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88823/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來看書吧

書摘|自立 才不會被別人的價值觀牽著走

所謂的幸福,

並非 「時常在那裡 」,

而是 「要靠自己去發覺 」。

在電影《比海還深》上映時的訪問中,被問及對自己而言,何謂 「幸福 」時所答。

——二○一六年六月

怎麼做才不會被別人的價值觀牽著走?

答案應該是「自立」吧。總之,想要怎麼做、該怎麼做,都得先用自己的腦袋思考,再自己去做。偶爾依賴他人雖無妨,但還是得自己先想想無人可求助時該怎麼辦。甚至能享受這樣的狀況,那就更棒了。所謂的幸福,並非「時常在那裡」,而是「要靠自己去發覺」。我覺得即使是平凡的日常、微不足道的人生,若能試著享受、玩味,就能在其中找到幸福。

結婚還是得趁還不懂事時

趕緊結一結好。

在報紙訪問中談到回首人生,關於女兒內田也哉子的事。

對當時才十九歲便決定要結婚的女兒所說的話。

——二○一五年五月

這孩子感覺上是好多人幫我一起帶大的,工作時也能毫不介意地帶到現場。同劇演員由利徹先生大概覺得這孩子沒有父親在身邊會很寂寞吧,常常打電話來關心,第一句話就是:「也哉子在嗎?」她可說是在眾人的愛當中長大的。

到了要上高中的時候,她說了一句:「媽媽,我可以出國留學嗎?」就自己找到瑞士的學校,早早就獨立了。若是過度保護,孩子就無法獨立了。

她十九歲結婚時,也問我是不是繼續求學比較好,我對她說:「學校呢,你何時想去都能去,可是結婚還是得趁還不懂事時趕緊結一結好。」(笑)近來人們不是漸漸都不結婚了嗎?孩子也是要趁早生,所以現在你看,她就生了三個了。

我只是為原本就有的東西找到出路。

接受雜誌的採訪,聊到當天的服裝搭配時所言。

——二○一八年五月

我今天是完全的裸妝。我和編輯說,可不可以不上妝,這樣就可以直接呈現皮膚原有的質感,不也很好嗎?

這件連身裙是將和服拿來裁製改成的,當然是我自己做的。外面穿的這件絞染的短外套本來是條領巾,但對我來說太長,很難用,就稍微縫一下,讓手可以穿過去,便成了短外套。

稱不上是什麼厲害的點子,我只是為原本就有的東西找到出路。已經不再買任何新的東西了,將身外之物整理整理,一邊減少所有物,可以用的東西就再次活用,不然豈不浪費?所以就動腦想一下,動手做一下。若是有新點子冒出來會很開心,不覺得這樣還滿有趣的嗎?

我想要的不是快樂,而是覺得有趣。

快樂是客觀的,

要投入其中才會感到有趣。

人生在世,若不覺得有趣,就很難走下去。

在以「衰老」與「死亡」為主題的雜誌訪談中所言。回想某次在地方上一場以「死亡」為主題的座談活動,席間聊到朋友從海外歸國的女兒來到臨終前的父親身邊時所發生的小插曲。

——二○一七年五月

在病床前,子女不都會拚命地喊著「爸爸!」、「你醒來啊!」嗎?心電圖上的電波「嗞、嗞、嗞……」的很微弱,幾乎就要變一條直線了,不過呢,床上的人彷彿聽到有人在喊他吧,那個「嗞、嗞」的電波又開始跳動了。(中略)後來又開始轉弱,變「嗞……」的時候,女兒又會喊「爸爸!」、「你要活下去啊!」可是這樣重複來回了幾次,大家也逐漸麻木了。不知道是第幾次心電圖又「嗞……」地變弱,這女兒竟然喊出:「爸爸,你到底是要活還是要死,下個決定吧!」

當場所有人都爆笑了出來,還是在那個以死為中心的地方呢。不過那種心情大家可以理解吧?然後那件事還有後續,遺體送到火葬場,要準備火化,這段時間家人朋友都到一個房間裡等著,大約一個小時後,殯葬人員來通知已圓滿完成,那名女兒便對所有人宣布:「各位,爸爸已經烤好了。」

這個世界是不是很好玩?大家老是在煩惱「老了該怎麼辦」、「死了該怎麼辦」,比起在腦中糾結的世界,現實可是遠遠大於此,是意外的連續。我想要的不是快樂,而是覺得有趣。快樂是客觀的,要投入其中才會感到有趣。人生在世,若不覺得有趣,就很難走下去。

我認為那些身為女人理當該做的事,

不做也不會死。

唯有讓彼此去過應該有的生活,

才是玩搖滾的人該做的事,

才是一個演員該做的事。

內田裕也單方面提出離婚申請後,樹木希林在接受雜誌採訪時,談到該事件引起的騷動時所言。

——一九八一年四月

那時候的情況不太好,剛開始的那三年間明明是住在一起,卻沒有兩人結婚、一同生活的感覺。反倒是分居之後才在意彼此,我在雜誌上看到他的照片,會有一種「啊,這是我先生呢」的依戀感。他也是,把我散落各地刊登的文章一字不漏地全部讀過,還打電話和我說:「你這傢伙,還會為那種事情開罵喔?你的個性一點都沒改變啊。」對我的這些情況無法放心,也真是辛苦他了。

不過,這不是他為了復合而耍的手段,他不是那種人,我也相信他當初提離婚是真心的。所以不管他再怎麼累,我還是一樣輕鬆快活。對女人而言,沒有需要伺候的人就是無事一身輕。一路至今我始終這麼散漫、自得其樂,這些都算是我的缺點。然而,我認為那些身為女人理當該做的事,不做也不會死。唯有讓彼此去過應該有的生活,才是玩搖滾的人該做的事,才是一個演員該做的事。今後為了讓我們都能踏實地活著,我真心希望他不要回來我身邊。

 

我可以感覺到自己與內田是看向同一個方向。

我們共同擁有一種反叛份子式的、

想破壞一切的衝動,彼此像是同志。

 

在報紙連載的訪問中,談到內田裕也時所言。

——二○○五年七月

 

我可以感覺到自己與內田是看向同一個方向。我們共同擁有一種反叛份子式的、想破壞一切的衝動,彼此像是同志。雖然我們可能是朝著什麼奇怪、不可思議的方向前進,但就是不覺得膩。

 

(中略)生活中的瑣碎部分和愛情是不同的東西,即使一同做些瑣碎的事,也未必能感覺是「看向同一個方向」吧。

對於一切的事物,我都沒有什麼非如此不可的鐵律。

就拿我的長相來說好了,就是出了什麼錯才會長成這樣(笑)。

不過,我就是活用這種不完美,一路走過來的。

——二○○二年八月,在接受雜誌訪問時,談到自身的價值觀、人生觀。

在建造這房子時,我還另外多請了一位建築師,要求他若發現不對的地方便通知我,比方說在工地現場看到與設計圖上不同的地方,開了個洞之類的。這時我不會特別要更換或是補救,而是思考如何運用這個失誤。誰知道會不會做出比當初的設計更好的成果呢?若是選擇補救,失誤就永遠是失誤,但若是弄成別的東西,就能夠讓這失誤起死回生。

對於一切的事物,我都沒有什麼非如此不可的鐵律。就拿我的長相來說好了,就是出了什麼錯才會長成這樣(笑),再怎麼說也擠不進美女演員的行列裡。不過,我就是活用這種不完美,一路走過來的。現在這時代,長得怪反而會被認為是有趣的,更能被接受;但在四十年前,就算演女僕也不允許長得太醜。而我竟能在這股風氣之中存留下來,我想,應該是我活用了自身的不完美吧。

我對自己的長相感到厭煩。

——二○一八年六月,在電影《小偷家族》相關的訪問中,談及拿掉假牙上鏡的理由。

對於我以不帶假牙的樣貌示人,被說「身為女演員做這樣的事,簡直比全裸還要更讓人感到羞恥」。在電影《小偷家族》中,我的頭髮很長,看起來是不是很像可怕的老太婆?

我對自己的長相感到厭煩。會再度去拍是枝裕和導演的作品,也是因為我想著這是最後的合作了,而向他提案。我已經是後期高齡者,已到了得考慮關店的時期了。

另一方面,我也想讓世人看見人逐漸變老、崩壞的樣子。愈來愈少人與高齡者生活在一起,不是每個人都知道人老了會變成這樣的吧?

也有人說我在電影中,大吃橘子的模樣很動人。那是用牙齦去磨果肉,沒有牙齒就是這麼一回事啊。

【作者簡介】

樹木希林

日本演技派女演員,1943年生於東京,1961年以「悠木千帆」為藝名,開始演藝生涯。1970年代演出向田邦子編劇的電視劇《寺內貫太郎一家》,超齡扮演母親角色的形象深植人心。1977年在電視臺特別紀念節目中拍賣了原本的藝名,當下另起的新藝名即為「樹木希林」。

2000年後因電影而獲高度注目,演出作品如《東京鐵塔:老媽和我,有時還有老爸》,憑母親一角獲日本電影金像獎最佳女主角。是枝裕和導演更量身撰寫《橫山家之味》中的母親角色,自此展開其之間長達十年的合作,屢獲日本電影金像獎與國際獎項肯定。此外,樹木希林長年為日本富士軟片拍攝廣告,引發熱烈話題。其藝術成就亦獲日本頒發紫綬褒章與旭日小綬章等榮譽獎項。

一生中曾有過兩段婚姻,1973年與搖滾樂手内田裕也再婚,但逾40年處於分居狀態。2018年9月15日去世,享壽75歲。

【購書資訊】

遠流出版:https://www.ylib.com/

世界書局購書:www.wjbookny.com

郵購專線:718-746-8889ext6263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