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94455/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新聞眼|電郵​智慧撰寫​ 剝奪人際溝通

學童動筆寫短文示意圖。(美聯社) 學童動筆寫短文示意圖。(美聯社)
機器透過大量數據學習更人性的「思考」方式。(路透) 機器透過大量數據學習更人性的「思考」方式。(路透)

Google(谷歌)電子郵件Gmail的「智慧撰寫」功能結合人工智慧(AI),透過機器學習和輸入預測演算法,推測使用者的下個字句並及時提供建議;這種方式固然方便且大幅縮減撰文時間,但專家擔心此功能剝奪人際溝通互動的樂趣,甚至可能改變人腦運作。

在Gmail中輸入回覆時,可能會覺得Gmail彷彿精通讀心術,知道使用者下個字要打什麼;這是透過「自然語言處理」讓機器擬人運作,探討人類或機器如何處理及運用自然語言,包括認知、理解和生成等,屬於AI和語言學的範疇。

智慧撰寫大幅減少使用者撰文和回覆電郵的時間,但許多人對此功能感到毛骨悚然。

賓州大學(UPenn)心理學助理教授瑪麗亞‧葛芬(Maria Geffen)說:「預測是人類感知,以及人與世界聯繫的基礎,大腦不斷預測。」

葛芬專精神經迴路聽覺感知和學習研究,她解釋道:「假設我們聽他人談話的背景噪音,即便只聽到一部分聲音,聽者也會對說話者發出的短句進行預測;這種概念可應用於更複雜的認知任務,包括產製句子。」

手寫和電腦寫作涉及一系列複雜的認知過程協調,包括長期記憶、語義系統、工作記憶和計畫。

機器書寫 影響人腦

葛芬認為,若將完成句子的工作交給機器,它可能會對人腦的運作方式產生深遠影響。

葛芬說:「我們的實驗追蹤大腦中代表聲音的神經元活動數日,結果發現相同的神經元組合,每天都表現出不同的活動模式。透過電腦演算法,而非大腦預測人類思考的事情,以及這種重複經驗如何影響我們與世界互動,非常有趣。」

在網路普及之前,若每天收到兩、三封信就很幸運了,且大多數為帳單;而今,全球約38億電郵用戶每天發送2810億封電郵,即每人每日平均收到74封電郵。

數量如此龐大的電郵,需要機器協助減輕人類負擔;機器分析使用者的慣用字,可讓人少打十多個單字,只需輕點一下就行。

「智慧撰寫」只是眾多運用AI預測語言內容的技術之一,「輸入預測演算法」利用我們過去輸入的內容,建議句中的下個單詞。

在「智慧撰寫」之前,Gmail推出「智慧回覆」功能,它在電郵下方提供三個潛在的簡短回應,使用者只需點擊就能迅速回信。

搜索引擎目前多用「自動完成」來建議使用者可能要搜尋的內容,網頁中的自動填寫表單也是此類AI的應用。

自動完成減少認知負擔和填表時間,其便利性甚至能協助使用者搶到低價機票。

相對簡單的自動校正功能1990年代首次在微軟(Microsoft)的Word上引進,普遍支援手機簡訊,但也引起這類科技影響學童寫作技巧的疑慮。

關於自動完成的文獻相對較少,但有跡象顯示這種先進科技可能改變人們使用語言的方式。

依賴科技 拼字退化

研究發現,在手機上使用輸入預測功能的中學生,拼寫錯誤比不用此功能的中學生還多,但使用此科技輔助寫作的大學生,其文法錯誤則較少。

諾丁漢特倫特大學(NTU)心理學家克萊爾‧伍德(Clare Wood)說:「部分證據顯示,輸入預測科技可能對使用者產生正向影響。」

「對成年人來說,暴露在拼錯字的環境下,有時會影響他們對正確拼寫的記憶,自動建議功能可能協助減少成年人看到線上通訊內容錯字的負面影響」,伍德說:「自動建議功能還有可能對網路通訊的文法結構,產生正面影響。」

但伍德警告,這些AI系統從人們過往輸入的內容中學習,因此也可能提出錯誤建議。

她說:「若AI經常偵測到特定且不合文法的字詞組合,那麼這些錯誤就會被加強。」

自動偵測可能影響我們的說話內容,以及如何表達。

哈佛大學以及麻州劍橋市德萊普(Draper)實驗室的電腦科學家發現,使用AI輸入預測系統撰寫的電郵內容可能帶有偏見。

這是因為機器學習演算法透過大型數據庫來訓練AI系統,可能擷取或放大資料庫中的偏見。

Google一位研究科學家發現,當他輸入包含「投資人」字眼的句子時,AI工具會把這個人假設為男性;此外,AI認為「醫生」是男性,而「護士」為女性。

為避免尷尬並消彌歧視,Google已在智慧撰寫技術中增加過濾功能,完全移除性別代名詞及相關建議。

若能以較好的文本來訓練系統,則系統就會推薦更理想的詞彙。

哈佛大學工程和應用科學研究員阿諾德(Ken Arnold)說:「輸入預測系統已開始提供比以往更長且上下文連貫的建議。」

他說:「光想到輸入預測系統可能協助人類成為更有效率的作者,就令人振奮,但也需要透明度和問責制,防範可能存在偏見或操縱性的建議。」

常用簡訊 有害寫作

現在的兒童小小年紀就接觸手機,可能也傳訊息和電郵;這引發人們對智慧撰寫或輸入預測系統可能影像下一代心智發展的疑慮。

堪薩斯大學(KU)醫學中心麻醉學助理教授欽薇‧椎爾(Chinwe Dryer)說:「絕大多數關於『神經可塑性』的數據來自小兒族群,神經元連結快速形成;隨著越來越多小童使用手機,輸入預測影響詞彙形成,貌似有理。」

矽谷家長對此不滿,矽谷雖是當今大多數技術的發源地,但工程師往往不希望孩子常盯著螢幕。

加州山景城的半島華德福學校(Waldorf School of the Peninsula)學費要價3萬8000元,僅收矽谷科技業資深主管的小孩。

該校教師避免年輕學子使用電腦,教師調查結果顯示,用電腦和發簡訊對學生的寫作技巧有害。

許多教師都同意此觀點。

在俄亥俄州教書的凱特‧特坎普(Kate Heitkamp)說:「使用自動校正的學生非常依賴這項功能,他們憑藉這項科技拼對單字,卻不會檢查這個字是否為他們想要的正確詞彙。」

她說:「學生若不具備基本的拼字能力,那麼自動校正似乎沒有幫助,因為系統仍會出現錯字。」

過度依賴這種技術支援,恐對孩子造成負面的長遠影響。

研究顯示,孩子的詞彙量可能成為他們日後成功的指標;但伍茲認為,尚無證據顯示,自動建議和輸入預測技術會影響兒童識字及發展。

她說:「這項技術加快我們撰寫線上訊息的速度,而對於那些閱讀能力比拼字能力還強的孩子來說,自動建議輔助學生在線上更有效率地溝通,或許能幫到這些掙扎於傳統書寫能力的年輕學生。」

Gmail的智慧撰寫功能。(圖/Google官方部落格) Gmail的智慧撰寫功能。(圖/Google官方部落格)
Gmail應用程式。(美聯社) Gmail應用程式。(美聯社)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