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504128/article-link/

首頁 洛杉磯

蔡英文假學歷 謎團愈來愈多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蔡英文9月4日狀告賀德芬和林環牆兩位教授妨礙名譽,蔡的律師同時展示倫敦政經學院(LSE)提供蔡就學期間的物證,其中包括蔡的學生紀錄卡、口試通過通知書、原始畢業證書影本,和政大致教育部公函。這些資料應該對蔡有利,可是經由反覆檢視比對,我們發現不但無法澄清事實,揭開謎底,反而適得其反,佐證被告賀德芬和林環牆對於蔡的質疑有正當性。

先看蔡的「學生紀錄卡」,時間從1980年10月,在LSE註冊第四個學季開始切入。蔡修的學位是Master of philosophy in law,課程預計21個月完成,從1980到1981年的第一個年度,蔡的指導教授是Mr. Lazar和Mr. Elliot,但到了1982年只有Elliot一人,不久 Elliot離開LSE,到政府任職,由於沒有指導教授,蔡在1982年11月10日就以經濟困難的理由,向校方申請退學(withdraw),此後就沒有復學紀錄,也就是說,在此之前蔡的學習全被註銷。

1983年1月19日,蔡又重新提交另外一篇論文,題目是“Unfair trade practices and safeguard actions”,在論文題目下方註明修的學位是 B/S ( Bachelor of science, law),但不知上方Master of philosophy in law為何無端被塗改為PhD博士學位。從這裡,我們隱約感覺到有人似乎要把蔡修的學位,導向博士的意圖。

假使蔡真的拿到博士學位,那問題就更大了。我們注意到紀錄卡上論文題目的右端,有個1983年6月的「註記」,上面說蔡拿到了學位,但沒有講清楚她拿的是碩士或是博士學位。

根據英國學制的規定,倫敦大學(LSE當時還是倫敦大學的一個學院)對於外國博士生是不允許直接攻讀博士學位的,而是必須再讀完一年碩士課程,所謂碩士課程不一定要選課,但必須讀完指導教授所開列書單和完成要求的作業,更重要的是,要有師生間對話和交流紀錄。可是在這段時期蔡沒有指導教授,自然就沒有對話的對象,在這樣情況下,難道蔡的博士論文,是她閉門造車作出來的嗎?

由於蔡的資格不符,按理口試委員不可能發出口試簽證,蔡又怎麼會有學位和畢業證書?如果有,那就太嚴重了,這豈不是偽造文書?所以我們要強烈質疑,蔡到底是怎麼得到口試通過通知書?而且這個通知書左下方,還列有蔡在陽明山的住址,顯得不合乎常規,也很耐人尋味。

沒有指導教授,在短短的13個月內,能夠完成360頁洋洋灑灑的博士論文,我們不禁要問蔡是如何去收集資料、做研究、打字抄錄,這簡直令人匪疑所思,因爲完全超乎人類智力和體力的極限,光是一個學生紀錄卡,讓我們看出上面的時間段都是在拼拼湊湊,內容塗塗改改,顯得相當古怪而零亂不堪,至於其他相關的物證資料,我們也發現在同一文件上都出現不同打字和手寫的字體,這完全不符合英國人嚴謹的做事風格,也讓人不得不懷疑其中隱藏著不少貓膩。

在此我特別要強調,本案已進入司法程序,為保護被告權益,被告得要求所有物證資料的文本,做司法認證,到時LSE當局有義務針對所有質疑提出說明,蔡英文的博士論文和學位是真是假,謎底是否能夠真相大白,這將會是個關鍵時刻。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