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94423/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城市傳真|冬遊死亡谷 豪華野營趣

中國農場的入口非常隱秘,有如桃花源記所述。(圖為作者提供) 中國農場的入口非常隱秘,有如桃花源記所述。(圖為作者提供)
加州沙漠中的綠洲:中國農場的路標。(圖為作者提供) 加州沙漠中的綠洲:中國農場的路標。(圖為作者提供)

去年冬天耶誕節前後,我們從美東大紐約區飛到內華達州的賭城(拉斯維加斯),目的是開車遊覽附近的名勝。我們第一站是亞利桑那州的「瑟東那」(Sedona)鎮;第二站便是賭城西南邊的「死亡谷國家公園」(Death Valley National Park)。

死亡谷國家公園位於加州與內華達州交界之處。地圖上,它在亞利桑那州的大峽谷到加州洛杉磯的中點附近。我們到達的前一晚住在死亡谷國家公園外的加州小鎮「特科帕」(Tecopa)的「中國農場」(China Ranch)。特科帕鎮以溫泉浴出名,不過我們沒去泡湯。

中國農場原來是一個中國人開的,十九世紀時,有許多中國工人在此地開礦,或蓋鐵路,其中一位老中發現了這片沙漠中的綠洲,就來開墾,變成中國工人們的食物供應商,因此致富。後來據說有個西部牛仔,掏槍把老中趕走。不過,當地人叫慣了中國農場,換了白人當老板,名稱不變。也有人說老中變富後要衣錦還鄉回中國,就把農場賣掉,並非被趕走的。不論如何,老中不在了,農場還叫中國農場。

中國農場的入口非常隱秘,有如「桃花源記」裡寫的:「初極狹,才通人。復行數十步,豁然開朗。」我們開的是賭城機場租來的車子,不是走路,碎石路雖有雙車道之寬,但黃沙滾滾,彎彎曲曲的在山巒裡穿來穿去,可想像當年老中要發現此片綠洲的不易。沙漠裡的綠州自然有河流經過,據說有時這裡暴雨,車子如果走避不及,還可能被洪水席捲而去。

中國農場 椰棗甘甜

走了一小段下坡的山路,豁然開朗之處便是中國農場了。此農場盛產椰棗(Palm Dates),只見到處的椰樹上綁著一包包的布袋,護罩著果子,果子熟了,就掉進袋子裡。農場的禮品店裡,賣有各種風味(咖啡,檸檬,等等)與顏色(巧克力色,金黃色,等等)的椰棗,店家說椰棗的風味與顏色都是天然形成,並非加工處理的結果。禮品店讓客人隨意試吃,我們發現這裡的椰棗香甜無比,就買了數盒帶走。

趁天色還亮,我們就去死亡谷看看。死亡谷是美國的三最之地:最低,最熱,最乾。它是美國本土最大的國家公園,面積比康乃狄克州還大。它的地形,景觀都很特別,像是到了別的星球。所以星戰電影系列的第四部《新希望》(A new hope),和第六部《絕地歸來》(Return of the Jedi)的電影,都是來死亡谷國家公園取景的。

我們一進公園大門後的第一個景點是「扎布麗斯基點」(Zabriskie’s Point),此處沙丘起伏,映著夕陽,甚是壯觀。公園內「煙囪井」(Stovepipe Wells)附近還有個沙丘景點叫「麥斯奎特平地沙丘」(Mesquite Flat Sand Dunes),據說是R2-D2和C-3PO在星戰第四部電影(《新希望》)中迷路之地。我們回程時匆匆地在這個景點停車瞻仰一下。

馬賽克峽谷 壯麗山景

眼看太陽就要下山,我們馬上趕去第二站馬賽克峽谷(Mosaic Canyon)。這個峽谷好險峻,我們攀岩而上,不一會兒就氣喘吁吁;天色漸黑,我們只能半途折返。沒看到的風景只好聽剛從山頂上下來遊客的口頭描述。這裡壯麗的山景,雖然只走到半路已令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公園內還有一處叫「金色峽谷」(Golden Canyon)我們沒來得及去,據說是R2-D2在星戰第四部電影(《新希望》)中被賈瓦人抓獲之地。

我們回程時經過「惡水盆地」(Badwater Basin),這裡當初被發現時,湖水太鹹是海水的三倍,牲畜不肯喝,故得惡水之名。可惜我們趕到時天色已黑,只能次日再來遊覽。開車回中國農場的路上,黑漆漆的一片,前無來車,後無「追兵」,在這與世隔絕的鄉下地方,手機也不通,更別提Wi-Fi上網了。所以車子的油箱得灌滿,我們也希望車子合作,不要出任何狀況,總算安全地回到旅店。

著名電影明星「朱莉婭·羅伯茨」(Julia Roberts)曾拍的中國內蒙古紀錄片裡介紹蒙古包。她說外面冰天雪地的,晚上在蒙古包裡睡覺有無著法形容的冷。包內沒有洗手間,廁所就是包外的土坑,朱莉婭半夜爬到蒙古包外蹲廁所,說:「刺骨的寒風吹來,那裡還撒得出野尿?」可以想像嚴冬住帳篷的人要上廁所的不易。

我們住的這個旅店很特別,是由數個印第安帳篷組成,帳篷內的擺設是經過設計師精心安排的,叫「豪華野營」(Glamping),是個新名詞,由兩個字組成,Glamorous(豪華) Camping(野營)。它是一種新的時尚,比起傳統的露營要豪華多了。旅店的各帳篷共用一間開足暖氣的房子,房子裡裝有一部有線電話,供房客們緊急呼叫之用。我們在房子裡洗完熱水澡,上過廁所,才去「房間」(帳篷)裡就寢。房東建議睡前少喝水,免得半夜要跑廁所。

帳篷裡的床上舖有電毯,以免住客太冷而無法入睡。我曾在台灣的成功嶺受過大專學生的入伍訓練,當時是冬天,新兵剃光頭,晚上睡軍營的大通舖,睡時頭朝外,對著透風的木條窗子,常常半夜北風一吹就會冷醒,所以我知道頭部保暖的重要,當晚睡覺時特加了頭罩。

到了凌晨兩三點,雖然沒有被冷醒,但聽到帳篷外貓頭鷹(Owl)和郊狼(Coyote)淒厲的叫聲此起彼落,熱鬧異常,像是野獸們在開深夜派對。房東說不必害怕,此地在死亡谷國家公園之外,野獸沒有聯邦法律的保護,甚是懼怕人類。只有在國家公園裡(譬如黃石公園),才有野獸在路邊攔路歡迎遊客的奇景出現。

中國農場後面就是「阿瑪戈薩河」(Amargosa River),有個供遊客走路的步道,據說沿途風景美麗。次日起床後,我們在中國農場走路繞一圈勘察地形地物之後,就驅車第二度赴死亡谷。

惡水盆地 全美最低

第一站便是回到公園內的惡水盆地,此地是全美國最低之處,類似中國新疆的「吐魯番盆地」。惡水盆地的懸崖峭壁上,掛著一個白色牌子,上書「海平面」(SEA LEVEL)三個大字。回望我站的地方,在海平面之下282尺。腳下白蒙蒙的一片,並非湖水結冰,而是鹽巴。我們隨著其他遊客,腳下踩著鹽巴,走向廣大乾涸的湖中心。可想而知,此地的夏天會熱到不行。

惡水盆地瀕臨惡水路(Badwater Road),此路上可以近距離看到星戰第四部電影中,R2-D2被賈瓦人打倒的地方。

由惡水路再往南行不遠之處有壯麗的山景,因土壤中礦產豐富,故呈許多顏色。有條單行道叫「藝術家之路」(Artist Drive),長九哩,整條路處處是多彩的景點。離開惡水路之後,我們沿著宛轉的山路爬上「丹特高點」(Dante Point),由此下望,整個死亡谷就可盡收眼底。據說此高點的溫度夏天時會比底下的惡水盆地要低個華氏20度,涼快一些。

我們在死亡谷國家公園裡待了一整天,還是無法把所有的景點看完,到了近黃昏只能離開, 返回賭城過夜。

有人說冬天遊死亡谷,一片肅殺之氣,沒什麼東西可看的。我們倒是覺得看山水,冬天有冷天的風味,尤其是第一次經歷豪華野營,睡印第安人的帳篷,冷的叫人難忘。

死亡谷國家公園裡的丹特高點下望惡水盆地之景,白濛濛一片。(圖為作者提供) 死亡谷國家公園裡的丹特高點下望惡水盆地之景,白濛濛一片。(圖為作者提供)
印第安人帳篷內部的擺設,有現代的冷氣與電毯。(圖為作者提供) 印第安人帳篷內部的擺設,有現代的冷氣與電毯。(圖為作者提供)
中國農場種的椰棗,樹上結的果實裝在布袋子裡保護。(圖為作者提供) 中國農場種的椰棗,樹上結的果實裝在布袋子裡保護。(圖為作者提供)
死亡谷國家公園裡的馬賽克峽谷,險峻難爬。(圖為作者提供) 死亡谷國家公園裡的馬賽克峽谷,險峻難爬。(圖為作者提供)
死亡谷國家公園裡的惡水盆地,是全美最低點。(圖為作者提供) 死亡谷國家公園裡的惡水盆地,是全美最低點。(圖為作者提供)
中國農場內的旅館是印第安人的帳篷群。(圖為作者提供) 中國農場內的旅館是印第安人的帳篷群。(圖為作者提供)
死亡谷國家公園裡的扎布麗斯基點,沙丘起伏。(圖為作者提供) 死亡谷國家公園裡的扎布麗斯基點,沙丘起伏。(圖為作者提供)
死亡谷國家公園裡的藝術家之路的山石,顏色豐富。(圖為作者提供) 死亡谷國家公園裡的藝術家之路的山石,顏色豐富。(圖為作者提供)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