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97422/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老照片說故事》爸爸的派克鋼筆

作者父親的派克鋼筆。 作者父親的派克鋼筆。

前一陣子家裡遭了小偷,先不提財務損失及門窗破壞需修理等後續煩人事宜,光是看到每個房間被翻箱倒櫃,衣物散落一地有如強震後的災情,就頭都大了!老公倒是想得很開,他安慰我說反正早就想清理一下家裡的雜物了,就趁此機會好好整理。

既然如此,只好靜下心來收拾,這才發現家裡東西真不少,每樣東西都有其典故,是留是丟還真難以取捨。老公找到他五十年前高中畢業時,學校頒發的紀念旗與紀念獎章,如獲至寶。我則撿到一支似陌生又眼熟的派克二十一型鋼筆,定睛一看,居然是五十五年以前同事們送給爸爸的榮升紀念品,上面刻有爸爸的名字及日期。

回想那久遠的年代,昏暗燈光下,爸爸伏在木頭餐桌上振筆疾書,我坐在小板凳上以餐椅為桌專心寫作業,爸爸時不時還要低下頭,手中的派克鋼筆懸在半空,解答我作業上的疑難雜症。

無論是學校的成績單、家長連絡簿、我們生病時的請假單,爸爸都是用這支鋼筆書寫或簽名。那時候我們做功課都是用鉛筆,因此對爸爸的鋼筆總有著無限的好奇,逮到機會就要把玩一番,尤其喜歡幫忙把筆桿扭開吸墨水,小心翼翼不要把墨水瓶打翻。

物換星移,我長大結婚了、出國了,便宜又方便的原子筆取代了要吸墨水的鋼筆,可是爸爸仍習慣用鋼筆給我寫家書,直到後來長途電話普及為止。

我看著手中的筆,想不透它會出現在我家的原因,也許是早年爸爸來美小住時不小心遺落在我家。沒想到這麼多年後,竟然會是在這種情況下重現眼前。

可惜爸爸離世已十七年了,今年適逢爸爸百歲冥誕,我把筆放入皮包,來到西來寺懷恩堂對著爸爸的牌位輕聲說:「爸!我找到你的鋼筆啦!」彷彿又看到爸爸開心地笑瞇了眼。原本好氣遭到小偷,卻意外找到爸當年最珍愛的筆,勾出我和爸爸之間無限美好的回憶,還真是始料未及。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