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72166/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周刊搶鮮看 華人為何愛買槍?

古角(左一)說,有持槍證的紐約華人在1000人左右。(圖:韓傑攝影) 古角(左一)說,有持槍證的紐約華人在1000人左右。(圖:韓傑攝影)

紐約長島「大頸槍黨」創辦人曲晟說,他從小學二年級就是學校射擊隊成員。來美國留學後,他周末就開車去費城靶場租槍打靶,因槍法好被槍友封為「東方牛仔」。十幾年前,他開始買槍,現有手槍、步槍、散彈槍「幾十把」,「現在每周都要去靶場打靶,偶爾也去打比賽」。十年前,他搬到紐約長島大頸,交了一些當地的朋友,就帶著朋友去打靶、打獵。2013年,他組織了一個微信群,取名為「大頸槍黨」,目前成員有70、80人,經常一起打靶。

過去幾年,愈來愈多的美國華人買槍和練槍。紐約曼哈頓約翰.喬維諾槍店(John Kovino)經理古角估計,儘管紐約市控槍法律全國最嚴,但紐約市華人擁槍者仍在「千人左右」。有些城市的華人槍友還成立組織,抱團取暖。例如,西雅圖華人成立「槍友會」,並創辦網站,推廣普及華人擁槍。矽谷華人槍友組織「華人步槍協會」,致力於推廣憲法第二修正案,在華裔社區普及槍支知識,共同促進社區安全。但究竟有多少華人擁槍,無人知曉。

●辦槍黨的人:提高擁槍率 達武力平衡

曲晟說,如果要申請成為大頸槍黨的成員,申請人要提交申請書,還要有介紹人擔保,才能加入。在槍黨裡,大家一起練槍,一起討論槍,最後都成了家庭的朋友。在夏天,大頸槍黨還組織露營,有上百人參加。他們還組織冬營,去上州度假,既打靶,也燒烤,過得很快樂。

大頸槍黨的宗旨就是要「提高美國華人的擁槍率」。為此,大頸槍黨已經連續舉辦八次槍支安全講座。他說,大頸槍黨內有五名美國步槍協會(American Rifle Association)認證的教官(instructor),這些教官可以授課。他說,與東岸相比,西岸擁槍的華人較多,「紐約州比較少,因為紐約州槍支管理較嚴。」

老槍在示範打槍。(圖:老槍提供) 老槍在示範打槍。(圖:老槍提供)

他說,槍支安全講座都是在靶場舉辦,一共五個小時,兩個小時理論,三個小時實踐。由於場地限制,每次只接受30人,但「講座很受歡迎,場場爆滿」。講座只收成本費,用來支付場地租金,還要加上子彈、靶紙、耳罩、護目鏡等費用。如果美國哪裡發生槍擊案,一些華人就會催問什麼時間舉辦槍支安全講座,他們想參加。「這是槍擊案對大頸槍黨的影響。」

他仍然記得1992年洛杉磯發生的暴亂事件。「我當時正在北京讀書,電視台天天報導暴亂,我們每天追著新聞看。」他說,許多非裔圍攻韓國移民社區,韓國移民就拿槍自衛。結果,非裔死了幾十人,而韓國移民只死了兩個。「韓國實行強制兵役制,故韓國男人都會用槍。」他說,一到自然災害,社會就會出現動盪無序,就有打砸搶,把華人視為肥肉,任意宰割。因此,華人要提高擁槍率,達到民間武力平衡。

他說,大頸槍黨提倡槍支安全,不要魯莽行事。「如果不懂槍支安全,不要碰槍。」槍黨成立六年來,舉辦多次打靶活動,從未出現意外。他說,許多華人因為不了解槍,對槍支盲目害怕,還會問「槍會不會爆炸」。他說,他玩槍多年,只把槍視為一個能夠發射子彈的機械工具。「如果對槍不了解,槍不如一個燒火棍。」他呼籲,華人不要對槍支恐懼,要理智了解槍支。他認為,反槍人士也應該了解槍,這樣提出的觀點才有說服力。

●玩槍的人:射擊是運動 也是種社交

紐約移民律師顧煒是一名槍支愛好者,現在擁有20多把槍支,包括長槍、手槍、獵槍、散彈鎗等。住在紐約長島的他說,因為住在紐約州,買手槍需要持槍證,由警察局發放。他說,紐約州沒有長槍證,在長島買長槍不要持槍證,但是在紐約市買長槍就要長槍證。

顧煒八歲時隨家人來美,小時候在中國喜歡做假槍玩。但是,他在紐約市住了多年,並不知道可以合法擁槍。「父親是名工程師,也不懂。」幾年前,他的工作和收入已經穩定,他開始尋找娛樂活動,結果選擇了射擊和釣魚。他說自己不去賭場,不喝酒、不抽菸,就喜歡玩槍,「錢都花在購槍上了」。

在美國,只有紐約市購買長槍需要持槍證。攝自古角槍店。(圖:韓傑攝影) 在美國,只有紐約市購買長槍需要持槍證。攝自古角槍店。(圖:韓傑攝影)

買槍後,他基本上一周練習一次,一個月參加一次射擊比賽。「一開始,對開槍有新鮮感,時間一長就沒有了。」美國有全國性的美國射擊比賽(USPSA),一個月舉辦一次。他說,射擊是一項運動,也是社交。

他也是大頸槍黨的成員。同時,他還參加了「熊貓戰隊」,這是一個小型的華人射擊組織,隊員只有十幾人。「我們經常在一起探討如果提高射擊技巧,討論得比較深入。」他發現槍支協會裡專業人士較多,如醫師、律師、會計師,還有銀行職員、地產經紀和保險經紀,沒有見到年輕的小混混。他說,美國對槍支愛好者有分級。如果沒有槍,就是U。持槍者分為六級,「我屬於中間的,在B級」。

他也是美國華人漁獵協會(CAHFA)的成員。他感到,協會裡來自中國的部隊大院子弟比較多。這些人在中國時住在部隊家屬院,很早就熟悉槍支彈藥。來到美國後,看到可以擁槍,就很快買槍,找回先前的記憶。

他說,賓州經常舉辦槍展,他也去看槍展。在槍展上,大家都很平和。「如果有人撞你一下,一般都會說sorry,因為大家都擔心擦槍走火。」在那裡,沒有人吵架,因為大家都有槍,在槍支面前人人平等,「在一個擁槍的社會中,大家都會受到尊重,與種族沒有關係。」

●賣槍的人:川普上台後  槍支銷售減

唯一的一家槍店。古角於1990年到該槍店工作,五年後成為該槍店的經理,負責整個槍店的生意。他說,槍店的生意與其他類型的生意不同。如果政府不控槍,槍店生意就不好。因此,川普總統上台後,槍店生意很差。「8月初德州和俄亥俄發生的兩期槍擊案,並未像往常那樣帶動銷售,人們都在觀望。」

他回憶說,前總統歐巴馬在台上八年,是他經營槍店生意最好的八年。民主黨一直要控槍,而喜歡槍的民眾就害怕控槍,因此拚命買槍囤槍,家裡都成了一個「軍火庫」。他說,紐約槍支銷售不好,與紐約市政府管理槍支較嚴也有關係。由於紐約市控槍較嚴,在紐約市經營槍支生意非常困難。他拿出資料說,1977年紐約市共有37家槍店,但是現在只剩下兩家,除了他這一家外,布碌崙(布魯克林)還有一家。

古角說,紐約市1977年有37家槍店,現在只剩下兩家。(圖:韓傑攝影) 古角說,紐約市1977年有37家槍店,現在只剩下兩家。(圖:韓傑攝影)

在美國50個州中,僅有紐約市的五個區購買長槍需要持槍證。在紐約市,購買手槍也要持槍證,因此,紐約市僅有2萬多個手槍持槍證,而紐約市有居民850萬人,持有手槍的人口不到0.3%,「這個擁槍率在全美國都是最低的」。在紐約市,除了買槍要有持槍證外,賣槍也要有持槍證。他拿出一張紙說,這是一個出售槍支的文件,持槍者要賣這把槍,首先去警察局提出申請,警察局檢查後證明這是合法槍支,才開出證明文件,允許賣槍,而且要賣到槍店,不能賣給私人。

他說,去他的槍店買槍的多是紐約市的執法人員,老百姓很少,年輕人更少。「年輕人不喜歡,主要是手續麻煩,申請持槍證要一年多時間,每三年要更新一次,於是就知難而退了。」由於控槍較嚴,紐約這樣的大都市發生的槍案數占人口的比例很低。

紐約市控槍比較嚴,表現在幾個方面。一,申請手槍證要提供詳細的個人資訊。二、每個申請人要提供兩個擔保人,做書面擔保。三,如果駕車扣分達到9分,申請會被拒絕。四、已婚人士申請持槍證,需要所有家庭成員寫出支持文件。五、持槍證的批准時間比較長,一般是一年左右。最近,有人申請花了15個月。六、持槍證三年有效,三年後要更新。手槍證更新一次要340元,長槍證要140元,兩個申請都要按指紋,費用87元。他說,一把手槍價格都要700、800 元,年輕人沒有這樣的經濟實力。

●推廣槍的人:倡華人擁槍 團結保權利

總部位於西雅圖的槍友會網站(www.qiangyou.org)介紹說,美國槍友會推廣普及華人擁槍。2013年7月27日,槍友基金會在美國華盛頓州註冊,是美國國稅局認證的501(c)(3)非營利組織。基金會有明確詳細的組織憲章、內部運行章程、利益衝突條例、獨立的稅號以及銀行帳號。理事會由志願者以無償形式參與服務。

槍友基金會目前的主要使命是出資運行槍友網站,支持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以及火器相關的中英文雙語知識教育。用戶可以在本站討論第二修正案、擁槍權利、火器安全、火器知識、狩獵和射擊運動、個人和家庭自衛以及其他相關內容。

老槍(指導者)說,現在學習射擊的華人日益增多。(圖:老槍提供) 老槍(指導者)說,現在學習射擊的華人日益增多。(圖:老槍提供)

2016年6月15日,未名空間網站發布消息稱,「矽谷愛槍聯盟」已經改名叫「華人步槍協會」 (Chinese Rifle Association)。華人步槍協會致力於推廣憲法第二修正案,在華裔社區普及槍支知識,推動華人對槍支的認知,提供一個新老槍手交流提高的平台,共同促進社區安全。

消息稱,華裔一直被認為是模範族裔,但經常聽到華人被打劫、家裡被入侵,所以華裔要學會行使自己的權利。「最近的政治環境使我們的很多權益屢屢受損,尤其是這幾天發生的恐怖襲擊和槍擊案,更加使我們認識到保護自己安全的必要。」美國建國之父非常遠見地制定了憲法第二修正案。但是,美國現在政治正確的環境尤其是加州極左的議員侵犯了憲法賦予人民的合法擁槍的權利,「我們只有團結起來才能保護自己的權利。」

●教用槍的人:女學員多 護家人護自己

美國亞裔射擊聯誼俱樂部(ASA)老闆木冬說,8月初德州和俄亥俄州的槍擊案發生後,前去學槍的人增加了。不過他說,此前的皇后區小頸華裔婦女被搶劫性侵後,要求跟他學槍的人增加最多,男女老少都有。 他說,隨著槍擊案件的不斷發生,華人對槍也開始關注。

木冬曾經是上海射擊隊員,拿過上海市的射擊冠軍,來美前是上海一名射擊教練。他說,大家都叫他「老槍」,因此如果有人要打靶,都來找他。他的俱樂部教客人打飛碟,就是機器把飛碟射入空中,然後用槍打飛著的飛碟。

在老槍的射擊俱樂部,學員中以女性為主。(圖:老槍提供) 在老槍的射擊俱樂部,學員中以女性為主。(圖:老槍提供)

他的會員中以女性、年輕人為主,女性往往是母親,希望會打槍,可以保護孩子和家人;也有的女性被人跟蹤,心裡很害怕,要學槍。會員中自由職業的比較多,有時間學習。現在,有30多名會員跟著他學習射擊。每到周日,他都要組織會員去靶場練習,「會員交500元,可以打10次,每次費用50元。」

他說,如果買槍護家,一桿槍是不夠的,起碼需要幾桿槍,每個角落裡都要有。例如,大門門後要放一把,如果遇到壞人,可以馬上拿起來射擊。床邊也要有一把手槍。客廳裡要有一把,放在自己順手的地方,外邊人看不到。「如果經常坐在沙發上,附近要有一把。」

華人對槍有一種恐懼感,「如果知道某人家裡有槍,嚇得連朋友不做了。他們認為,好人不會有槍」;有的華人買槍後,只是用來壯膽,並不會開槍。「他們看YouTube的射擊視頻,學習用槍」,他認為,如果家裡有槍而不會使用,可能更加危險,因為槍可能被壞人搶走。他希望初學者加入協會,從基礎開始學習,逐步提高。

他在射擊訓練前要回答學員的問題。許多人都會問,他們要買槍,不知道第一把買什麼槍。他的回答是,第一把槍最好買BOSSGERG500,被稱為PUMP槍。這把槍要價380元,還送一隻加防短管子。他說,這把槍打靶、防身、打獵都行,10元錢可以買25發子彈,成本較低。

他透露,他準備明年搬到長島住,計畫在門前放上一個打鴨船,在窗口掛上一個狩獵服,這樣外人就知道這家有槍,不敢亂來。他說,美國不可能禁槍,只能控槍「我們要做的,就是練好槍法。」

➤➤➤點我看更多 世界周刊,每周日出刊,隨報附贈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