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97425/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也談外出公幹(下)

在滬期間,值得一提的是我們歡度一九六○年元旦的盛況。除夕夜,招待所小禮堂舉行聯歡晚會,全國著名影星趙丹、秦怡、白楊、上官雲珠等蒞臨會場,他們分別為在場觀眾表演詩朗誦、高歌一曲。

採購團還派人前往杭州、寧波、蘇州等地採購,由於全團各人都想方設法,不辭勞苦,爭取早日完成任務。到了一九六○年二月中旬,春節前夕,我們已基本上完成採購任務,全團成員在離開前夕,以「AA制」方式,進入旁邊的國際大飯店頂樓,吃一頓有白切雞的廣東菜,這是唯一一次集體宴會,餐後大夥都異口同聲讚賞師傅的手藝。第二天,全團撒離上海,返回廣州。

留下尾巴,飽受煎熬。一九六○年二月過完春節後,我返回學校準備新學期的教學課程,與此同時,我到財務科,將此次採購所有帳目與陳會計當面結算清楚,其中採購餘款二萬一千元仍存廣東駐上海辦事處,有存款收據,我交還給陳會計,陳也有簽字收條給我作證明。

天意弄人,陳會計不知為何,遲遲不向廣東駐滬辦事處結算,所以留下一條尾巴。

到了一九六一年十一月,韶關專區直屬機關開展「嚴打」活動,獲悉我校有人拖欠購物巨款二萬餘元,是「打虎」找典型好時機,一時烏雲密布,四方暗箭向我射來,學校領導找我談話,追問實際情況,暗示要主動交代,專區機關開動員大會,指出韶關醫專有嚴重問題,本校一些找碴者也趁機在小型交代會上圍攻,甚至人身攻擊,搞到我食無味、寢不安。

但是我自己知道,這些人雖然大聲呼喝,拍檯踢凳,並非表明他們強大有理,因為我手中握有結帳時陳會計簽名的收條,證明當時已交接清楚。問題是,廣東駐上海辦事處為何遲遲未將我校存款撥回?我也主動向校方要求發加急電報去上海催辦,或派專人前往上海查核對帳,以便洗清我的冤屈。

幸好學校黨政第一把手許明校長,基於我平時對學校的貢獻,親自督促會計科一定要搞個水落石出,除發加急電報催辦外,還打電話與廣東駐上海辦事處負責人交流情況,最終上海辦事處發來電報,承認我校仍有二萬一千元款項存該處,打算很快轉匯回來。

接到這個電報後,我即時解除被審查交代狀態,並公開宣布恢復我的名譽,從此永遠割斷我外出採購留下的尾巴。否則我會如廣東俗語所述:「黃鱔上沙灘,唔死一身潺。」我的人生歷史也會改寫。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