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88472/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美國現象| 傑瑞蠑螈 不是動物是扭曲選區畫分

2020美國大選年即將到來,現在每天的新聞都很熱鬧,6月底出現了一個較為特別的名詞「傑瑞蠑螈」(Gerrymander),因為此名詞不常在中文新聞上出現,我願意在此和大家一起探討一下它的意義和源頭。

「傑瑞蠑螈」這個相關操縱選區規畫的新聞,可見於最高法院于6月27日裁決中:美國馬里蘭州(民主黨主控)和北卡羅琳娜州(共和黨掌權),分別對其所屬黨派,基於本黨利益的前提下,其所畫分選區的決定,反對黨人士不服聯邦法院維持原案的裁決,官司打到最高法院,最後9位大法官以5-4做出裁決,首席大法官John Roberts Jr.(小約翰。羅伯斯)認為要最高法院有能力做出判定的話,大法官們需要有充分的資料來瞭解,然而此案雙方並沒有提供所依據法律的明確合法準則,是以目前它屬於政治性的案件,最高法院不予受理,并稱此案應由政府的主辦選舉機構自行解決。

美國關於選區的畫分有兩種方式:

(一)聯邦政府每十年舉辦一次全國人口普查,而各州選區的畫分也就根據普查的結果來定制,確保公正性。即將到來的普查就訂在明年2020。最近大家對普查問卷裡是否可問「公民身份」一條特別的關注,就是因為它將影響到非公民填卷人是否願意參加普查,他們可能顧忌自身的居留及福利問題,卻步而不參與,如此統計結果將會有嚴重的失誤,而人口普查結果又對選舉結果是否公正有極大的影響。此案鬧到最高法院,雖然目前大法官已有裁決不得將「是否有公民身份」列入普查問卷,但是川普總統不以為然要翻案,看來這個有極大影響的問題,最後如何解決,還有待後續呢。

(2)「傑瑞蠑螈」是指各州操縱性的畫分選區,其根據兩個考慮:一種是「集中選票」(packing),儘量將反對黨選民集中在一個選區,如此周邊選區的反對票源就被稀釋,進而張顯本黨自身力量;另一種則是「分散選票」(cracking),將他黨選民集中的地區畫分為多個選區,分散其選票,消弱對方力量。這種有針對性選區的畫分,結果是偏護有權利作此畫分的各州掌權黨派,通過選務機構,使其黨內提名人選將受益而當選,相對的使其對手處於不利而落選,這就是所謂的「傑瑞蠑螈」Gerrymander式的操作。

這種根據有目的性操作式的選區畫分,早在1789年,就有此一舉,當時維吉尼亞州州長Patrick Henry (派崔克。亨利)就對該州的選舉做了一個有利於己,打倒對手黨的James Madison(詹姆士.麥迪生)的選區畫分。然而事與願違,選舉的結果反而是詹姆士.麥迪生贏了派崔克。亨利支持的James Monroe (詹姆士.門羅),這是一個意外。

而後在1812年,當時的麻州州長Elbridge Gerry (艾布瑞基。傑瑞) 簽署了一個選區畫分的法案,偏袒於該黨,使得本黨在參議員的選舉中取得優勢大勝。這個偏向一方所畫出的選區地圖奇形怪狀,看起來有如一個Salamander(蠑螈)。當時一個波士頓報的政治編輯,就模仿該選區地圖在報上登了一個卡通畫,這是一個有頭有尾張牙舞爪,身形扭曲,還有神話般翅膀,有如蠑螈(蜥蜴/壁虎)的一種水陸兩棲動物,他還在畫上題寫了一個標題為Gerrymander「傑瑞蠑螈」。取州長的姓傑瑞Gerry再加上蠑螈英文字Salamander的後一半,組成Gerrymander,這就是「傑瑞蠑螈」此名稱的由來了。。

美國是一個兩黨政治的民主國家,雖有第三黨Libertarian 自由黨,但勢力遠遠不及民主及共和兩黨,在此體系下選舉至為重要,而選區的畫分又是關係選舉結果的決定因素,所以「傑瑞蠑螈」成了大家極為關注的一個課題。一般來說於「傑瑞蠑螈」的操作,雖然兩黨均有實例,但在共和黨掌握下的各州,較為普遍。現今又逢大選及各州民選代表的各項選舉,選區的畫分對於選舉的結果更顯得重要,民眾對「傑瑞蠑螈」的反對聲浪也隨之又起。現在我們能對它稍有認識,以後對新聞報導裡再提起的所謂的 「傑瑞蠑螈」或Gerrymander就不至於感覺陌生了。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