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502235/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失態(全文完)

郵件發出去幾秒鐘,文森的回覆就到了。黎紫打開一看,是封自動回覆的郵件,上面說:我這個禮拜都不會查閱郵箱,因為我正和美麗的新婚妻子安妮度蜜月。

黎紫的腦子裡像是有雷炸開了。她一直忍著的淚水撲了出來。到了後來,她終於對著那行字哭了出來。這不公平,這太不公平了。黎紫想。自己還在壓抑著傷心,期盼著能夠峰迴路轉、柳暗花明,可這個男人卻這麼輕而易舉地就翻篇了。

她哭的聲音越來越大,終於還是把美麗吵醒了。她揉著眼睛從臥室裡出來,看到黎紫的樣子,自己也忍不住大哭了起來。

黎紫抱住孩子,哭得聲嘶力竭。她知道,她和文森之間的故事已經結束了。也許文森從來就沒有愛過自己,他只是為了讓美麗這個孩子的出生有個名正言順的說法,讓這段婚姻不顯得那麼虛偽,才麻痹了自己,與她裝成了一對恩愛的夫妻。

她想,自己該哭該鬧的。如果他一開始想要離開的時候,自己能拋開面子,狠狠地抱住他,流著眼淚哀求他,也許他會回心轉意的。又也許自己也從來都沒有愛過文森。自己愛的只不過是和他這樣的一個男人結婚的狀態,以及這個狀態讓她感到的虛幻的人生的成功。

問題千頭萬緒,她的頭開始疼了起來。

那天晚上,黎紫像是把這一輩子的眼淚都流光了。她想,這些眼淚是水,泡化了她的偽裝、她的殼。她抱著哭累的美麗回了臥室。她想好好睡一覺。生活太複雜、感情太複雜,有些情緒是理不清的。乾脆不跟自己較勁了。等到明天的太陽升起來,自己又會是一個新的自己了。(全文完)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