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73776/article-link/

首頁 舊金山

長生不老有術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自有人類以來,就想著長生不老,古代的帝王費盡心思尋求長生藥方,未能如願以償,生老命死成為宿命,每個人必經的過程。但現代不比古代,情況沒有那麼悲觀,100年前的人平均壽命僅有50歲上下,今天卻增加到80多歲,有人預估2050年又加上10 歲。科學與經濟不斷的進步,帶動了人體健康的進步,以及抵抗疾病的能力,也許仍逃不過老與死,至少比以前活的時間「長」了許多。

物理學上有「逃離速度」(Escape Velocity),是說一個物件要從一個有重力物體逃離的最低速度,例如逃離地球重力飛到太空,需要每秒鐘11.2公里的速度,相當33馬赫(音速),火箭升空到地球軌道(還沒有完全逃離地球重力),需要每秒鐘7.9公里的速度。物理學的名詞也可借給生命科學,稱為「長壽逃離速度」(Longevity Escape Velocity),當科學不斷進步展,壽命不斷的延長,超過了所經歷的時間,就進入了長生不老的狀態。

這是反老化先驅者Aubrey de Grey博士的論點,一旦到達長壽逃離速度,年齡的增加始終落後壽命的延長,所以出現一千歲的人也不足為奇。醫藥的抗老研究,會使我們的壽命每年延長約20%,如果繼續下去,一旦增加到每年100%,也就是我們每活一年,壽命就比原預定的延長一年,理論上就可以長生不老。但de Grey博士的論點是遠遠超過 100%,80歲的人生理機能有如40歲,不但長壽、更要健康。

至於多久才能進展到長壽逃離速度,有說100年、有說幾十年,有賴於研發的速度。BetterHumans是一個非營利機構,成立了十年,把科學研究的最新發現,運用在減少疾病的威脅,以及壽命的延長,CEO James Clemend說,現年50歲以下的人如果沒有遺傳的疾病,就有福了,因為他們會趕上長壽逃離速度,長生不老。著名的Google學者Ray Kurzweil,讓大家繫安全帶、不做劇烈運動、維持健康、避免意外,等待長壽逃離速度的到來。

長壽逃離速度真的會到來嗎?信心十足的de Grey博士也說有10%的機會不會到來,從研究老化發展到延長壽命,是一條漫長的路,防止老化雖然有各個角度多層面的研究,多是小型的實驗,有的聲稱可以讓昆蟲或小動物的壽命延長三分之一,可是人的壽命年限太長,不可能有那麼長的時間在人體上試驗。但近年科學家有了新的想法,如果把老化、乃至死亡,看作是一種「病」,那麼,有病就有治好的一天。

我們多認為老化是身體日積月累的殘留,所以虛弱、癌症、痴呆,最終走向死亡,我們無能為力。但越來越多的科學家起了疑問,如果我們能否向死亡挑戰、預防死亡?如果老化得到的疾病僅是症狀、而不是原因?如果把老化列為疾病,會有什麼改變?哈佛醫學院的遺傳學者David Sinclair,就是倡導這一思維走在前面的人。

他說,從醫學上看,老化不是隨年紀增長的自然後果,僅是單獨的個別狀況,老化僅是病理,與任何病理一樣,可以成功的處理。一旦老化能單獨處理,我們就會有很大的能力來鑽研,而不僅只是處理老化所帶來的病痛。許多重大疾病都是因老化而起,所以找出促使老化的「分子機制」 (Molecular Mechanisms) 與處理方法,應列為第一優先,除非從老化的根基著手,我們不會在延長壽命上有向上的進展。

把老化、甚至死亡看作是一類疾病,不是一件小事,需要衛生組織與醫界的認可,也需要新的醫療法規來管理,更涉及政治,需要時間醞釀。不過,一旦這個「新病」確立,會有無數的資金投入這個前所未有的龐大市場,研究、實驗、創新、製藥,蓬勃發展成為返老還童的新行業。即使不能達到長壽逃離速度,至少可延長健康壽命,有人預估至少活到110 歲,135歲也不是大問題。

倡導用科學方法增強體能、延長壽命的人,所奉行的理念稱為「超人類主義」 (Transhumanism),以生物工程、數位技術、遺傳改造等方法,讓身體更強壯、更有智慧,甚至永生不死,與「後人類主義」(Posthumanism)有時被通用,但並不相同。後人類 (Posthuman)改變所有「人」的本質,從資訊原理與數位技術著手,與機械完美結合,影片Matrix駭客任務、黑客帝國自由的進出虛擬世界,就是最好的後人類例子。

美國佛羅里達州的Hollywood市,有一個名為「永恆的生命」(Perpetual Life)的教堂,聲稱是世界上唯一的超人類教會,不信奉任何神明,只相信科學可以實踐教堂的座右銘:老化與死亡是有選擇性的。雖不信奉神明,卻尊崇Arthur C. Clarke這位已故的科學與科幻作家,Clarke的經典之作是1968年影片「2001:太空漫遊」(2001:A Space Odyssey) 的劇作,對生命內涵有奇特的預言。

400萬年前,外星探險家來到地球,看見人猿的行為,於是留下一個人工製的「神器」,來讓地球進步。然後又把一個「神器」埋在月球表面,當人類起步探索宇宙,就會啟動發出信號,有如宇宙的偵測器。第三個「神器」則飄浮在木星的軌道旋轉,等待人類的到來。

長途飛行的太空傳到達木星的時候,僅剩一名太空人存活,「神器」把他帶進一個強大的力場,吸引到另一個星系,被安置到類似醫院的地方,蔓延自己的夢與想像力,他看到自己從中年走向衰老、死亡,然後重生,從嬰兒到兒童、到天使、到超人,最後返回地球,為人類下一次進化做準備。

這是製作人、也是Clarke共同劇作人Stanley Kubrick,對2001影片內涵的解釋,「永恆的生命」教會對其尊崇,也就不足為奇了。

你還不到50歲吧,那就維持身體健康,不要發生意外,因為在你有生之年,有機會趕上「長壽逃離速度」,進入了完全自由的世界。到了那時候,「壽命」就不再有意義,「有生之年」也就成了歷史名詞。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