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504048/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新聞眼 | 氣候悲傷 折磨天災倖存者


塔布斯大火2017年侵襲加州聖他羅莎,圖中可見一座建築物陷入熊熊大火。(路透) 塔布斯大火2017年侵襲加州聖他羅莎,圖中可見一座建築物陷入熊熊大火。(路透)

加州聖他羅莎2017年遭塔布斯大火吞噬後,空拍圖可見房屋一片焦黑。(路透) 加州聖他羅莎2017年遭塔布斯大火吞噬後,空拍圖可見房屋一片焦黑。(路透)

氣候危機一一顯現,越來越嚴重的森林大火、颶風、洪水與熱浪,與此同時,許多城市也開始設法解決氣候災害對人類的心理影響。美國心理學協會(APA)氣候工作小組,引用過去數十年數十份研究,指出這些人為加劇的災害倖存者大幅出現憂鬱症、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焦慮、自殺與自殺念頭、暴力行為以及濫用藥物和酒精的情況。智庫蘭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一項研究發現,2003年加州大火三分之一的成人倖存者飽受憂鬱所苦,四分之一出現PTSD的問題。

2017年,加州聖他羅莎(Santa Rosa)數千個住家被大火抹滅,社會正在協助居民克服創傷。

惡夢如浪般襲來

海軍老兵利爾(David Leal)不認為自己的心靈脆弱,但當深夜噩夢一波波侵襲時,他明白自己出了問題。2017年10月9日清晨,塔布斯大火(Tubbs Fire)不僅吞噬了他的房屋,也為他帶來重創。利爾表示:「長話短說,我經歷好一陣子的PTSD。」

森林大火在北加州聖他羅莎外的山區雖不算罕見,但居民從未見過當年的那樣的大火:火勢跨過101號國道直撲向這座城市,將市郊2000個住家中的1300家付之一炬。在此之前,利爾覺得自己住在城市,理應不會出現大火。

他表示:「從海軍退休後,我的腦海有很多垃圾。」那場大火之後,所有舊回憶都捲土重來;他說:「我又一直做從軍時出現的惡夢,而且這次更加猛烈。我的腦袋就是忘不掉,我人生中每個創傷問題都朝我而來。」

曾經有過心理或行為問題的倖存者尤其難受,許多人突然發現自己無法入睡、工作或掃除悲傷時,不免大吃一驚。美國退伍軍人事務部(VA)PTSD中心研究人員海因茨(Adrienne Heinz)表示:「這是人類面對悲劇的正常反應。」

2017年颶風瑪莉亞襲擊波多黎各後,許多電線桿與纜線掉落在地面。(美聯社) 2017年颶風瑪莉亞襲擊波多黎各後,許多電線桿與纜線掉落在地面。(美聯社)

氣候變遷引發的心理健康影響並非近年才為人所知,1991年一項整合分析發現,受到人為加遽引發的超級氣旋與森林大火直接影響的民眾中,高達40%出現急性心理健康影響,有些人則受慢性心理健康問題影響。以波多黎各來說,該地遭颶風瑪莉亞(Maria)和艾瑪(Irma)重襲後,民眾自殺、PTSD和憂鬱症的問題氾濫;颶風卡翠娜(Katrina)之後,不少人將倖存者普遍出現焦慮和憂鬱症的情況稱為「卡翠娜腦」(Katrina brain)。

 

氣旋不僅會影響心理健康,2018年一份澳洲研究指出,極端高溫和低溫也與自殺和心理疾病有關,而隨後的乾旱也釀成許多澳洲農民的死亡。甚至未直接受到洪水或大火影響的民眾也出現一種生態失落感,又名「生態焦慮」(eco-anxiety)或「氣候悲傷」(climate grief)。

塔布斯大火也將退伍軍人事務部醫生艾耶(Lila Iyer)的住家和家當全數燒毀,但數日後她便返回工作崗位,幫助病患是她面對的方式,直到某一天,她發現自己也成為需要幫助的對象。艾耶表示:「我可以感受到焦慮和一切感受朝我湧來。」

她看了心理醫生,並依建議嘗試「森林大火心理健康合作會」(Wildfire Mental Health Collaborative)計畫為大火受難者提供的「心靈瑜珈」課程。這並非傳統健身瑜珈,而是一系列「創傷知情瑜珈」(trauma-informed yoga),旨在處理隱藏在身體深處的痛苦與恐懼。

創傷瑜伽驅恐懼

對艾耶而言,這系列瑜珈課程帶來極大的改變;她表示:「這就像PTSD,對我來說,這種瑜珈就是最佳治療形式。」該計畫還免費提供居民一些工具,包括一款手機應用程式,可追蹤使用者的接受「創傷知情瑜珈」後對行為與個人治療的影響。

加州索諾瑪(Sonoma)健康照護基金會(Healthcare Foundation)出面籌組該合作會,因為森林大火倖存者發現他們面臨另一項難題,政府災害補助金也許能重建他們的小鎮,但卻無法幫助他們面對內心的創傷。

索諾瑪有迫切需求;聯邦緊急事務管理署(FEMA)資助外展工作人員,並在森林大火後接觸索諾瑪七萬名居民,並轉介數千個心理健康服務,不過災難經費無法支付長期治療費用,這是為了危機接洽之用。

合作療癒心理

北索諾瑪郡的健康照護基金會執行長曼森(Debbie Mason)表示:「我們明白民眾離開庇護所難免驚慌受怕,很多人感到相當心痛。」於是在大火發生幾周後,她便成立「森林大火心理健康合作會」,透過私人贊助為民眾提供長期協助。

他們提供的工具旨在解決受災居民多種需求,有些人想了解自己的感受是否真實、希望有人陪同去其他地方或有人可以談話;有些人則需要長期的心理治療。該合作會也提供心理復原技術(SPR),這並非用於診斷和治療民眾,而是協助民眾找到災害壓力來源,像是沒辦法請保險公司協助、沒辦法為孩子找到新學校;在危機時刻,這些重要任務都可能像滾雪球一樣演變成令個人崩潰的事物。

這個合作會的共同創辦人、神經心理學家納貝爾(Christine Naber)表示:「SPR並非心理健康治療。」合作會人員會詢問客戶在大火發生後當前最急迫的事情,尤其是客戶幾乎無法控制的問題。

曼森與合作會其他人員也接觸全國社會,希望分享他們的經驗。曼森表示,他們希望能使國家重視這項議題,那麼下次發生災害時,就可以拿出應用程式、網站等資源,而且有證據顯示這些措施有成效。

但這並不簡單,即便重大天災頻傳,仍難以推銷這樣高成本的計畫。許多地方政府賭不會再出現下一次颶風,或者自認一生中這個地方不會再遇上一次大火。然而世界並非如此運作。

退伍軍人事務部人員魯札克(Joe Ruzek)認為:「我們應該貢獻更多資源,加強天災因應能力;若能辦到,估計能幫助社會克服許多事情。」


隨著氣候變遷引發更多劇烈天災,並造成受害者出現憂鬱症和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等症狀,有些民眾尋求「創傷知情瑜珈」;圖中為洛杉磯民眾在公園做一般的瑜珈。(美聯社) 隨著氣候變遷引發更多劇烈天災,並造成受害者出現憂鬱症和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等症狀,有些民眾尋求「創傷知情瑜珈」;圖中為洛杉磯民眾在公園做一般的瑜珈。(美聯社)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