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502092/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入伍第一天(下)

我突然有一個很奇怪的感覺。真的!才幾分鐘,除了血肉之軀還屬於自己,全身上下裡外、所有身外之物都是國家的了。笛卡兒說「我思故我在」,我懷疑,即使「我思」,在國家結構的軍事機器中,「我還是不是我,我還在不在?」

雖然有的軍服褲腳長,有的袖子長,有的緊繃繃,有的鬆垮垮,總算整理好了,原來各種服裝的「死老百姓」,變成整體一致的草綠色大頭兵。

重頭戲要開始了──理光頭。

「報告班長,我媽說軍中理髮不好看,已經幫我剪好了,可不可以不要理?」一個嫩白「死老百姓」問。「什麼你媽我媽的,這裡是軍隊,你是來當兵,去排隊!」班長理都不理他。

福利站來的四、五個理髮「歐巴桑」早已磨刀霍霍,對著我們這群「死老百姓」「刷刷!刷刷!」拿起推子,手起髮落。落髮完畢,爽身粉加消毒粉頭上、脖子上抹一抹。兩分鐘一頭,不到半小時,都變成清一色的光頭。

我們對著鏡子照了照,自己看看,互相看看,都忍住不敢笑。

班長按高矮順序九個人編成一個班,排長把三個班編成一個排。一個連四個排,值星排長總整理,中間兩個排,左右各一個排,成一個連方陣。一個基本的步兵戰鬥連,不到一小時編組完成。

隊伍整理好,連長站在連部門口。「稍息,立正」斜背值星帶的值星排長整理好隊伍,向後轉,「咯咯!咯咯!」腳跟併攏,敬禮:「報告,全連應到一百二十人,實到一百二十人,報告完畢。」敬禮,轉身,站到一旁,把隊伍交給連長。

連長對我們高聲說:「歡迎來到這個革命的大家庭。你們脫了老百姓的衣服,換上國家的軍裝,你們是屬於國家的。這三個月,你們要熟悉使用槍械武器,磨練戰鬥技能。國家保護你們長大,現在該你們保護國家,未來你們會是優秀的幹部,國家的棟樑。」

連長姓伍,官階少校,陸官畢業。半個小時訓話,講得條理分明,說得冠冕堂皇,唯一沒說的是「這裡要教你們怎樣殺人,怎麼殺得快,殺得多」。

晚飯後,對我們的稱呼改了,從「死老百姓」變成「菜鳥新兵」。明天天亮,我們將是「菜鳥新兵」,不再是「死老百姓」。我開始懷念起只當了一天的「死老百姓」。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