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67929/article-link/

首頁 港澳

反送中激化中港矛盾 港漂反感、無力

反送中激化中港矛盾,「港漂」記者Kris表示,多數港漂對香港社會保持距離、戒心,在官方的愛國主義宣傳下,很容易將爭取自由民主的運動都視為「港獨」。圖為18日維多利亞公園集會時,民眾高舉訴求標語。(中央社資料照片) 反送中激化中港矛盾,「港漂」記者Kris表示,多數港漂對香港社會保持距離、戒心,在官方的愛國主義宣傳下,很容易將爭取自由民主的運動都視為「港獨」。圖為18日維多利亞公園集會時,民眾高舉訴求標語。(中央社資料照片)
「港漂」記者Kris表示,之前會拍下反送中運動傳到微信朋友圈中,向身在內地的親友解釋香港現況,但自從7月底的「舉報潮」後,她就刪除了這些資訊。圖為反送中活動之一「香港之路」的文宣。(中央社資料照片) 「港漂」記者Kris表示,之前會拍下反送中運動傳到微信朋友圈中,向身在內地的親友解釋香港現況,但自從7月底的「舉報潮」後,她就刪除了這些資訊。圖為反送中活動之一「香港之路」的文宣。(中央社資料照片)

反送中運動延燒兩個多月,身處香港的內地人如何看待這場風暴?「港漂」記者Kris表示,中港矛盾下,多數港漂對運動冷感、反感;舉報潮的「白色恐怖」也讓港漂噤聲。

中央社報導,「港漂」泛指從內地赴港留學、就業的群體。2003年起,港府透過「優秀人才入境計畫」、「輸入內地人才計畫」和「非本地畢業生留港╱回港就業安排」等政策,吸引內地人才到香港。據統計,2015年每100名香港居民中,就有1人是「港漂」。

2015年,Kris從北京某大學畢業後,選擇到香港讀碩士。畢業後,Kris留在香港從事媒體業,今年已經是她在香港的第四年。

Kris形容自己是「支持香港爭取民主的中國人」,無論上班或是公餘,她都密切關注反送中運動走向。6月開始採訪抗爭時,Kris經常拍下現場的照片、短片,發在朋友圈裡向內地的朋友解釋這場運動。而她觀察到,當時身邊的港漂多半對這場運動冷感,並沒有太多表態。

7月後,示威者逐步升級行動,內地官媒開始批評示威者是「暴徒」。Kris發現,港漂的態度有了轉變,有人開始發聲批評運動;有些原本同情運動的人也強調:「我支持爭取自由,但反對暴力。」

到了7月底,示威者在香港國際機場發起「和你飛」集會,期間一位白髮老人與示威者發生衝突後被包圍,剪接後的短片不斷在網上瘋傳。一位港漂朋友把影片傳給Kris,並質問她:「這就是你要的民主嗎?」隨即把她刪除好友。

Kris感覺到,港漂群體內開始針鋒相對。之後,官媒批評示威者的「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口號是「搞港獨」,更多人在愛國心的號召下,紛紛情感歸隊。

許多港漂對「反送中」是冷感,甚至反感的,這和港漂在香港的處境也息息相關。Kris說:「香港人怎麼對待中國人,就體現在港漂身上」。Kris說,自己的媒體工作經驗,讓她有機會逐漸融入香港社會。而她也發現,中港之間一系列政治、社福及民生的衝突,才是構成兩地矛盾的成因;在知道這些成見與偏見並非針對自己後,Kris才逐漸釋懷。

但她也指出,並非每個港漂都能有這樣的境遇,融入香港。因此許多人即使身處香港,仍選擇和「自己人」交往,對在地社會保持距離,抱有戒心。這時,在中國官方以愛國主義為號召下,任何爭取自由民主的行動,都很容易被港漂們視為「港獨」。

但真正讓Kris害怕的,是接下來的「舉報潮」。7月下旬,一位媒體同業在微信上傳參加「新聞界遊行」的照片,隨即被人舉報了。

Kris說,她明白自己身為「中國人」的身分無法改變,且自己在中港兩地生活的經驗,更能讓她理解中港矛盾的內涵。因此,她希望能搭起兩個社會的溝通橋梁,理性討論;然而,複雜的現實讓她感到身心俱疲。

亂世之中,該如何安放自己的身分認同,是港漂群體懸而未決的難題。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