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69426/article-link/

首頁 中國影劇

一場小歡喜 憂慮三個「中」

《小歡喜》 叫都市情感劇,是在抗日劇、清宮劇之外較正常的劇種。(截自搜狐) 《小歡喜》 叫都市情感劇,是在抗日劇、清宮劇之外較正常的劇種。(截自搜狐)

近期北京人聽到的好消息不多,外有中美貿易戰戰火重燃,內有中國經濟壓力重重,如豬肉價狂漲樓價卻在下挫。如果想找點樂子,影視業又走著坡路,沒像樣的電影看,好在家中電視還有劇人人追著看,這劇叫《小歡喜》。

《小歡喜》 叫都市情感劇,是在抗日劇、清宮劇之外較正常的劇種。這部劇這兩天正在兩個地方的衛視播出,但能形成全中國熱看,是因還有手機和電腦網站也可追看。這部劇由不大知名的同名小說改編而來,講的是很通俗的是日常生活,又濃縮於方家、季家、喬家等有高中三年級學生的家庭,在高中三年級將高考大學這一年的故事。


影片來源:YouTube

想想那「小歡喜」的意思,聽上去跟台灣人講的「小確幸」差不太多,其實差之千里,因為說的是歡喜,講的是憂傷,為什麼那麼多人看,就是因其講著中國都市人日常的憂慮和傷感。

外間把中國人民想種一種粉紅或土豪的格式,其實很多中國家庭都有深深的焦灼。這部劇以北京城,以及北京城中一個中檔住宅區為背景,講三個家庭的孩子都進入高考備考期。在中國上大學仍是一個獨木橋,一考定終身,所以為人父母、為人子女都急,一急就能急出很多故事來,於是就可以組成肥皂劇。

這部劇兩間電視台首播即雙破收視率,其後在豆瓣評分獲很高的8.1,又上了中國著名的熱搜榜,熱上加熱,看的人就更多了。但看了幾集,會發現這部劇講了很多中國的現實問題,幾乎城裡人煩心的事都成了劇中元素,但突出地還是講三個「中」字,即中年、中產、中等收入。

中年是中國社會現在最不關注的年齡層,在已經極現實的中國社會中,中年育子、中年得病、中年失業等等,都是問題,更不用說還有中年危機。


影片來源:YouTube

在這部劇中,中年問題全部是正戲,因為都有心靈雞湯搭配。但很多中年人看了就會有「代入感」,所謂「正戲反說」,感嘆出很多中年問題來。人人都害怕自己端著個保溫杯,內中泡著枸杞子,被人稱為「油膩大叔」或者「廣場舞大媽」。

第二個問題是中產。今天中國中產階級正在壯大中,別以為在中國進入中產是很幸福的事,近年討論中產階級痛苦的多得很,那不是因為其比上不足比下有餘,也不是社會學者說的,進入中產會有政治要求達不到會痛苦,而是其站在那裡永遠覺得搖搖晃晃,工作有失去的可能,收入好像在貶值中,好不容易買了樓又開始成紙面上要縮水的財富,《小歡喜》講的就這一堆中產苦中作樂。

中國的中年和中產,都與一個詞相關連,叫「中等收入陷阱」。最近中美貿易戰又要開打且打要狠了,大家眼見著經濟還在下行,收入下挫,物價明裡暗裡都漲了,於是「中等收入陷阱」的討論又開始了。如果說中年、中產是人的焦慮,「中等收入陷阱」就是社會的焦慮。

前些天有位叫毛大慶的企業家,在北京歐美同學會的論壇上講了一段話,說他跟中國總理李克強說發動「雙創」,即創業、創新,恐怕最大目的是煥發全社會自力更生、奮發圖強,靠自己雙手創造未來的民族精神。因為過去40幾年,改革開放的上升期,讓很多人已經不敢再相信,大家還會回到艱苦,還會回到不堪,還會回到那些我們難以掌控但又必須穿越的社會背景下。

毛大慶是優客工場創始人,他那天是講年輕人的問題,但有人評論這段話其實是講「中等收入陷阱」的憂慮。

但中國社科院院長謝伏瞻在另一長篇演講中發出的高階警示,說中等收入陷阱的背後是發展中國家技術能力陷阱。在工業革命變革過程中,跨國公司成熟技術轉移的紅利收割完畢,而發展中國家本土企業自主創新能力沒有形成和跟進,其經濟增長就會進入長期相對停滯狀態,亦即「中等收入陷阱」。這段話,說的不就是國家中年和國家中產的困惑嗎?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