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98060/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地獄

有一天,她不得不去見一位癱瘓在床的親人。這人被送進療養院裡,感到自己被遺棄了,對自己的遭遇感到萬分痛苦,自憐,委屈,絕望,所以情緒激動難平,對著她大吼:「我咒詛你下地獄!我活著咒詛你,死了做鬼也要一直咒詛你!」他瞪視著她,不斷地口吐穢言,從三字經到七字經,流暢之至。那咒罵聲中氣十足,穿透整個院區。

她不為所動,只是端詳著對方:這人真是相貌堂堂啊!天庭飽滿,地角方圓,濃眉大眼,鼻如懸膽,耳有垂珠,看來是長壽有福之相啊,但是性情為何如此怪異呢?這人要她下地獄啊,只因為在他癱瘓後是她承接下貼身照顧的工作。在成長的歲月中,他與她一同承歡膝下,一起同桌吃了許多年的早餐與晚飯,與父母一同徒步去逛夜市返家時,她背著他回家,因為他說走不動。除了溫暖的回憶以外,她同時也知道這人挑剔偏執的性情,罕有人能出其右──幸好,他們不生在帝王家啊,如此乖戾的人手中若有權力的話,真令人膽寒。所以將近三十多年,在對方沒有發生意外之前,她是能閃離多遠就閃離多遠,只保留最基本的問候。一年前對方出了意外,失能癱瘓,除她以外,舉目無親,她想著經上的話:日頭照好人也照歹人;又說:你們不要單愛那可愛的,也要愛那不可愛的。照這經上的話,那麼就幫他吧,他絕對是世上最不可愛之人。只是她雖然讀經,也願意付出,終究只是一個平凡的女子而已。一個凡人長時間照顧失能者終究會筋疲力盡,何況此人之乖戾不因失能而改變,反而變本加厲而加速耗盡了她的心力,她就把對方送進了養護中心,而這就是對方怨恨她的根源。

有人說,愛全世界的人容易,要愛鄰舍很難;反之,恨,亦然。你不會恨路人,他們傷不了你;你恨的、怨怪的,會傷到你的人,大約都是生命與之交錯交疊的人:父母,親子,手足,故舊與同僚,以及夫妻或愛人,基本上,只要生命有所交疊,心就有所期待,怨憎愛惡便依緣而生,如火如荼,天羅地網,撲天蓋地,世間無人逃脫得了。她已經經歷許多,這不過是其一而已。

她想到有一本天主教的驅魔實錄中,有如下關於「地獄」的敘述:「在那裡,每個人都蜷縮在自己的內心裡,感受撕心裂肺的懊悔。在那裡人與人之間沒有任何關係,每個人都發現自己被鎖在最深的孤獨中,絕望地為自己所犯的罪過而哭泣。那裡就像一個墳場。」她也記得多年前有一部電影以死後的世界為題材,主角到陰間地獄去尋找自殺的妻子。影片中所呈現的就如同前述,他的妻子陷溺在自己的內心裡,鎖在最深的孤獨中;他喚不醒妻子的神識,以至於自己也開始遺忘此行的目的,漸漸淪陷入相似的苦境:永無止境的悲哀愁苦孤絕寒涼無邊無際,再沒有笑靨,沒有情感交流,沒有溫暖互動,只有嘆息與漠然,使人不寒而慄。

轉身離去後,她自問自答:

──你怕嗎?

──不怕,但是難過。

──為什麼不怕?又為什麼難過?

嘴角無聲地漾起無奈的微笑。

——當然難過啊,誰被如此咒罵會不難過呢?而且我救不了他離開地獄。

——生氣嗎?

——不氣。

——為什麼?

——不想下地獄啊。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