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95929/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老照片說故事》紅寶石媽媽

房東送作者的結婚禮物,是一個精緻的瓷器針線盒,盒蓋上有一對比翼鳥。 房東送作者的結婚禮物,是一個精緻的瓷器針線盒,盒蓋上有一對比翼鳥。

回到四十幾年前的時光隧道中,當然要從宿舍搬到外面住說起,台灣的父母都問:「安全嗎?」我就靠著這張照片,把兩老的疑慮打消了。這張照片是夾在家書中寄給父母的,是我和房東的合照,背面有加註:「這是我的房東,人很好,對我非常照顧。」

房東名字叫Ruby(紅寶石),年紀和母親相若。在言談中得知,她的祖先是挪威人,在久遠前,因逃避宗教和政治的迫害,漂流到新大陸東岸,後代遷徙至中部堪蕯斯州。她在那邊長大,結婚生女,後隨軍人丈夫遷到德州。丈夫已經去世多年,女兒也遠嫁他州。那時她仍在當地的小學做午餐助理。

可能是因為有相同的離鄉背景,她特別叮嚀我「要將異鄉當故鄉,充實自己,融入社會,才有美好的未來」,這段話我一直銘記在心。生活上,她教我用各種電器用品,教我做可口的美國食物,常常會留些食物等我回來享用,視我如家人。周日一起去教堂,逢人就説我是她的「遠方的女兒」,讓我特別的窩心。在我找工作時,也特別給我指點衣著與言談舉止。

畢業後兩個月,我就有工作了。當我提出請吃飯以答謝時,她只叫了一客雜碎、一根春捲、一碗炒飯和酸辣湯,直呼「好吃!好吃!」貼心的她,了解學生們的經濟有限。

之後我因工作搬到較大的城市,要結婚時,第一個結婚禮物就是房東寄來的,是一個精緻的瓷器針線盒,盒蓋上有一對比翼鳥。盒內裝有不同顏色的針線、小剪刀和尺等。到現在我仍舊用這個針線盒。

生產後,有機會舊地重遊,幫忙做月子的母親和她見面時,兩人雙手緊握,兩人雖言語不通,但能感受到她們心靈深處的交流。

後來數次搬遷,距離她愈來愈遠了,但仍常會想起和她相處的溫馨時光。最可貴的是她視我為她「遠方的女兒」,我也願意回應她是我永遠的「紅寶石媽媽」。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