯幫困和街道幫困約1500元(約211美元)。

最初發放低保金和補助,是居委會上門,本人簽字領取,後來根據上海市統一要求,錢由街道辦直接打到卡裡。街道和居委會協商後決定,從9月起,改回現金發放低保和補助的形式,「以便爭取到上門溝通的機會,定期清運垃圾的同時也能跟沈童形成更多的交流。」

●足不出戶 怕出來回不去

私底下,街道辦的工作人員聽居委會的人說,沈童不願意出來,大概是覺得,「我出來了,這房子我就再也進不去了,這個家以後就不是我的了」。

但鄰居已經等不及了。在對沈童家完成垃圾清掃的那天,二樓樓道裡,堆放垃圾袋時留下了些污跡,劉玲家拿水去沖,髒水淌到樓下,惹來了樓下鄰居的意見。

居委來調解,劉玲婆婆扯著嗓門發牢騷,居委會安撫她聲音小些,劉玲的婆婆徹底爆發了,「你憑什麼叫我輕一點?事實就擺在這裡,我也是為大家好。你們設身處地為我們想一想,如果你們住在我這個房間裡,你們會怎麼想?」

「他空調進老鼠求助街道,街道馬上就答應了,那你們可以吊著他的嘛,暫時不幫他弄,可以跟他談條件嘛!」劉玲婆婆說。

「這種事情肯定是不能做的。」在街道辦,這個問題也被討論過,但遭到了否決。工作人員後來告訴記者,沈童是弱勢群體,又是燒傷病人,無法出汗,需要24小時開空調。「如果給他斷水斷電,他萬一來個極端的行為怎麼辦?」

●社會伸援 統統被拒在外

不久前,王海幫朋友牽線,買下了康健路120弄裡的一套學區房。從小區步行5分鐘左右,就能到達對口學位的求知小學,那裡也是沈童的母校。

如今求知小學附近,分布四、五家房屋中介公司。銷售員說,120弄的房子好賣,一年能賣出一二十套,價格在300萬到400萬(約42到56萬美元)不等。

網上一篇篇的報導、小區裡一批批的記者,小區居民們聚在一起時的話題依然離不開沈童。他們甚至討論著十多年前那場大火的另一種可能,「當年沈童爸爸既然要保護沈童,乾脆給他趕出去算了,火在外面燒,他怎麼出得來……。」

還有一些曾經真正介入過沈童那場變故的人們,已經對這個男孩記憶模糊。

熱心的王海答應再帶我去敲敲沈童家的門。在單元樓門口,他先試著按了「203」的門禁通話,直到呼叫的鈴聲停止,也無人應答。在沈童家門外,綠色的鐵門上掛著一沓沒被清理的廣告卡片,還貼著三張長期沒抄水表的「友情提示」。

居委會的人告訴我,有記者在沈童家門口放了兩箱牛奶,被拒收了。還有記者買了哈密瓜放在門口,幾天後去看,瓜被扔在一樓門外,碎成了兩半。一個記者在這裡坐了6個小時,看到了老鼠躥過的身影,回去後做了噩夢。

我寫了張字條,從沈童家的窗戶塞了進去,希望能和他聊聊。幾天後,我打算離開上海時,又去看了看,字條依然靜悄悄地躺在它當初墜落的位置。(取材自北青深一度)

康健路120弄已經成了學區房。  (取材自北青深一度) 康健路120弄已經成了學區房。 (取材自北青深一度)
沈童家的房門。(取材自北青深一度) 沈童家的房門。(取材自北青深一度)
工人從沈童家清理出大量垃圾。   (取材自北青深一度) 工人從沈童家清理出大量垃圾。 (取材自北青深一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