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504209/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社會傳真 | 背包乞丐 違規賺旅費


澳洲雪梨路邊的一名背包客在長凳上休息。(路透) 澳洲雪梨路邊的一名背包客在長凳上休息。(路透)

一名背包客遊歷西班牙馬德里主廣場。(路透) 一名背包客遊歷西班牙馬德里主廣場。(路透)

一年多前,背包乞丐(begpacker)的足跡遍佈亞洲和南美洲,這些背包客高揭壯遊大旗,違反觀光簽證的規定賺取旅費,引發辯論和道德爭議。

亞洲部分政府已出手遏止背包乞丐橫行,香港頒布嚴格的街頭表演規範,泰國海關要求持觀光簽入境的旅客證明帶夠2萬泰銖現金(約合690美元),印尼峇里島則將現行犯背包乞丐扭送所屬的母國大使館。

背包乞丐是(begpacker)是行乞(begging)和背包客(backpacker)的併稱。

背包乞丐大多為西方白人,他們遠赴東南亞等生活開銷較低的國家,在旅遊期間兜售風景人文明信片、不明究理的照片,或出賣擁抱,收取行人的打賞。

事實上,在大多數國家,背包乞丐是非法的,因為持觀光簽證入境的旅客不應從事營利活動,且各地政府均對街頭販賣或賣藝制定嚴格規範。

背包乞丐風潮漸漲,泰國等國家祭出更嚴格的規範,要求入境旅客至少攜帶2萬泰銖(約合690美元),確保旅客在泰國期間的花費無虞。

輿論看法 辯論兩極

搜尋關於「背包乞丐」的網路文章,不難歸納出兩極輿論。

反對背包乞討的「道德魔人」完全無法容忍旅客乞討的行徑,並依據種族和道德高談闊論。

對道德魔人而言,背包乞丐等同「白人優越主義」(white privilege)和「千禧特權」(millennial entitlement)的糟糕結合,其教訓很簡單:負擔不起,就別出門旅行。

選擇前往生活物價較母國低廉的國家旅行,在貧困的當地人身邊乞討,無論該國法律、種族問題或殖民等歷史掙扎,背包乞丐的「烏托邦」(utopia)幻想及行徑缺乏對東道主的及其居民的尊重,形同侮辱。

另一個極端的人們容忍度較高,他們認為這些行乞的旅人可能有許多故事,部分人因為不幸的際遇而需要乞討,賺取回程機票的費用。

另有部分背包乞丐希望人們贊助他們下一段旅程,或隔天晚上外出消遙的費用。

少數人證明了,這樣的旅遊模式並沒有錯,因為一些西方國家(尤其是東歐),或許不若新加坡或香港那般富裕。

另類丐幫 丟母國臉

網路媒體「Medium」作者瑪姬妲‧塞迪(Majda Saidi)指出,背包乞丐無疑涉及白人優越與和一點千禧特權的範疇,這些白人旅客自認為可以帶著不足的資金,踏進其他國度,這就是白人特權。

塞迪認為,討論背包行乞是否合法根本缺乏正當性,因為這種行徑本來就不合法,而這群背包「丐幫」也不會在母國做這種事。

塞迪轉念一想,並非所有西方遊客都來自富裕國家,有些人可能想要遊歷、分享並探索異國文化。

除了背包行乞,仍有許多早已存在幾世紀且尊重當地文化的方法可行,諸如打工換宿、沙發衝浪(couchsurfing)或偶爾接受旅人的協助;如果真的有急難狀況則,可聯繫母國的領事館或當局。

3大爭論焦點

Medium作者瑪姬妲‧塞迪(Majda Saidi)撰文寫道,在她看來,旅遊的要素不僅是根據遊客自身處境判斷情勢,還有必要目的國家的民俗風情;旅行的本質是了解當地文化,這也是許多遊客到部分國家遊憩後,決定搬家並長久居留的原因。

至於背包行乞引發的議論,大致可分為下列三項:

白人行乞 西方優越

背包乞丐的辯論之所以存在,是因為這些乞丐是「西方國家的白人」,這種來自西方的觀點不存在任何歧視針對的內容;簡言之,背包行乞的辯論核心正是白人與西方優越主義。

以去歐洲旅遊的觀光客為例,許多人都是積蓄旅遊基金後合法入境,必在旅遊期間窮盡享受。

畢竟,在歐洲乞討的「外國人」,通常會被視為難民。

乞討者渴求生存,且常受到輕蔑對待,更別忘了西方政府過去幾年來如何激烈辯論移民損害當地經濟,濫用當局的各項資源。

然而,歐洲遊客到其他國家旅行時,卻視行乞為一種新穎、酷炫甚至引以為傲的旅遊方式。

部分人表示,人們是否給錢是他們的自由,但白人遊客顯然占盡殖民歷史的便宜,如果是亞裔或非裔遊客這麼做,會遭受何種待遇呢?

另有人表示,街頭賣藝打賞無妨。不過,各地都有嚴格的法規,試問那些天天躲警察的攤販,旅人行乞的方式其實是很不公平的。

還有人宣稱,人們不能在完全不了解旅人背景的情況下恣意評斷,但本文討論的背包行乞的行為,而非個人。

非裔歧視 多備護照

來自非洲的塞迪擁有兩本護照,由於國際社會對非裔的歧視與偏見,她在旅行期間總是遵照各國要求,勞神傷財的申請簽證,備妥各項審查文件,包括收入證明、旅行經費、回程機票、酒店預訂明細、保險、精確行程和境內的聯絡方式等。

她認為,出國旅行就得尊重當地文化,無論當地人是否尊重她,或這趟旅行是否帶來愉悅感受。

成就達成 吹噓省錢

許多背包乞丐「成就達成」後,在社群媒體、討論區大肆分享、吹噓他們的省錢旅遊妙招,並鼓勵其他旅人效仿。

便宜的旅行方案很多,就算資源有限,仍能享受旅行,包括打零工、遠距工作,但背包行乞似乎無關旅人在母國的財務狀況。

此外,這種現象反映出另一波「貧窮色情」(poverty porn)浪潮,旅人通常會施捨一些零錢給真正的乞丐或孤兒,和他們合照並張貼在Instagram上。

更諷刺的是,部分不肖的旅遊業者籌畫「貧民窟旅遊」,讓旅人觀摩該國的貧窮慘況並拍照。

不過,選擇到特定國家體驗社會最下層居民的痛楚,卻清楚知道隨時可以中止這些活動,正是「特權」的定義。

假裝貧窮可能會讓人們自我感覺有趣,但其實並沒什麼值得尊敬和驕傲的。


一名德國旅客在澳洲雪梨機場航廈等待登機。(路透) 一名德國旅客在澳洲雪梨機場航廈等待登機。(路透)

白人觀光客在泰國鄭王廟(Temple of the Dawn)旁吃冰消暑。(路透) 白人觀光客在泰國鄭王廟(Temple of the Dawn)旁吃冰消暑。(路透)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