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98050/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有鹿來食

美麗的海芋引來野鹿光顧。(任安蓀.圖片提供) 美麗的海芋引來野鹿光顧。(任安蓀.圖片提供)

雨後清晨,隔著陽光玻璃房,凝望不遠處的彩葉芋園,一畦色彩耀目的燦亮,心神隨之煥發,以美好心情迎接一天的開始。

緣起於春夏之際,打量高大的楓糖樹蔭籠罩的菜園,委實已種不出好菜蔬。雖然二十多年前,經過揮汗墾地才闢成的菜園,也曾經種得漂亮的苦瓜、番茄、青椒和芥菜,然而,相鄰的小楓樹逐漸長大成蔭後,菜園的收成逐年下降,菜梗莖葉瘦弱不振或長了黑斑。雖施過肥、換過土,但少了日光,縱有水與空氣,也是枉然。

食之不得,改弦易轍,不如改種花葉,以供觀賞。偶然在山姆連鎖店,瞥見一大袋塊莖的彩葉芋(Caladium),圖上的葉片亮麗繽紛,再細看說明:「多年生,陽光和陰影各半,排水良好的土壤,只需挖洞埋下,年年可重生再現。」如此省時省力又一勞永逸,彷彿特地為我所訂製,不禁大喜過望。

不料,埋種的次日早晨,犁平黝黑的泥土面上,冒現許多坑洞。目測各個洞距,似乎就是埋種彩葉根莖的所在。哼!又是先前挖出鬱金香球莖的松鼠惹的禍!望著正跳攀大樹枝椏間的松鼠,為之氣結!

人不與鼠鬥。我索性買些育成待賣的四季海棠花苗、粉紅斑點葉苗逐洞扦種。數周後,葉苗開始欣欣向榮,不意,竟發現多處冒生或半開或全捲、直立破土而出的針捲葉,令我一陣欣喜,原來彩葉芋並沒有全軍覆沒,先前太高估松鼠的本事了。

開展的各色針捲葉,葉葉亮眼可喜,枝梗頂端,昂挺有大片的色顯彩葉,紛紛以後來居上的身姿,突立於四季海棠和粉紅斑點小葉之上,一副你低首斂眉、我昂然吐氣的模樣,高低相互加持,迎風招展,花葉互以色彩繪滿小園圃的美麗。

好景不常,才歡喜沒兩日,早晨循例隔著玻璃房以雙眼逡巡彩葉園,詫異葉片忽然減少,多處露現黑土。走出細看,但見莖梗猶在、唯獨葉片不見,有數球根莖被拖出地面還連有葉梗,再細看園圃餘留的足印,想起之前拍得的後院覓食小鹿,心下便有了幾分恍然。

在住宅區後院,不設籬牆的嫩葉園圃,引來野鹿光顧,並不算意外。但載滿期盼的彩葉,竟成鹿輩美食,令我一時悶悶不樂起來。

上網搜尋「拒鹿」良方,既要環保又不想與鹿為敵,遂採用混合大蒜、花椒、辣椒,製成的「嗆辣水」澆葉。缺點是不耐久,每隔數日便須重新澆灑。見效地試過兩回後,接連幾場大雨,又遇上必須出城幾日,情急之下,乾脆把調味櫃裡剩餘的胡椒、辣椒、蒜粉、黃薑粉等等辛辣料,胡混一氣,戴上手套,蹲腰將粉末順風逐葉送撒,頗有醬醃葉片的錯覺。想像蒙受辛料的葉片,遇上雨水、自動噴水器的澆灑後,辛味入了地,鹿鼻怎堪逼近嗅聞?但之後的新葉可會含有辛辣味?離家在即,也顧不得了,只要野鹿不感興趣便成。

坐在出城的車上,向座旁的掌盤人,喋喋訴說近期以來的與鹿鬥法。不料,他卻神閒氣定地一副「和平大使」口氣:「妳也欣賞了好幾個星期,可以了,就讓野鹿吃光,也是葉盡其用。」

密西根時序已近夏末,看了一夏的彩葉,如果真落得野鹿的口腹欣賞來收場,也好。唯盼鹿口留情,莫拉莫拔,且讓塊根保留在土中,好待明夏重生再相見。(寄自密西根州)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