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504320/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吳老夫人

一百零三歲的吳老夫人與世長辭了。淺夏的周日,兒子媳婦回家時卻不見了吳老夫人;四處尋找,最終發現吳老夫人平臥在自家的花園裡,壽終正寢了,繁花碧草中的吳老夫人顯得格外安詳。吳老夫人就這樣無聲無息地走了,幾天後,人們在教堂裡為她送行。

吳老夫人是浙江人,舉手投足間帶著江南女子的獨特神韻。早年,她隨夫攜子揮別大陸,先居住在台灣,後移居到美國。異國他鄉,安家落戶,艱苦創業,付出的是數不勝數的辛勞,得到的是夢想成真的回報。她的兩個兒子都學有所成,大兒子畢業於醫學院校,醫術精湛,救死扶傷;二兒子畢業於神學院,傳教布道,侍奉上帝。

吳老夫人是虔誠的基督徒,二兒子走上牧師之路,自始至終都是她的支持。童年時,二兒子每周日都隨母親去教堂做禮拜,宗教信仰的種子漸漸在他幼小的心靈中生根。然而他大學畢業後,需要養家餬口,故無法馬上就讀神學院。

當年,二兒子接管了父母經營的中國超市,但他初心未改,總盼著能盡早去讀神學院。吳老夫人便啟發兒子說:「傳播福音不光是牧師的工作,更是我們每個基督徒的職責。自家的超市是向顧客傳教的最佳地方,很多人每周雖不去教堂,卻每周都來超市購物。顧客上門,以禮相待,淺談聖經,年深月久,潛移默化,可能就會有人想去教堂,繼而就會有人願意受洗而歸於主的名下。這是條長路,卻意義非凡。」

二兒子覺得母親的話有理,便一點點地做起來。初始,只是在與顧客閒聊中談談耶穌基督;然後,散發一些教堂的小冊子;最後,又組建了查經班。如此這般,二兒子堅持不懈地做下去,直到他自己的孩子們都完成了學業後,他才入讀神學院,並如願以償地做了牧師。

我與吳老夫人相遇時,她已經九十歲了,但她依然健朗豁達,思維敏捷,待人和善。她戴著一副淺金窄框眼鏡,留著一頭銀白齊耳短髮,穿著一身青素休閒便裝;除了有一些耳背以外,行動時既乾脆又利索,說話時既溫柔又淡定。

每日清晨,吳老夫人四時起身,讀經禱告,經年累月,從不間斷。她在查經班上經常會用親身經歷做見證。每個周日,她總是提早來到教堂,端端正正地坐在第一排的正中間,聚精會神地聆聽福音。由於年事已高,她不便參加很多義工活動,但每當人們聚在她家查經時,她總會親自下廚,做一兩樣小菜款待教友。

如今輕柔回眸,在光陰的古道上,吳老夫人的身影已經漸行漸遠;她宛如一簾清月,一片流雲,一朵素花,悄然而來,淡然而去;一來一去間,活的是一種信念,一種坦蕩,一種從容。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