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79426/article-link/

首頁 論壇

美中經貿戰勝負 掌握在聯準會

美國經濟到底有沒有衰退?這個問題無論任何時候,都是重要問題,今天這個問題更特別重要,因為美國正與中共進行前所未有的經貿戰,川普總統必須依靠美國經濟繼續繁榮,才有本錢逼中共坐下談判,進行結構性改革。而美國經濟榮枯與聯準會有密不可分的關係,但今天美國不僅有一股唱衰經濟的勢力,聯準會作為也讓川普氣結,美中經貿戰是勝是敗,竟然要看聯準會主席鮑爾。

美國朝野都認知中共經濟發展強勢,將對美國帶來衝擊,問題在沒有勇氣反擊,也不知如何反擊。川普上任後完全改觀,不但反擊,且用關稅作武器,當然傷敵傷己,就看特定時間內,川普與習近平誰能頂住政治代價。經過近一年摸索備戰,中共決定挺住經濟政治壓力,要跟美帝長期抗爭決不退讓,不惜讓人民幣貶值破七,沖銷關稅壓力,還擴大內需、放鬆銀根等要放手一搏。在中共高壓統治下,媒體口徑一致反美國霸凌。

反觀川普,逃過「通俄門」攻勢後,新一波種族歧視、邊界拆散家庭成為反對川普新劇本,最近流行金融學術界才知道的「國債收益率曲線倒掛」,主流媒體一再警告對中共貿易戰,導致「經濟衰退」馬上就到。把經濟衰退與美中經貿戰掛鉤,把川普原引以為傲的經濟強項,描繪成絆腳石。

但實情並非如此。獨立經濟學家指出,近期看不到經濟衰退跡象,唯一可能衰退的原因是自己嚇自己,以為衰退將來而開始省吃儉用,不願消費,拖垮經濟。經濟衰退基本上是反對川普連任的人製造的雜音。「華盛頓郵報」經濟專欄作家史隆恩指,通常連續兩季度GDP都是負成長,才被視為衰退,但美國經濟自歐巴馬卸任前至今,都是正成長,即使今年兩季度勢頭減緩,但還是正成長。

他指出,更嚴格講,經濟衰退要由國家經濟研究局來做官方宣告,但即使衰退,也會等2020大選後才宣告,因為要考慮的因素更多,需要更長時間確認。換句話說,美國經濟沒有衰退跡象,如何維持目前勢頭才更重要。

這種情況下,聯準會角色更顯重要。現任聯準會主席鮑爾是共和黨人,川普提名他接替歐巴馬任命的葉倫。聯準會理事會共七名委員,都由總統提名,參院認可後任命,任期四年,可連任。除鮑爾外,川普還任命三名理事,聯準會成員都是川普人馬。按理說,聯準會應很能「體會」川普施政用心與目的,全力配合。

但實際情況不然。川普恨死鮑爾,認為他「升息太快,降息太慢」,完全打亂經濟成長步調,妨礙施政。更何況川普目前與中共貿易戰,必要時可不斷升高關稅來逼中共,需要美國強大經濟做後盾,不怕人民幣一再貶值。

然而鮑爾似不為所動。國會給了聯準會兩大任務,一是充分就業,二是維持物價穩定。聯準會透過升降利率政策來達成任務。聯準會雖強調運作獨立,但政治上也應懂得與政治配合。歷來總統與聯準會主席的衝突一直存在,但都是不公開較勁。川普對鮑爾的不滿完全公開,利用推文與講演直接批評。鮑爾也不點名回批,表達聯準會決策不受政治干涉。川普甚至公開說「到底誰是最大敵人,鮑爾主席?還是習主席?」

鮑爾沒有川普急於對付中共經濟崛起,以黨國力量掠奪資源的強大壓力,他更在意控制貿易戰給美國經濟帶來的衝擊與影響,多次國會作證表達同樣意思,認為「貿易戰給經濟發展帶來不確定性」,和川普要用貿易戰作武器達到保護美國,是不同思路。

如今,中共下令人民幣繼續貶值,對抗美帝,這是「黨運與國運」結合的中共政權保衛戰。但川普非但沒有高度一致的抗中共識,更沒有同仇敵愾的聯準會並肩作戰。以中共對付香港的強硬態度,對美經貿也強硬對抗,鮑爾應辨清時局,彈性運作,無論升息降息都要掌握先機,否則中共看穿這一切,根本不乎被綁手縛腳的川普。川普和大家都期待聯準會9月宣布降息,拭目以待。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