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89438/article-link/

首頁 名家專欄教育

[許雅寧專欄] 把暑假還給孩子:兒子的血淚冰川攀岩記

(圖/許雅寧提供) (圖/許雅寧提供)

當孩子喜歡或選擇的活動,會讓你心驚膽跳,做為父母,你會怎麼做?若說心中沒有一絲「喊停」的想法,肯定是騙人的,尊重與保護該如何權衡?許雅寧老師的兒子每年暑假都會挑戰山野,艱困的環境條件,每每讓她十分擔心,面對有「登山魂」的兒子,她選擇了⋯⋯

2016年的暑假,在美國土生土長的16歲兒子參加了位於南卡羅來納州的兩個星期負重登山挑戰,全身被蚊蟲咬得亂七八糟,甚至染上Lyme Disease(萊姆病,症狀包括紅斑、肌肉及關節疼痛、心臟及神經系統異常)。 本以為他會就此打消爬山的念頭,沒想到從此之後,他每年的暑假都往山野裡挑戰自己。隔年暑假,在進入哥倫比亞大學之前,再度啟程,前往位於華盛頓州的North Cascades National Park(北瀑布國家公園,又譯北喀斯喀特國家公園)攀登冰川。北瀑布國家公園境內共擁有超過300座冰川,是美國除了阿拉斯加以外擁有最多冰川的國家公園。

負重30公斤,雪深及腰

6月初夏,北瀑布國家公園依舊處在冰雪遍佈的狀態,白天氣溫可以高達攝氏30度,晚上則降至攝氏零度以下。晚上睡覺時猶如小龍女臥眠古墓寒冰,為了禦寒,學員用層層外套把自己裹成一個「繭」,形成一顆顆「冰地外套繭」的奇景。兩個星期的行軍過程中,一腳踩下,雪深及腰,個子矮的,連胸口都埋在雪堆中。每個人的背包重量高達30公斤,對參與的四位青少年和三位青少女學員們而言真是一大挑戰。不少人第一天就想放棄了!

此類野外求生營通常會有個resupply的環節,就是中途補給,所以一開始時不需要負重過多。但是,這次行軍沒有resupply,除了所有的食物、水和帳篷之外,爬山工具如繩索、冰刀、冰斧、釘子、頭燈等等也都得裝在背包裡背著,加上氣候嚴寒,帶的睡袋跟衣物也都厚重,難怪每個人都需負重30多公斤。這次的北瀑布國家公園之行,如同去年的行程一樣:行程開始的前兩天,隨行的兩位教練先教授基本的訓練——比如收拾行囊的技巧及雪地安全事項;除此之外,也包含了三餐準備、地圖使用和領隊能力等等。

在一般人印象中,雪花堆砌的冰雪世界夢幻無比,冬天前往山上滑雪、賞雪乃人生一大樂事。其實看似「人畜無害」的銀白世界暗藏許多危機。兒子在攀冰川時,經常會看到從雪地及冰壁中透出粉色甚至紅色的雪,人稱「西瓜雪」。「西瓜雪」可不如名稱可愛,由於雪中包含了一種藻類造成冰雪變紅,而這種藻類極有可能被細菌感染,若不慎誤觸或誤食都可能導致嚴重的後果。

挑戰自己的懼高症

這次的行程,步步都挑戰著兒子的極限。攀爬冰川得先把釘子牢固緊實地鑿進冰壁裡,然後拉著繩子,以近乎垂直的角度把自己撐上去,同時間還需找到可以抓著的小石頭,或是可以落腳的地方著力。事實上,兒子是有懼高症的,山頂風疾,呼嘯耳畔,兒子事後告訴我,看著腳底下的深淵,他數度身體僵直地攀附在冰壁上,無法動彈,隊友和教練們也只能屏息地看著他。就這樣,他孤獨地懸在冰川上,和內心的恐懼對抗,一步一步地克服自己的心魔。

攀登冰川時,有懼高症的兒子(後排左2)曾數度身體僵直地攀附在冰壁上,無法動彈。事後兒子告訴我,當他孤獨地懸在冰川上,只能和內心的恐懼對抗,一步步克服自己的心魔。(圖/許雅寧提供) 攀登冰川時,有懼高症的兒子(後排左2)曾數度身體僵直地攀附在冰壁上,無法動彈。事後兒子告訴我,當他孤獨地懸在冰川上,只能和內心的恐懼對抗,一步步克服自己的心魔。(圖/許雅寧提供)

在每天八小時的雪地負重和攀冰下,兒子腳後跟起了兩個水泡。小水泡很快就摩擦成了兩個血肉模糊的大傷口,使他痛苦跛行,教練緊急為他處理傷口,然後把他背包裡的東西取出給大家分攤,減輕對傷口的負擔。兒子感覺一方面造成了別人的負擔,一方面又對自己感到很失望,第一次掉下了眼淚。

被日出景象撼動

每次聽兒子述說旅途中的艱難,我往往掩耳無法承受,很希望他能選擇比較「正常」的暑期活動。但是有「登山魂」的兒子每年假期一定往深山裡跑,彷彿山林在召喚著他。第一次在深山中度過暑假是在他小學六年級那年 。整整一個月,他跟著一群12歲的孩子們在山林間奔跑、在湖里裡暢快地游泳,無拘無束,可能就是當時在他心裡埋下了小小的登山種子。兒子跟我說:「我永遠記得12歲那年的暑假,有一天,我選擇不睡在小木屋,而是睡在屋外的板凳上。早上五點多,太陽從山谷冉冉升起,清晨的一縷陽光喚醒了板凳上的我,睜眼的瞬間,日出的景象深深地撼動我。」

對山林的熱愛使他決定大學攻讀經濟學和環境工程,希望能為人類保存山野。在大學的這兩年,兒子一到週末便跟著登山社去爬山,今年升大三後也即將成為登山社的社長。除了計畫爬山的行程之外,還得負責規劃交通方式和租登山裝備,學習溝通、協調、組織活動的能力。這也是登山帶給他的另一種收穫。

雖然兒子選擇的活動讓我心驚膽跳,但我也只能尊重他的決定。知道阻止不了兒子爬山的慾望,所以「安全」是我對他的唯一要求,我們約法三章,他必須要有紮實、完整的山林訓練及安全知識,平日的體能訓練也不能馬虎,一切以安全為最優先考量。為了能盡情地爬山,兒子對安全及體能也就更加注意了。

不要把暑假變成另一個「學期」

我想跟大家分享兒子的暑假探險記的理由是因為我希望家長能夠把暑假還給孩子。孩子平常都關在學校,暑假是他們唯一離開校園的機會。看似「吃喝玩樂」的暑假的點滴,其實都很有可能成為孩子成長的助力。當初兒子在申請大學的資料中寫進了山林帶給他的感動,這些暑期冒險成為了他想要申請環境工程的原因,說服了招生官。如果沒有暑假這些留白的機會,他可能也不會發現自己對環境如此熱愛傾心。當然也要感謝美國的學制,讓孩子及老師在暑假時都能拋開學業,盡情的享受假期,充電自己。九月後便能神采奕奕回歸校園。我瞭解亞洲學制可能無法讓孩子這樣瀟灑兩、三個月,但還是希望大家能夠記得暑假的目的,千萬不要把暑假變成另一個「學期」。

夜深人靜,我提筆寫下這篇文章的同時,兒子正在秘魯征服兩萬呎的高山,期待他平安歸來~

兒子傳回在秘魯的照片,下山時必須身綁繩索,一步步彈跳下山。(圖/許雅寧提供) 兒子傳回在秘魯的照片,下山時必須身綁繩索,一步步彈跳下山。(圖/許雅寧提供)

 

原文連結:【把暑假還給孩子:兒子的血淚冰川攀岩記】


美國紐約哥倫比亞大學教育研究所教授 許雅寧

畢業於台北市立北一女中,中山大學外文系,美國哥倫比亞大學英語教學碩士及雙語教育博士研究所,目前為美國紐約哥倫比亞大學教育研究所教授。 許教授專精英語教學,閱讀教學及雙語教育。除了學術理論,許雅寧教授擁有多年美國公私立中小學英文實務教學經驗,對於美國及亞洲地區的雙語教育皆有深入瞭解。除了教育領域,許雅寧教授擁有文學及金融管理背景,曾任美國會計師並持有美國會計師執照。

臉書粉絲專頁:雅寧心教育
Email(商業合作業務/讀者來信):[email protected]
著作:《前進美國大學》、《做個不完美的父母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