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70702/article-link/

首頁 港澳

📫〈故事募集〉我記憶中的香港來去與今日

Photo by Chan Young Lee on Unsplash Photo by Chan Young Lee on Unsplash

香港素有東方之珠美名是向大清皇朝進貢香茅油貢品,故稱「香港」又俗稱香江,蓋地域靠近珠江口名之。自1842年的中英南京絛約(Treaty of Nanking ) ,大清政權戰敗割讓港九給了英國,依據條約清政府同意無償提供使用99年,自此之後成為大英帝國殖民地。由英國政府長期治理,中間有是否永久割讓爭議,但多經交涉英國由中國大陸治理。1997中華人民共和國接受歸還,正式結束英國多年統治。在英國政府治理之前,雙方有訂立香港一國兩制基本法,及配套條約、備忘錄、議定書的正式官書證存於聯合國法典委員會之中,屬於歷史性重要文件。協議結論保證香港制度50年不變,同時雙方均有義務共同保障香港存在條件的不易性,也承諾50年不能管的過渡君子協定。

我在1971由臺灣去香港,在商業鼎盛時期遊港,舉目所見看到的是繁華榮景,車水馬龍燈紅酒綠,大街小巷市街商舖所在各地都有人潮。大陸還沒有開放,來到香港的是一批批觀光客、海船船員,商務貿易業海外人士。英美海軍船艦、各國商輪星羅棋布。見不到太多感覺上大陸內地人。

香港的市場貿易及餐飲食事興盛,記憶九龍彌敦道的近廟街附近的一家牛排館,一棟大樓的二樓,地方不大,光缐也不太明亮,布置的西式小餐桌感覺雅緻非常。牛排鮮嫩但等以後再去造訪,己不再見到這家餐廳甚感遺憾。到了晚上街市熱鬧了,九龍天星碼頭前頭的大排擋人山人海,店鋪大排檔臨港邊排列,有海鮮、炒面、魚蛋面等各式小炒、加上各種啤酒,價格公道貨真價實,那熊熊大火鼎鑊灶炒,及師傅忙碌吆喝聲音。到了半島酒店及九龍彌敦道之間、廟街夜市的小吃、百貨舊貨地攤擺放一片片攤位。

在70年代上環中環軒尼詩道有許多商家、乾貨店店面不大看起來作買賣批發十分傳統。半島酒店地在碼頭不遠,大樓十分富麗唐璜、大廳寬廣一樓有咖啡坐位頭有自助餐廳,服務員穿白色衣服筆挺禮貌待客。半島酒店有百年歷史,是早年香港酒店頂級代表,今天許多大國際酒店後來居上。有沒有在酒店吃自助餐?也忘記有沒有光顧樓上的餐廳美食?

其他去的是九龍黃埔花園、摟面多中式餐飲、但食物菜餚經濟實惠惠是大眾餐廳形。香港以吃聞名中外,太多美食其間不在話下。像是蘭桂坊生意很是興隆而人潮擁擠的知名夜市。又像是先施公司,許多鐘錶珠寶店、日本大丸商社百貨公司、大陸國貨公司,當時去買大陸食品煙酒既方便又便宜,當地人最多光顧還是國貨糧油進出口公司。

有些香港人做生意很不老實,臨回台灣前買了兩只亞米茄男女對錶,自己使用不到一年就壞了,拿去鐘錶店修理,師傅打開一看面進水全鏽了,師傅說你中奬了這是個假貨,當時才䁱得被香港的奸商騙了。記得還是香港軒尼詩道一家不小的鐘錶行買的呢。

香港是貨物、金融貨幣,商貿通棧是自由市場貿易,香港人吃天下飯;低關稅、低消費高品味,可以出售世界所有商品,只要合法幾乎都可以買到,貨品也不論大小貴賤所謂華洋百貨一應俱全,的確是通貨五湖四海走三江自不在話下。

如此風光實乃因為大陸尚無改革開放,內地經濟及生活條件無法和香港拼比。記得第一次去香港買了一台德國製ABC 牌吹風機,使用到今天己半個世紀還是像新的一樣功能,只是把手變黃而已。

以後再去香港多次感覺到有不少變化,像是到90年代去香港,親友請客吃飯,去一個近海的旅遊景點避風塘吃海鮮,一條活海魚大概3-4磅上下,算一條魚價就港幣500元,一餐下來也所費不貲,香港十幾年下來物價漲很多,啟德機場也不見了跑到大嶼山一帶了。中環一帶蓋了一個大型大樓賣場的時代廣場建築,裡面有商場、美食、很多可以看的玩的地方,但己忘記其名。

第一次去香港還是土豹子也不會講廣東話,他們一看你就知你係外地人,不太高興給你講國語,愛理不理的招呼你,令人感到很不是味道。從這一點可以看出香港人的保守封閉不喜歡與人合作的根性了。香港的天星碼頭還是老樣子,早年的水上船家捕魚討海的帆船特色,電影蘇茜黃的世界景緻也早已消逝不見。

早年去太平山遊景,一路都是黃土地,兩邊山坡上的綠茵繁茂,點點民宅人家不多,登嵿俯瞰維多利亞港,真是碧海藍天觀樓宇景觀,飽眼於山下勝景人怡情愉快。以後再登太平山,見纜車及民宅增加不少,早年郷土矌野開濶平嵿景貌不再。

香港基於人上稠密而交通狀況就很緊張,由九龍乘輕軌常常車上是人滿為患,這不過中國大陸大城市,台北等地都是一樣機械式生活的代交通文化就不講了。乘坐渡輪過海是早期香港唯一通渠,幾次赴港似乎都還是老樣子,走下渡輪去步行到港總督府(現改特首府辦公室?)紅磚建築四處花園草坪,府門朝南樓宇,可俯見天星碼頭近毗鄰的維多利亞港,尤其夜景很吸引人。

首府之坐落,蓋各國行政最高衙門都在絕佳風水寶地,是其來有自的。然而美中不足是,每到假日該地塊附近全由菲律賓外傭兵團包辦占據,人山人海結結實實的團團圍住,他們坐下圍起許多小圈圈,有吃有說有唱的不亦樂乎,顯現法菲律賓人的天性合群大家樂的國民性格。

香港歷劫百餘年,外國殖民已深根西方文化及民主政體,教育使國民素質平均優於大陸許多。香港人已不認為自己是中國制度的中國人,這是歷史及環境因素所造成。一國兩制 50年不變到今尚未過半,中共中央政府政策有意無意迫不及待的軟硬兼施,將大量人流金流滙注香港,希望以中共式的集體統治可以來浸化改變西方民主政體。

30年來整頓香港已成了一個扭曲世界榮景退色,要100多年的政體一下跟隨中共政權實在也困難,想立馬一國一制在經騐與邏輯上說不通。香港今天有自己的弱勢出現已自明,中共的北上廣深的國家發展計劃,再怎麼樣也輪不到香港去先分一杯。

香港能做的只有利於自己人才制度的傳承優勢去和大陸合作,建立共同夥伴關係,善用既有優勢改變自己的頹式,盤整格局再求更新布局,如此或方能夠立於不敗之地,也才有啟動更替能量與機會。然而機會要去等待時機,展望未來時機會如何變化?中港台政經情勢、社會變遷快慢並沒有一個時間表,這也不是中共可能為所欲為的對號入座。

香港的價值與民主是社會主心骨自不宜拋棄,還要極力向中共爭取最大民主,例如直選港督與自主自治立法等。而一國兩制的基本架構是香港的憲政體制基礎,香港當然是香港土地與人民安土重遷,不易也是香港社會價值觀。

香港自1842年以後欣榮與坎坷不平,有英國人的統治、日本佔領、97回歸、香港占中、香港管轄移送司法的民主自治運動。一國兩制的政治議題,將大中國分合議題與爭鬥現實引發激烈對抗, 仍然使香港沒有找到方向。 一國兩制發展並沒有任何規則可尋,此一制度可說是世界首創,亦史亦所罕見,台灣未來也在走向世界大中華一國兩制一環,中共的領導不能只強調是大陸的香港。中國現在政府制度並不代表中國大陸以外其他政體及人民。怎麼樣磨合與改善是中國的長期歷史責任,需要以民為主不次磨合。

香港早年國民黨中央政府遷台將大陸不少財富運到台灣與台灣全民共享,像是故宮博物院,台灣就靠此發財不少,相對的,49年许多國民黨要員、政府工作人員、金融界文藝界均留滯香港,也同時帶繁榮與貢獻,像是杜月笙、國民黨戰將張發奎,以及國民政府的地下黨。看過牛哥費蒙的情報販子、賭國仇城一系列作品就講國共情報鬥爭情形,而雙方爭戰的角力場就在港九,此一帶也多是國民黨潛伏工作者整合之區。乃至於當時調景嶺、牛頭角都是反共人士;之後的幾十年國民黨在台灣教育一批批香港自由人士精英,己是香港的中產階層知識份子,給香港注入與共產中國大陸不同意識形態地區,應該是不爭事實。至今仍有他們的後人居此且早已成了香港人。

自1949年粵系、桂系的李宗仁、白崇禧、閻鍚山、就是走錯了道,跟了蔣介石到了台灣,由於不是蔣介石派系、以前早有心結,涼曬在草山(陽明山)成了虎落平陽被犬欺,游龍淺水譲蝦戱的悲摧結果。

最後一般客觀的觀察,大中華走向可以寄望中共政權去調研修正施政方向,也能同等看待內路發展,大力扶持香港而不要誤定差別待遇之調。期待在香港和平開放富裕、以民為主及多功能自治的香港。於此同時,也能夠揉和中國大陸的特色社會主義,或許,香港會生另一番風貌蛻變成一個新東方明珠。

揮別香港,乘飛機回台灣上空中,拍攝了一張鳥瞰照景,看的是天空灰白白的一片,四界霧濛濛而深沉暗澀,令人不禁讓人想到珠江三角洲的濃漫工業湮波,長年不斷的襲染了香江美好大地。

馬克任隨筆
7.31.19

你也有故事想說?➤➤➤〈故事募集〉 你記憶中的香港是什麼樣子?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