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83240/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封面故事 | 王己千、張隆延 融匯中西 傳承文化

王己千先生。 王己千先生。
張隆延先生。 張隆延先生。

王己千、張隆延兩位先生都出身世家。王己千尋訪、收集中國書畫,對歷代珍品有相當研究;他作畫不輟,多次調整畫風,融匯中西,致力於創新。張隆延早年投身仕途,卸任公職後回歸書道;他對中國書論縱溯遠古,橫遍百家,以書法家和國學大師的身分傳承文化。

兩位先生因緣際會,定居於紐約,澤被於此。在舉辦「紀念王己千、張隆延暨師友書畫展」之際,讓人特別懷念兩位先生。

「我不是收藏家,是畫家」

王己千先生1907年出生於江蘇吳江,為明代戶部尚書、武英殿大學士王鏊第14代嫡孫。1924年師從蘇州書家顧麟士,1932年入上海東吳大學,入著名畫家吳湖帆門下習畫。1949年定居紐約。1957年赴香港中文大學美術系教授中國畫,1962年擔任該院藝術系主任。1966年至1980年在美國各州舉辦個展。己千先生被授予紐約大都會博物館終身會員,並受聘蘇富比國際拍賣公司中國繪畫部特別顧問。

➤➤➤封面故事 | 用書畫 紀念王己千、張隆延

王己千原名季銓,1932年改名為季遷,後借用《中庸》「人十能之、己千之」的句子,意謂人家一遍就行,我要一千遍才行,70歲後改名己千。

藝術鑑賞家胡西林表示,己千先生在中國書畫領域有無比的影響力。例如,談到五代董源的《溪岸圖》,北宋武宗元的《朝元仙仗圖》、郭熙的《秋山行旅圖》,南宋李唐的《晉文公復國圖卷》、李嵩《貨郎圖》,元代倪瓚的多幅山水名跡,這些歷史巨跡,都是經王己千法眼甄別,成為他的藏品。

開啟西方對書畫的認識

胡西林分析,王己千的鑑賞功力和收藏眼光,得益於他所受的中國傳統畫訓練。他開啟西方社會對中國書畫的認識和興趣,讓中國書畫在主流獲得一定的地位。紐約大都會博物館「王己千家族收藏紀念室」,收藏他捐贈轉讓的包括《溪岸圖》在內的37件重要的中國古代書畫。

胡西林說,但是,己千先生強調自己是畫家,晚年他甚至說:「我不是收藏家,我是畫家。」胡西林認為,以己千先生鑑畫巨眼和收藏巨跡,說「我不是收藏家」是謙懷之詞,但說自己是畫家,卻是言之由衷。己千先生14歲涉足畫事,師出名門,一生不離畫筆,所繪畫風突出,當然是一位畫家。

胡西林曾見過王己千一幀鏡片創作,以傳統筆墨結合現代技法繪成的現代山水,山石嶙峋,古木森嚴,藉助揉紙產生的肌理加以暈染、烘托營造畫境,迷濛而富有詩意。胡西林說,作這樣的畫需要開闊的視野、寬廣的胸懷和調和的手段,還需要膽略與心氣的支持,「王己千敢於實踐,並且做到了」。

王己千山水。 王己千山水。

王己千山水,辛酉六月創稿,水墨設色。 王己千山水,辛酉六月創稿,水墨設色。

王己千晚年時,畫家虞世超經常往訪其住處,兩人相處甚多。虞世超說,己千先生是蘇州人,而他祖籍浙江慈溪,兩人都曾長期住在上海,算是大同鄉,相識後常有往來。1991年起,虞世超每年在紐約舉辦個人畫展,當時己千先生年事已高,但每次都專程參觀,給他鼓勵。

虞世超說,己千先生認真嚴謹,作畫要求每一筆都「堅凝鬆秀,不滑不光,氣古味厚」;他待朋友熱情誠摯,寬宏謙和。虞世超常觀摩己千先生作畫,邊畫邊談,說:「中國書畫透過毛筆和宣纸,表現敏銳的情感,更將其精微的内涵,彰顯無遺。」王己千也常拿出收藏的名畫原作,講解奥妙之處。

虞世超常常速寫王己千,手邊有什麼筆、什麼紙,拿來就畫。虞世超捕捉他的神情和姿態,既要準確,又要傳神。王己千也樂意虞世超畫他。數年下來,畫的速寫有兩百多幅。虞世超說,己千先生是非常人物,為人謙和,才華卓絕,讓人永遠懷念。

「讀書、寫字,是一輩子的事」

張隆延字十之,號罍翁,1909年出生於南京,原籍安徽合肥,祖父韶臣公為前清軍門提督,積功任蘇淞鎮總兵,定居南京;父鑒泉公,蔭二品,任郵傳部郎中。1928年入金陵大學政治系就讀,從國文系主任胡小石習中國文學史、古今詩選。1932金陵大學畢業,為政治系第一名。1936年獲法國南溪大學法學博士學位。1945聯合國籌備委員會成立於倫敦,受聘為中文翻譯。1946年4月抵紐約,出任聯合國秘書處高等專員,中文翻譯組代組長。

中國書畫鑑定家傅申博士在台灣就讀中國文化大學研究所時,是張隆延的學生。傅申表示,隆延先生博學、機智、含蓄、幽默,談吐詼諧,但表現在書法上是淵淵穆穆,不露鋒芒。

傅申指出,隆延先生的書法作品鈐有不少耐人尋味的印章。有一方是「堂堂乎張」的大篆朱文印,「堂堂乎張」出自《論語.子張篇》,這可代表他的人格、丰采和書風;另有一方「隆古延今」印章,代表他對中國古文化及書道揚厲延續的志業。

張隆延書法 張隆延書法

傳道解惑 古今中外都懂

紐約中華文化交流協會副會長楊思勝表示,隆延先生的人品、道德、文風均為楷模,古道熱腸、謙誠厚道,他形容隆延先生「琴言清若水,談吐無是非。」

楊思勝說,隆延先生對中華歷史、文言漢學、散文漢賦、碑文帖學無不精通,英、法、德文更運用自如;他常為慕名而來請益的後進學者傳道解惑,「內容是古今中外,精神是上天入地」。

楊思勝也愛書畫,他說,隆延先生的墨寶古風千秋,晉唐小楷、宋四大書法家(蘇軾、黃庭堅、米芾與蔡襄)各體揮灑自如,少人能及。張隆延教授書法,讀書寫字都重視,桃李滿天下。

張隆延的學生之一郭聯佩,1979年開始追隨他習字。郭聯佩說,隆延先生帶動了一種風氣,那就是重視「多讀書求精進、多習字養正氣、多審美升氣質,多經驗積學養」,這是達到「品高藝自高」的要務,是正心、誠意、慎獨的人格境界,是人生一切的基礎。

郭聯佩回憶,隆延先生誨人不倦,有教無類;創作時以心靈的感受,真誠表達情志。隆延先生曾說,「讀書、寫字,是一輩子的事」,個人情況與追求不同,只要不斷努力,不必因別人較早有成就而著急。

同時,隆延先生認為,「仁」是做人最重要的品德,一個人從頭到腳、由裡而外都合乎做人的道理,是為仁。隆延先生畢生奉行,凡事推己及人。郭聯佩說,隆延先生到了晚年,本其愛心和仁心,教導門生自修,用心良苦,如此仁心讓學生終身受用。

張隆延書法,對聯。 張隆延書法,對聯。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