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80351/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神州21世紀│現代愚公 花7年鑿山修路

毛相林率領村民鑿山修路。(取材自上游新聞) 毛相林率領村民鑿山修路。(取材自上游新聞)
村民們用了七年時間開路。(取材自上游新聞) 村民們用了七年時間開路。(取材自上游新聞)

現實版的「愚公移山」發生在重慶市巫山縣下莊村,當地村民用了整整七年時間,克服了一個個困難,在懸岸絕壁上鑿出了一條八公里長的希望之路。

●井底之村 去縣城很危險

下莊村村主任毛相林表示,下莊是個天坑村,地形像口井,從「井口」到「井底」垂直高度1100多米。全村四個社96戶人家400多人就住在「井」底。

毛家在下莊村,到毛相林這一代,已有十代人。打毛相林記事起,下莊村幾乎就沒什麼變化——一樣的閉塞、一樣的貧窮。

沒有修公路之前,下莊出村只有一條108個「之字拐」的小路,到縣城要走三天。全村的生活物資,都靠背簍背進山。

毛相林表示,村裡先後有23人從懸崖上摔死,75人摔傷、摔成殘疾。由於外出太困難,有三成的人連縣城都沒去過,18歲嫁到下莊的袁大香直到94歲去世,都沒有回過娘家,好多人出去打工後,就再也不回來了。

毛相林從上世紀80年代起,先後擔任村副主任、村主任。毛相林回憶,當時下莊村買包鹽都不容易,大家也為修路在想辦法。第一次想買炸藥炸山修路,結果幹了兩年,「沒修好,炸藥炸不開」,因此放棄。

1997年,他接任下莊村黨支部書記兼村主任,坐在下莊井口的岩石上,看著井底的下莊,又一次萌生了修路的想法。毛相林的父母親從小教育他說:「有事莫往後面躲,要往前衝!」因此,毛相林決定,修路這件事,他要帶頭衝一衝。

●湊錢修路 吃住都在山洞

在全村黨員幹部會上,毛相林對大家說:「山鑿一尺寬一尺,路修一丈長一丈,就算我們這代人窮十年、苦十年,也一定要讓下一輩人過上好日子!」

當時大家仍在「反反覆覆地打嘴仗、算細帳」,但最後形成了共識——修路!因為沒有路,就意味著下莊村,沒有未來,也沒有希望。

毛相林帶頭拿了人民幣700元錢作為第一筆修路資金,村民們也東湊西湊籌集了近4000元。

接下來,毛相林以個人名義向信用社貸了1萬多元,又給上級寫申請打報告,鄉政府和相關部門同意了下莊村自己修路,還提供了炸藥和鋼釘等物資。

1997年年底,毛相林帶領村民在「魚兒溪」炸響了第一炮。全村青壯年不分男女全部上工地,這102人的名字後來被一同刻在了村裡的築路英雄譜上。

沒有鑽機怎麼辦?村民們腰繫長繩,趴在籮筐裡,吊在幾百米的懸崖上打炮眼。沒有挖機,就在懸崖峭壁上先「放一炮」,炸個「立足之地」,再用鋼釘和大錘鑿。

毛相林說,那時候,大家吃住都在山洞裡,睡在山洞口的人還要在腰上繫個繩子,免得夜裡翻身掉下懸崖。就這樣,他們以最原始的方式,「步步為營」向前推進。

●築路故事 引來遊客打卡

儘管大家反覆提醒注意安全,但事故還是發生了。1999年8月,26歲的沈慶富被峭壁上落下來的一塊大石頭砸中頭部,掉下懸崖。

毛相林回憶,當時全村人都哭了。但大家心裡清楚,不修路,出山死人的風險更大。毛相林領著大家擦乾眼淚,又一頭栽進了工地。

沒想到,僅一個月之後,34歲的黃會元也在修路時不幸遇難。

送黃會元遺體回家時,毛相林做好了挨罵、甚至挨打的準備。但黃會元的父親,當時已72歲的黃益坤並沒有責罵毛相林,只是說「謝謝你們把會元找回來了」。就在靈堂前,大家討論還要不要繼續修路時,黃益坤第一個站出來支持。之後,村裡的男女老少都把手臂高高舉起來,為開路盡心盡力,

2004年,用了整整七年時間,下莊人終於在懸岸絕壁上鑿出了一條八公里長的「天路」。

如今的下莊村,有100畝脆李、100畝桃子、200畝西瓜、650畝柑橘,應季水果直銷重慶主城。今年,全村人均純收入將達人民幣9000餘元(約1256美元),比20年前翻了四番不止,村里還建成了91棟122戶風貌統一的鄉村民宿。

毛相林說,現在不少遊客都是衝著築路的故事而來。接下來,村裡還考慮將部分路段拓寬,同時考慮啟動環線的建設,歡迎更多人來下莊「打卡」。(取材自人民網)

工人在道路上施工。(取材自新華網) 工人在道路上施工。(取材自新華網)
村民騎著摩托車從縣城購物回來。(取材自新華網) 村民騎著摩托車從縣城購物回來。(取材自新華網)
當時,參與修路的村民把廚房搬到施工現場。(取材自新華網) 當時,參與修路的村民把廚房搬到施工現場。(取材自新華網)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