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97439/article-link/

首頁 台灣

黑白集/告人與不可告人

蔡總統、府祕書長陳菊,和英系要角陳明文,最近各為了不同原因「告人」。他們都說要「以訟止謗」,但這幾個案子明明都很容易澄清,堅持走上法院,是「以訟止謗」,還是「以訟止血」?

陳菊為了高雄氣爆案的善款使用,提告質疑的國民黨立委。她在臉書花了許多篇幅談自己多麼高標準,談經費使用經過審核,談自己遭到抹黑,卻隻字不提善款是否拿去補助買文具、出國,不談自己當初在相關會議上的角色,豈不怪哉?

至於高鐵上的300萬疑雲,在蔡英文要求「持續釋疑」後,陳明文終於開記者會「澄清」。結果卻拿了自家監視器照片,說錢是銀行領出給兒子創業用,但提款紀錄卻不公開,只說「交給司法」。若真的沒問題,把資料攤開給外界檢驗,應該更能有效澄清吧!

蔡英文的博士論文案更離譜。有人跑去英國翻了論文,列出疑點;但蔡英文從頭到尾只有一招回應:「有畢業證書為證」。至於其指導教授、以博士身分投稿與實際拿到學位的時間落差、論文內容等諸多疑問,均避而不談。若真要止謗,只要拿出論文或解禁閱覽限制即可解套,但她卻堅持提告,讓人無法理解。

「告人」是個人的權利,但如果「告人」是因為「不可告人」,那事情就耐人尋味。三個人的事原本可以簡單說清楚,蔡英文、陳菊和陳明文卻都選擇「告人」,說穿了,都是用司法手段來嚇阻質疑,規避說明的責任罷了。(轉載自聯合報)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