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99481/article-link/

首頁 汽車紐約

華裔網約車司機稱遭歧視 批TLC監管不力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獨立司機工會執行總監塞克斯頓表示,TLC設立的17.22元的網約車司機最低工資並未被有效執行和監管,司機的收入沒有得到有效提高。(記者和釗宇/攝影) 獨立司機工會執行總監塞克斯頓表示,TLC設立的17.22元的網約車司機最低工資並未被有效執行和監管,司機的收入沒有得到有效提高。(記者和釗宇/攝影)
「獨立司機工會」10日舉行集會,抗議TLC未能對網約車公司進行有效監管,也未按照承諾提高司機工資,導致司機持續被網約車公司剝削。(記者和釗宇/攝影) 「獨立司機工會」10日舉行集會,抗議TLC未能對網約車公司進行有效監管,也未按照承諾提高司機工資,導致司機持續被網約車公司剝削。(記者和釗宇/攝影)

影音來源:記者和釗宇(訂閱世報YouTube看更多新聞影音)

由網約車司機組成的「獨立司機工會」(Independent Drivers Guild)10日在市政廳前舉行集會,抗議市計程車暨禮車管理局(TLC)未能對優步(Uber)等網約車公司進行有效監管,也未按照承諾提高司機工資,導致司機持續被網約車公司剝削;示威者要求廢除TLC,多名華裔司機表示,曾因乘客亂投訴而被網約車公司關閉帳號並失去工作,表示網約車公司歧視華裔司機英語不佳。

上百名網約車司機參加集會,其中近半數為華裔司機;獨立司機工會執行總監塞克斯頓(Brendan Sexton)表示,雖然TLC去年曾投票決定為網約車設立17.22元的最低工資,但這項規定並未被有效執行和監管,司機的收入沒有得到有效提高;他還表示,今年初TLC曾經批准一些司機在車頂搭設廣告牌,但一個月前卻又禁止,「這種出爾反爾的行為讓許多本來已經疲於奔命開車養家的司機,失去了賺外快機會,他們應該有和傳統黃色計程車司機一樣的廣告權利。」

市議員羅格貴茲(Ydanis Rodriguez)和艾斯皮納(Rafael Espinal)到場聲援;作為市議會交通委員會主席的羅格貴茲表示,2013年紐約市允許優步等網約車開始運營,但事前卻沒有對市場環境調查,導致了今天的問題;「網約車司機是紐約市交通的支柱,我們應該負起責任,網約車公司更應該負起責任;我支持對TLC進行改組,也將和市府合作解決這一問題。」

塞克斯頓還說,還有一些司機因為乘客的不當投訴而被網約車公司關停帳號而被迫失業,但網約車公司卻沒有拿出正當理由,他要求市議會就此問題召開公聽會,為網約車投訴和司機處理設立正當程序;獨立司機工會華人司機召集人陳海靈也表示,網約車公司經常不經查證就關停司機程式,同時許多華人司機因為英語程度不佳而遭投訴,而接到網約車公司有關投訴的郵件通知後又不知如何回復,導致被關停帳號。

華人司機梁建華表示,許多華裔司機英文程度不佳,因此影響評分,「而優步這些公司就會優先把車單分配給評分高的司機,我們這些不懂英文的華裔司機就吃虧,這是優步公司歧視華裔司機不懂英文。」

華裔電召車司機王龍團表示,半個月前被乘客投訴,然後被優步永久關閉程式,現在還在申訴之中;「司機如果被重覆投訴,就會被優步關閉帳號,但絕大多數是客人的無理投訴;有一次我遇到客人有七個人要上車,我說車只能坐得下五個人,就沒讓他們上車,結果就被投訴,說我不尊重他們;而且,優步只會聽乘客的說法,卻不理司機的申訴,也不做調查,我現在的申訴還沒有結果,優步根本不回覆我。」

上百名網約車司機參加集會,其中近半數為華裔司機。(記者和釗宇/攝影) 上百名網約車司機參加集會,其中近半數為華裔司機。(記者和釗宇/攝影)
市議員羅格貴茲表示,支持改組TLC。(記者和釗宇/攝影) 市議員羅格貴茲表示,支持改組TLC。(記者和釗宇/攝影)
市議員艾斯皮納表示,司機應該獲得公平工資。(記者和釗宇/攝影) 市議員艾斯皮納表示,司機應該獲得公平工資。(記者和釗宇/攝影)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