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502194/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此生此夜(九)

他戴上桌面上的眼鏡,似乎要看清我們,「隨便搞破壞,哪個老師這樣教你們了?你們是哪個學校的?」

我們嘴巴緊閉,革命者的考驗時刻終於到來了。

「不說是吧!你們以為你們不說,我們就沒辦法了嗎?」中年男人的兩道濃眉皺了起來,顯得有些動怒。

決戰的時候到了,我想。

「也不怕告訴你們,」我咬著牙說,「我就是來報仇的!你們如果今天敢對我們怎麼樣,我以後天天來砸玻璃,砸光你們醫院的玻璃!」少年的我能說出這樣瘋狂的話來,在漫長的人生中時常慰藉我。當我因為衰老而變得暮氣沉沉時,我懷念我少年的瘋狂。

「這麼凶!你報仇?報啥仇?」中年男人被我真正激怒了,他站起身說;「這裡是醫院,是救死扶傷的地方,你懂不懂?在學校裡的書都白念了?」

我看了一眼冬心,她的眼睛望著前方的地面,似乎要哭出來了。我陷入了瘋狂的憤怒,我大喊道:「救死扶傷的地方?放屁吧!你們害死了我好朋友的媽媽!」

「乍害死了?」中年男人吃了一驚,他變得僵直,眼睛從眼鏡上方瞪視著我們。

我就把冬心的母親如何被狗咬,來這裡打了疫苗,結果沒用死掉的事情,詳細地講了一遍。在講述的過程中,冬心失聲痛哭起來。這就有了聲淚俱下的控訴效果。

「這個……這個是你編造的吧?」中年男人又坐了下來,「這種情況我在這幹了幾十年了,還是第一次聽說。」

「我怎麼可能編造這樣的事情,你可以去了解一下情況。」我氣得站了起來。

瘦高個保安走過來,輕輕拍拍我的肩膀說:「坐下說、坐下說。別激動。」(九)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