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68820/article-link/

首頁 美國

連親媽和丈夫都認錯 世上臉盲最嚴重女人的血淚史

莎蒂和丈夫史帝夫。圖取自推特 莎蒂和丈夫史帝夫。圖取自推特
40歲的莎蒂(Sadie Dingfelder)患有極度嚴重的臉盲症。圖取自推特 40歲的莎蒂(Sadie Dingfelder)患有極度嚴重的臉盲症。圖取自推特

很多人常自嘲認人程度低落的自己是「臉盲」,但美國一名女子,可能是世界上臉盲最嚴重的人,甚至連自己的媽媽和丈夫都認不出來,鬧了不少笑話,但她最終正視自己的疾病,向身旁的人坦白,反而獲得了真正的友誼。

華盛頓郵報報導,40歲的莎蒂(Sadie Dingfelder)患有極度嚴重的臉盲症,他即使已進入華盛頓郵報工作了4個月,還參加了同事的歡送會,仍然把現任和離職同事的臉搞混,鬧了笑話。

莎蒂兒時臉盲症還不算太明顯,由於父母一直伴在身旁,她會用長相以外的部分,像是長短髮和男女裝分辨父母,而且她一直以為其他小孩也是這樣辨別的。除了認不得長相,莎蒂也總是接不到球,但她以為這僅是運動神經不佳所致。

上小學後,莎蒂漸漸發現自己記不住熟人的臉,她因此低著頭走路,還被冠上「高冷」的形象,也因此交不到朋友。上初中後,她終於交到一個閨蜜,由於兩人同班,家也住的近,加上閨蜜萬年不變的髮型,莎蒂終於體會到友誼的滋味。

但是上高中後,莎蒂和閨蜜被分到不同班,兩人見面次數減少,閨蜜也開始改變造型。有一天莎蒂被父親質問,為何對閨蜜不禮貌,從人家面前經過也不打招呼。莎蒂一臉疑惑地說初中後兩人就很少來往了,但總是有陌生女孩主動來找她聊天,後來她才驚覺這個陌生人一直都是她的閨蜜,只是她沒認不出來。

考量到自己認不得人,莎蒂大學畢業後從事不太需要跟人打交道的工作,她到媒體業擔任編輯,大多時間只要處理文字,2013年跳槽到華爾街日報,本來想把這個秘密守護一輩子,卻沒想到愈來愈嚴重。

從開始工作後,莎蒂回家次數也漸漸減少,有一次週末回娘家,她在門口看到一個金髮大媽,跑上前去擁抱親熱喊媽,結果這個女人說「我是你大姨」,原來是大姨最近把頭髮染成跟媽媽一樣的金髮,讓莎蒂驚覺連認出親媽都有難度了。

除了家人,莎蒂也認不得意自己的丈夫,在華爾街日報工作期間,她和同事史帝夫交往結婚。但莎蒂的臉盲仍然沒在朝夕相處的先生身上得到豁免,有一次史帝夫下班開車去接莎蒂,卻發現妻子逕自上了另一台車,事後莎蒂才跟丈夫解釋因對方的外套和車子與史帝夫一模一樣,才會認錯,並坦承自己的隱疾。

莎蒂一直以來都不知道自己得了什麼病,直到有一次在報紙上看到「臉盲症」、「面孔遺忘症」,觸發她去蒐集了其他資料,終於意識到需要治療。經過多方打聽,她找上波士頓的腦神經專家,經診斷莎蒂不只臉盲,還有立體盲,這也是她總是接不到飛來的球的原因,因大腦無法感知三維空間。

醫生表示,莎蒂是目前已知臉盲患者中,臉孔識別能力最低的,也就是莎蒂是世界上臉盲最嚴重的人,就目前醫學技術無法醫治。但這番檢查反而讓莎蒂鬆了一口氣,她不再掩飾,開始正視這個疾病,向身邊親朋好友坦承這一切,反而獲得朋友們的諒解,不再說她是「高冷」,反而願意主動親近她。

今年7月,莎蒂歡慶40歲生日,廣發邀請函,竟來了60多個從小到大的朋友,雖然她依然分不清誰是誰,但大家都願意體諒,持續做她的好友。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